「看來你也注意到了。」主動結束了戰鬥,白鳥手中的冰劍化為粒子消散。她整理了下因戰鬥而稍顯凌亂的衣著,抬了抬手示意東方一同回座。

  東方收好長劍,跟著白鳥回到座位上,「妳是指,武器本身所發揮的力量也會被自身能力影響嗎?」

  「是的,雖然我給你的劍擁有加護,但上頭的刻紋在使用者本身力量不足的情況下,能發揮的有限,所以你起碼得擁有基礎的能力才行。」白鳥認真地解釋完後,隨即露出一抹苦笑,「雖然有想過要給你力量不足也能發揮的劍,但我委託的那位製作者堅持不肯,說是依賴太好的武器只會造成以後訓練上的麻煩,只能這樣了。」

  望了望身旁的劍,東方不置可否,「所以說,在測驗前該做的事就是把基礎打穩,好發揮出它應有的力量對吧?」

  「可以這麼說。」白鳥微笑,「另外還有一件事,若是跟器靈搭配良好的話,要發揮出比自身更強的力量也不是不可能喔,嚴格來說這也可能是你的弱勢之一,但現任一年級中,目前能達到這程度的還不算多,運氣好一點說不定還不會碰上必須與他們敵對的狀況。」

  東方點了點頭表示明瞭,接著問道:「所以,所謂的基礎……該怎麼做?」

  「學術法的話,一般都是從和自身力量起共鳴開始的。」解釋著,白鳥伸出手,掌心浮現一顆顆小水珠,接著匯集成水流,隨著她的動作在指間流竄著,「學會控制、調動自身力量是所有術法的基礎,再來是將它們化為實體,像是水、像是冰,或是霧。」

  一邊說,白鳥手中的水流也隨著她的話語改變著型態,接著她一握拳,霧狀的水氣頓時消散。

  「至於其他效果的術法,則是將自身的力量輔以意念,再轉化為足以達成目的的能量,進而施加在目標上。」她攤開手掌,掌心向上一抬,置於桌上的筆隨著她的動作飄浮了起來,「就像這樣,初階的飄浮術。」

  望著白鳥示範的動作,東方若有所思。解除了術法,白鳥伸手俐落地將掉落的筆接住,望著對面的少年微微一笑,「試試看吧,我們先從化出水球開始。」

  按照剛才測驗時調動力量的方法,東方靜下心,嘗試著召喚水之力。第二次顯然比第一次做的時候容易了許多,很快地,東方已經可以感受到召喚來的力量。

  冰涼又帶著一絲銳利,卻隱約帶著一抹親切感的力量。就好像他此時所做的這些都是如此自然,這些他理應仍感陌生的力量早已伴隨他許久似地。

  「試著凝聚它們,就像把水滴變成水球那樣。」

  把水滴變成水球……反正就是讓力量凝聚在一起吧?

