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十分鐘後,東方、尼奧、惑夢、漠星以及希羅達在白鳥的帶領下,透過傳送陣法轉移到了一個學生們基本上是禁止進入的地方。

  位於學園一隅的教職員宿舍區。

  和學生們所住的方塔、圓塔不同,整座區塊呈六角形狀,六個角的位置各有一棟紅磚屋子,中間則有一座花園。

  白鳥熟門熟路地領著眾人來到花園內,顯然不是第一次到這裡來。花園的四周種了各式各樣的植物,中央擺著一張桌子、數張椅子,如果要東方說的話,這裡怎麼看都像是個喝下午茶的好地方。

  希羅達迅速地找了個位子坐下,「大家坐吧,椅子不會吃人的。」

  除了白鳥以外,其餘四人便照著他的話坐了下來。

  「這裡是吾等平時喝下午茶、聊天、談論八卦……不過雪艾都說那是公事,但吾真的覺得那是八卦……還有從事休閒活動的好地方。」希羅達說道。他看著四人,知道他們有很多事情想問,於是他下意識地坐直了身子,「有什麼問題可以問吾喔。」

  「老師,這段期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剛才那些又是怎麼一回事?」尼奧率先提出問題。

  「為何老師會被妖族附身?」漠星接著問道。

  「老師們的對話又是什麼意思?」惑夢接著問。

  「發生這種事……我們的考試怎麼辦?」東方提出了個現實的問題。

  希羅達看著眾人,小臉嚴肅。但他在沉默了幾秒後卻是一臉失落地垮下肩,「吾很抱歉……吾也不太清楚……」

  四人沉默,站在一旁的白鳥則是無奈一笑。

  就在眾人不知該說些什麼之際,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

  來者是一名金髮少女,過肩的長髮在兩側各紮了一束,其餘披散在背,琥珀色的眼瞳此時帶著焦急與欣喜,一來到桌旁便緊緊抱住了希羅達,「你沒事吧?咱真的是擔心死了……」

  仔細確認過希羅達並沒有受傷後,少女才終於鬆了口氣,「克露絲也很擔心你,只不過她得負責一年級測驗……」

  少女的話聲漸弱,似乎是顧忌其他人在場而沒再多說什麼。她鬆開希羅達,轉身望向了四名學生。

  在場除了東方以外的人都認得少女──她是雷之院的院長,雪艾。

  「你們都沒受傷吧?」見學生們搖搖頭,她又道:「夏洛有跟咱簡單說明事情經過了……今天發生的所有事都別說出去,這件事遷扯太多,得麻煩你們保密了。」

  「但是,至少也讓我們知道是發生了什麼……」

  「這不是你們能有異議的。」雪艾語氣強硬地打斷欲提問的尼奧,「你們的測驗咱們會以個案處理,不用擔心會受影響。咱不想使用強硬的手段……你們可以在這裡休息一會兒再走,記住,今天發生的事都別說出去。」

  說完,雪艾拉過白鳥低聲交代了幾句,隨後便快步離開了花園,留下一票仍有著滿肚子疑問的學生們。

  「各位,」最後,希羅達從座位上站起。

  「你們,要不要喝茶?」

 

 

 

 

  洗了個澡沖去滿身疲倦,東方往床上一倒,吐出了一口氣。

  和他一同回到房間的尼奧接著去洗澡了,葉黎元和億嵐則仍未回來。他們離開那座花園時,綜合測驗早就結束了,但既然雪艾保證過他們會處理,那他們暫時也不必擔心。

  惑夢和漠星也先回女宿圓塔去了,在經歷這一番驚險後,他們四個都需要好好洗個澡再休息。所幸他們四人下午都沒有考試,倒是有餘裕好好放鬆一下。

  東方的下一科考試是在第四天,考的是術法學及世界通則兩門必修,術法學後又附加了能力檢測一環,第二天的魔藥學筆試和歷史人文都延至期中考後的五日假期考,簡單來說,他還有數日可以救。

  雖然東方覺得他那兩科大概要掰了。

  看了看時間,回想起自己晚上要去找黎蘭卡補救考試,東方打了個呵欠,決定先小睡一下。至於今日發生的事──他們已決定依老師們要求的不再提及,畢竟那也不是他們能干涉的,先集中精神解決期中考才是上策。