  東方邊想邊試著將四散在周圍的力量凝聚,他的面前逐漸出現了顆水球……或者該說是水珠,因為它只比指甲還要大一點點。

  白鳥微微挑起了眉,對於這大小不予置評。

  不用白鳥說,東方也意識到自己眼前這顆水珠和白鳥隨手弄出的水球大小差了多少,不過要說的話他也不知道該不該在意,畢竟他對水球大小和力量差距的關係沒什麼概念。

  「大小和強度不算有直接關係。」打量著水珠,白鳥主動說明道,說著還伸手觸上它,像是在評估,「你試試看改變型態吧,像是想像讓它變成冰?」

  東方點了點頭便試著照做,大致摸索到技巧的他沒花太多時間,眼前的水珠就「啪」的一聲凍結起來,剔透的表面隱隱發光。

  「不錯嘛,再試試看其他變化吧。」白鳥說著,接著指示他讓力量變化成其他型態,偶爾替他指點一下失誤或是他不懂的地方。

  這場基礎教學一直持續到了接近中午的時候才結束,一來是以初學者而言大肆揮霍力量並不妥,二來是接近午餐時間,提早去可以避免找不到位置。

  「對了,關於期中綜合測驗的事,今天下午便會公佈分組名單,你可以注意一下,但我想黎蘭卡拿到名單後也會通知你的。」將東西收妥帶走,白鳥像是突然想到似地說道。

  「分組名單?」

  「嗯,之前跟你說過,一年級的第一次綜合測驗是分小組進行的,一組四或五人不定。一般來說都是團隊行動,一行人共同完成老師們所設定的任務。」白鳥仔細說明道,「任務的種類和進行模式都不太一樣,所以我也無法斷言這次的考試內容是什麼,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測驗中,團隊合作、截長補短的狀態會比較占優勢。」

  東方默默記下這點,並誠摯地希望自己不要變成扯後腿的那個。

  「測驗前就公布分組名單,是為了讓大家先行磨合嗎?」東方提問。

  「是啊,不管是要互相了解,還是要先想什麼策略或是行動方式,提早準備都是好的。」白鳥回答。這點可以延伸出不少有趣的現象,但基於新生們還是自己體驗比較好的原則,她沒有詳細告訴身旁學弟的意思,「要說的話,測驗從公佈分組名單的那一刻就開始了。一年級的情況還好,但等你到了高年級就得打心理戰了,對高年級來說保密組別名單也是個戰法,你以後就知道了。」

  露出了個意味深長的笑,讓東方看了一陣背後發毛後,白鳥才又繼續說道,「一年級的話就是多多磨合,你們也可以選擇跟別組合作,不過要小心別被算計。一切都要看實際的考題內容啦,等名單公佈再跟你細說吧。」

  東方應了聲表示明白。

  早上做完了測驗和基礎練習,下午白鳥則是安排東方回自己班上上課。她有意讓東方先去班上露個臉,正巧今日下午有堂在水之院進行的歷史人文,她便安排東方過去試上一堂了。

  午後休息了下,兩人便動身前往水之院。

  白鳥將東方送到教室後便先告辭了,後者則是被先一步注意到他的葉黎元領了進去。一踏入教室,東方就感受到來自多方、帶著好奇或是探詢的視線,但他只是很鎮定地隨著葉黎元往教室內部的一處座位走去。

  「來,你的座位在這邊。」指了指一個無人的位置,葉黎元說道,接著又從右側的桌子上抽出一本課本,「你的,早上我接到訊息後順便帶出來的。」

  「學姊有先跟你說我會過來啊?」

  「對啊!上課有課本比較方便嘛。」葉黎元笑得很燦爛,「筱紋老師的課還算好懂的,雖然講話比較小聲,但大致上她是個好人。今天的課是考前複習,你就當故事聽就好了。」

  「嗯,謝了。」接過課本,東方順口道了謝。

  「不會啦。」

  身為新加入的學生,東方自然成為了教室眾學生們的焦點。在兩名少年交談的同時,一名高個子男同學率先殺了過來。

  「喂喂喂!你!你叫什麼名字?報上名來!我們一較高下!」

  一在東方面前停下,他便興致勃勃地發出對戰宣言。

  「……啊?」這是尚未反應過來的東方的答覆。

  「啊什麼啊?快點!報上名來!我們單挑!」

  「跟你介紹一下,這隻是華爾夏,最大的興趣是找人單挑,目標是要成為學院最強。他還曾經找上護衛隊副隊長單挑,結果被一招打趴,進了保健室。」葉黎元指著擋在東方前面的綠髮黑瞳高個子男同學,介紹道。

  東方望著那張臉,腦中靈光一閃,眼前這位不就是昨天跟著葉黎元貼在窗戶上的男學生嗎?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唔喔!」

  華爾夏話說一半,人就被湊過來看的某位女同學一腳踹開,整個人很有喜感地直接貼上了一旁的牆面。看見此景的葉黎元倒是相當直接地笑了出來。

  綁著紅色雙馬尾的少女雙手插腰,黃玉般的眸子瞪視著華爾夏,氣勢騰騰地斥喝道:「滾一邊去啦華爾夏!不要騷擾新同學!」

  「妳太暴力了啦!奈西芙!」華爾夏高聲抗議,名為奈西芙的少女露出了鄙夷的眼神,「在嫌我暴力之前,先改改你自己沒事老愛找人單挑的壞習慣吧!別老是丟我們水之院的臉!」

  「什麼丟臉!這叫為學院爭光!」

  「每打必輸算什麼爭光!」

  「我才沒有每打必輸!」

  其餘同學們似乎都對兩人的行為見怪不怪了,也沒人去勸架。東方默默望著這兩位拋下他、自顧自地吵起來的同學,明智地選擇不插話。

  「他們兩個常常這樣,算是另類的感情好吧?」葉黎元在旁補充,「不過通常對罵幾句就好了,除了有點吵以外沒什麼問題啦。」

  像是印證他的話一般,奈西芙和華爾夏沒多久便一前一後地湊了回來。紅髮少女對著東方友善一笑,隱去了剛才那股罵人氣勢的她就像是個普通的活潑女孩,「別理那個戰鬥狂傻瓜。我是奈西芙,你好!」

  被稱作戰鬥狂傻瓜的華爾夏瞪了奈西芙一眼,倒也沒再嚷著要單挑,「我叫華爾夏,新同學你好啊。」

  「你們好,我叫東方。」他回應。

  有了兩人作為開頭,也有不少同學過來跟他打招呼。東方大略記了幾個人的名字和樣貌,不過他有些懷疑自己究竟記住了多少。

  由於東方進教室時已經離上課沒多久了,沒幾分鐘後便有一名女性走了進來,眾人也各自回到座位上準備上課。

  名為筱紋的女子有著一張乾淨的面龐,戴著細框眼鏡,黑色的長髮紮成了馬尾。在講台上站定位的她先是將手中的東西放至講桌上,才望向台下的學生們。

  「今天這節是期中考前的複習。」她說,輕柔的嗓音音量不大,但專心聽還是聽得清楚,「考試範圍是一到三章,今天會挑重點複習,有什麼問題也都可以提出來。」

  拿起粉筆,筱紋先是在黑板上畫了條作為時間軸的直線,接著標出了幾個主要的歷史時間點。畫完後,她指著最左側的點問:「……首先,大家知道這個點代表什麼事件嗎?」

  這個問題對他們來說顯然不難,很快就有學生舉手回答:「我知道!這個是學園創立的時間點!」

  「沒錯。」筱紋點了點頭,在原點下方寫下了「學園創立」幾字,「這條正是學園歷史的主要時間軸。那麼有人知道下一個點是指哪個事件嗎?」

  在這麼一問一答之下,各個時間點很快便被標上了對應的事件名稱。周遭的人答的很果斷,默默聽著的東方倒是難免感到茫然,他試著將那些事件名稱和已知的訊息搭上線,但效果有些不理想。

  他默默為自己的落後程度捏了把冷汗。

  到最後,東方索性如葉黎元建議的當故事來聽了,期間還順便翻了翻課本,輔以書上的內容倒是讓他的狀況好了點。

  整堂課結束之後,東方按了按額角,輕呼出了一口氣。

  座位在他前方的葉黎元俐落地收妥桌面上的文具課本,接著轉過頭來,「怎麼樣?」

  「……不怎麼樣。」沉默了下,東方挑了個模糊的答案回答。

  聞言,葉黎元也沒再追問下去,體貼地換了話題,「對了,你有聽說今天會公佈期中測驗分組的事情嗎?」

  「學姊跟我提過。」東方回答,「她說今天下午會公佈,不過沒跟我說確切的時間點還有公佈方式。」

  「噢,聽說是會以訊息的型態傳到通訊手環喔。」晃了晃手上的銀色手環,葉黎元說道,「至於時間點嘛,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應該差不多是現在……噢!真巧!」

  在葉黎元話說至一半時,他手環上的晶石閃過了一絲細微的藍芒,代表著收到訊息的淡光閃過一瞬便消失了。葉黎元笑了笑,倒也沒馬上打開,「我直屬有警告我說,從公佈組別的那一刻就是戰場了,你也要小心喔。」

  「……好。」東方瞥了眼手腕上的手環,也沒馬上去看名單。

  不過……有那麼嚴重嗎?

  「接下來我有別的課,先走啦!」將桌面上的東西一股腦兒地收進背包裡,葉黎元站起身,將背包背上,「掰掰!」

  「掰。」

  告別了葉黎元後,東方隨意地打量起教室內的同學們。正在查看分組訊息的人有,打算回去再看或是偷偷躲在角落看的也有,東方只是粗略地掃過周圍的人們,也沒跟誰對上目光。

  隨後,他垂眸望向了自己的手環,查看起收到的訊息。

  除了標示著期中考分組名單的那則外,還有一則來自黎蘭卡的訊息,內容簡潔地寫了他和安瑟莉下課後會過來找他,除了跟他說明綜合測驗的事情外,還會幫他補一些期中考的科目內容。

  東方默默讀完訊息,突然意識到白鳥並未跟他說下課後要幹嘛,但或許她早就安排好會讓黎蘭卡他們來找他了吧?

  周遭的同學們三兩成群地做著各自的事,有的離開教室去上下一堂課,有的則是仍留在教室彼此交談著,話題除了一些雜事外,便是和期中考相關的事情。

  手環上的晶石又閃過了一絲藍芒,東方挑起眉,對於這道代表收到訊息的提示光芒感到了一絲困惑,接著便順手點開了訊息介面。

  傳給他訊息的是室友之一的尼奧,昨晚在跟室友們聊天之餘,他們也順便登錄了彼此的聯絡資訊,方便聯繫。此時來自尼奧的這封訊息內容並不長,只寫了一句「真巧,一起加油吧」,句末還附上了個笑臉。

  將這幾個字重新讀了遍,東方心中隱約有了點猜測,只差沒正式確認了。

  「東方。」

  清冷的話聲落下,早一步注意到接近的腳步聲的東方俐落地關了通訊界面,隨即抬眸望去。他的直屬學長黎蘭卡在他的座位旁停下,落後他一步的則是學姊安瑟莉。

  「學長。」東方連忙從座位站起,打了聲招呼。

  「上課的狀況如何?還行嗎?」黎蘭卡問道。

  東方乾笑了下,「……可能有點問題。」

  黎蘭卡似乎不太意外,微微頷首後又道:「我們會盡量幫你補,這幾天得辛苦一些了。」

  「麻煩了。」要顧自身課業還要教他,學長學姊也是挺辛苦的。

  就在東方默默感嘆的同時,一道帶著驚喜的嗓音倏地響起,「安瑟莉學姊!」

  反射性望向聲音的來向,東方一眼就認出那是早先來跟他打過招呼的同學之一──名為奈西芙的紅髮少女。她似乎和安瑟莉是熟識,東方看見後者露出了淺淺的笑。

  湊過來的奈西芙跟安瑟莉打完招呼,接著將好奇的眼神投向黎蘭卡,再望向東方,「欸,所以東方的直屬就是黎蘭卡學長啊?」

  黎蘭卡點點頭,東方聽了則是靈機一動,問:「妳們是直屬?」

  他指的是奈西芙和安瑟莉。

  「對啊!」奈西芙回答完,便轉回去跟安瑟莉熟稔地閒聊了幾句,不難看出這對直屬學姊學妹之間的感情相當不錯。

  似乎也知道安瑟莉和黎蘭卡來到一年級教室的用意,奈西芙沒有佔用太多時間,聊完幾句後便笑瞇瞇地望向東方,「是說你也真的滿倒楣的耶,一入學就遇到期中考,不愧是堪稱最倒楣的新生。」

  東方一愣,「……什麼最倒楣的新生?」

  「小葉沒告訴你啊?我們水之院這幾天都在傳有個倒楣新生終於要入學啦,還有人無聊在猜你會有多少時間準備期中考呢!畢竟學期中才入學的人,據說你是第一個。」

  對於奈西芙的這番答覆,東方沉默。

  「期中考加油喔!」笑嘻嘻地留下這句話,奈西芙便回到自己的座位,拎了背包後便跟其他似乎是在等她的同學離開了教室。

  「走吧,我們去圖書館。」沒有多說些安慰的話,黎蘭卡淡淡地道。

  東方應了聲,接著便跟兩人一同走出了教室。

  花了點時間移動至圖書館,黎蘭卡領著東方進了他預先借好的討論室。這是圖書館開放給學生借取,可以用來討論報告或是課業的地方,相當方便。

  還算充裕的空間裡擺著一張桌子和數張椅子,粗估能讓四到六人使用而不嫌過度擁擠。東方在黎蘭卡的對面就坐,就見沒有跟著入座的安瑟莉將背包放下,從中取出了幾份文件。

  「我去找點書,你們慢聊。」淡淡地這麼說完,安瑟莉便離開了討論室。

  黎蘭卡沒有露出絲毫意外的神情,只是在安瑟莉關上門離開後問,「綜合測驗的分組名單你看了嗎?」

  「還沒。」東方搖頭,猜想據說手邊也有名單的學長應該已經看過了。

  「先看吧,我跟你分析一下情況。」

  應了聲,東方便再度打開了手環屏幕,叫出了分組名單的訊息。

  訊息中的資料簡單明瞭,內容處以「第十七組成員」為開頭列出了四個名字,後頭備註了所屬學院、年級與聯絡資訊。

  東方不意外地在其中看見了室友尼奧的名字,後方附註了「雷之院一年級」幾字。至於另外兩人他就不認識了,只先記下了一人是火之院、一人是風之院的學生。

  「一般而言,一組四人、分屬四個學院的狀況在一年級測驗中佔了多數,但也難免有幾組會是重複學院的狀況,兩者各有利弊。」見東方看得差不多了,黎蘭卡便主動開口說明,「不同學院的力量特色都不同,佔的學院數多自然能有較多的變化性;但在不熟悉其他力量的情況下,有時候同院的學生反而能做出比較適當的配合。」

  「不同院的學生平時會有交流嗎?戰鬥方面的。」東方問道,想起了昨天在廣場上看到的那場戰鬥,記得那時候白鳥說是二年級的。

  「有安排過交流的時間,老師們也都說明過,所以大部分對其他院的都會有點印象,深不深倒是看個人領悟到了多少。」黎蘭卡回答,「你的話,我建議是先熟悉水之力比較好,其他就先當不同的力量體系,大致的差異可以先說,但細部特色等你實際見過再說會比較清楚。」

  「了解。」東方點點頭,腦中不禁浮現上午操縱水之力的景象和感覺,但他很快便打住思緒,聽著黎蘭卡往下說明。

  「由於測驗是團體戰,如何配合其他人,不讓相異的力量彼此影響是重點之一。以你這組而言,火系和雷系都是較具攻擊性和爆發性的力量,風系則有著難以預測的特點,但每個人還是會因個人喜好、習慣和性格發展出不同的術法風格,這點在一年級中雖然差異不大,但目前已展現出明顯個人風格的也不是沒有。」

  「──說的沒錯喔,像是你這組裡的漠星.列古安就是個好苗子。雖是一年級生,但卻擁有相當敏銳的觀察力,劍術和對火之力的控制力也相當不錯,力量不強卻能把握破綻一擊必殺。哎,真想拉進護衛隊裡來好好培養一下。」

  突然響起的話聲讓兩人都是一愣,有些愕然地看著突然出現在討論室內的白鳥。沐浴著兩人視線的白髮女子自然地拉開椅子在東方身旁坐了下來,還一邊對黎蘭卡的說明下了註解,順便發表了自己的感慨。

  「至於風之院的惑夢學妹,我印象中她好像跟尼奧學弟是好朋友吧?是個樂天的好孩子。能力方面的話,你晚點問問尼奧學弟會比較清楚喔。」

  白鳥接著對東方組內的最後一人做了評論,態度和語氣帶著一股理所當然,就好像她突然出現在這裡、還清楚東方的組員有誰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

  「……學姊,妳是從哪裡冒出來的?」回過神來,東方忍不住這麼問。

  白鳥掩嘴一笑,「只是一點小把戲而已,呵呵。」

  東方默然,黎蘭卡則是輕咳一聲拉回話題,「……總而言之,接下來幾天你們應該會開始約討論磨合,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問我們,若是有什麼狀況也都可以說。」

  「反正誰對你有意見的話就來跟我們說,我讓他沒意見。」

  白鳥插話道,笑吟吟的表情讓人難以判斷她是開玩笑還是認真的。

  「……高年級不能隨意干涉低年級考試。」像是聽不下去,黎蘭卡冷著臉提醒了句。

  「噢,你想到哪裡去了,我指的當然是讓學弟有點實力以免被說嘴,才不是去威脅他們閉嘴呢,那很麻煩。」白鳥嘴邊的笑意未減,黎蘭卡懷疑的眼神對她來說一點影響力也沒有,「之前說過會教學弟基礎防身的手段,不會讓他拖累組員的。況且學弟的資質也不差,你不必太過擔心。」

  「……嗯。」黎蘭卡點點頭。護衛隊隊長的話還是挺有份量的,況且白鳥並非會隨便給出保證的人,她既然敢這麼說,就一定有她的理由在,「總之,等你們之後討論出練習時間再跟我們說,有任何問題都可以跟我們商量。」

  黎蘭卡下了結論,待東方頷首答應後,白鳥隨即接著道:「距離期中考還有十四天,我們現在來排一下你接下來的讀書計畫吧。」

  看著學姊的笑臉,東方不知怎麼地有股毛骨悚然的感覺。

  他默默捏了把冷汗。

  「水之院一年級的期中測驗為期五天,分別是第一天從早上開始的綜合測驗,第二天下午的魔藥學筆試與歷史人文,第四天上午的術法學與能力檢測、下午的世界通則,第五天的魔藥學實作。」從桌面的文件中取出一份時間表,黎蘭卡指著上面的內容一一說明道,「整個期中考總共佔了十天,基本上第五天考完後你們就只剩其他選修課程的期中考了,但這部分你暫時沒有,可以選擇放假或是觀看三年級的綜合測驗。」

  頓了下,他補充,「還有,大家考完試還有五天假期,你的歷史人文補考會在這五天裡進行,魔藥學的部分也是,至於其他幾科則是照原定時間考。」

  說完後,黎蘭卡將那份表格遞給東方,「這份你收著吧。」

  意思是第一天的綜合測驗考完,他還有兩天的時間可以全力衝刺其他科目。

  東方接過表格仔細看了遍。黎蘭卡已在上方標註了他和安瑟莉有空的時間,除了第三天兩人都有不少考試而空下來外,其他時間多少都標上了課輔時間及科目。

  「那這天就是我的了。魔藥學的部分也可以問我……嗯,不如這天帶你實作一下好了。」抽了支筆將第三日圈起,白鳥勾起嘴角,「至於綜合測驗的部分,就先看你們討論出來的練習時間再說吧,我一樣會撥空教你術法,但這多少只是應急用,期中考後你得把基礎打好才行。」

  「好。」東方應道,語氣帶著認真。

  他沒打算成為拖累其他人的組員,起碼在考試之前,他得多努力才行。

 

 

 

 


  是說真巧,潘德拉在期中考,我們也快到期中考週了w

  不過以我的發文頻率來看,他們考完我們應該都快期末了XD

  話說這章的標題,如果說白鳥的稱號是「萬年四年級生」的話,東方就是「最倒楣的新生」了。至於這個稱號是源自於誰的無心之舉……總之就是某個人的發言導致了這樣的情況ヽ(●´∀`●)ノ

  可喜可賀啊東方(x)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