  接下來兩天,東方在學長姊們的教導下開始了期中測驗補救,等到第四日上午他坐在水之院一年級的教室裡,將術法學的考卷交上去時,起碼他覺得自己已經盡力了。

  「東方,怎麼樣?」考試座位恰好排在他左側的葉黎元轉頭過來關心道。他這幾天畢竟也看著東方埋頭苦讀,雖然機率渺茫,他還是希望東方能順利考出個還算能接受的成績。

  東方聳聳肩,「不好說……就等結果吧。」

  講台上的監考人員收拾了考卷便離開了,留下他們一票學生等著進行接下來的能力檢測。雖說術法學的授課教師是希羅達,但術法能力檢測這一塊向來是由各院院長負責的。

  至於水之院,在希羅達失蹤的情況下,他們在事前就已知道是由擔任助教之一的白鳥負責檢測,對此多半人沒什麼意見,但還是有少數人對此抱持著遺憾與不滿。

  能力檢測將在半小時後進行,這段時間裡,學生們各自在座位上唸書,或是三三兩兩地聊天著。葉黎元安慰了不確定能不能考好的東方一番,坐在他前方的奈西芙便轉過頭來搭話。

  「小葉、東方,你們的測驗準備的怎麼樣啦?」

  「還行吧,聽說是平常心就好。」葉黎元聳聳肩。據他打聽到的結果,這部分就是定期的一次能力檢測,算是比較輕鬆的一科。

  「東方呢?」

  「隨緣吧。」東方回答,他也有從黎蘭卡那邊聽說過這個測驗的內容,知道只是能力檢測,沒什麼好或不好。

  「還有二十五分鐘……是說這一次負責測驗的是白鳥學姊對吧。」看了看掛在教室牆上的時鐘,奈西芙單手撐著下巴,問道。

  「對啊。」葉黎元答覆道。

  「嗚……老師什麼時候才會回來嘛……」移開手往葉黎元的桌上趴去,奈西芙對於負責測驗的人改成白鳥非常有意見。

  雖然總是面帶微笑、舉止優雅的學姊也不差,但她還是比較喜歡單純可愛的老師嘛!

  「對了,話說白鳥學姊和希羅達誰比較強啊?」東方回想起前天在地下空間時,白鳥突然出現、還及時救了他們。一直以來對她有多強仍沒概念的他好奇地問。

  奈西芙立刻從桌面上爬起,手順勢往桌上一拍,「沒禮貌!叫老師啦!」

  比起對東方的稱呼很有意見的奈西芙,葉黎元一挑眉,「怎麼突然想問這個啊?」

  「呃,就好奇而已啦……」東方敷衍地回答。總不能告訴他們綜合測驗發生的事吧!

  「我們也沒見過他們真正的實力是如何啦,不過應該是老師比較強吧?」葉黎元沒有多問,只是回答了東方的問題。

  「白鳥的術法和劍術都很強喔,如果是吾要認真跟白鳥打一場……現在這樣應該是打不贏的。」

  聽見這道有些稚嫩的嗓音響起的瞬間,奈西芙迅速地回過頭,又是錯愕又是驚訝地看著不知何時出現在教室內的希羅達。那名白髮的小男孩正站在她的座位旁,說完話後看了看眾人,然後去拉了張主人暫時不在的椅子在眾人中間的空位坐下。

  「吾要融入大家。」對於自己的舉動,希羅達這麼解釋道,「對了,其實吾並不介意你們直接喊吾的名字,真的。」

  「老、老師……您是什麼時候……」奈西芙愣愣地看著希羅達,結結巴巴地問。

  「剛才,」希羅達答道,「吾剛才從後門進來,不過你們好像沒有發現吾……原來吾的存在感已經變得這麼低了嗎?」

  「老師,您這段時間究竟是去哪了!」終於從呆愣狀態中回過神來的奈西芙激動大喊,同時撲上去一把抱住希羅達。這一喊也吸引了整班人的注意力,頓時大家都注意到希羅達的存在了。

  「唔、其實也沒什麼啦……」被奈西芙撲的差點連人帶椅往後摔倒的希羅達也沒掙扎,就這麼讓她抱著還順便讓她在自己身上磨贈幾下。

  「……既然沒什麼幹嘛移開視線?」在場唯一算是知道半個真相的東方低聲咕噥,但也沒真的多說什麼,畢竟他們幾人都被下了封口令……不要去挑戰老師們的權威會比較好,這是尼奧他們告訴他的。

  「老師是發生了什麼事嗎?不然怎麼會什麼也沒說就無緣無故消失?」葉黎元坐直了身子,語帶擔憂的詢問道。

  「是啊,當初聽到老師失蹤的消息時,奈西芙那傢伙還不敢去問其他院長,一直纏著明明也不清楚的筱紋老師想問出答案呢!」坐在附近、得以快速湊過來的華爾夏插話道,他難得逮到機會可以嘲笑奈西芙。

  奈西芙聽了立刻鬆開希羅達,轉身撲去掐華爾夏的脖子。

  「要不然你敢問嗎!你自己還不是連問也不敢問?」

  「喂喂喂!放手啊!」

  「不可以打……」

  「老師!」其他學生們也跟著圍上來,打斷了希羅達的勸架。

  「您到底去哪了嘛,為什麼也不跟我們說就離開!」

  「院長們都不肯鬆口,問其他老師也沒人知道。」

  「我們擔心死了啦!」

  希羅達的注意力馬上轉移至其他學生上,暫時忽略了被隔至人群外、快要抽出武器打起來的奈西芙和華爾夏,「嗯,簡單來說就是個意外……不過已經沒什麼事了。」

  「……老師,您每次想要隱瞞什麼事的時候都會稍微移開視線,而且還會下意識地抓著長袍衣擺。」一名黑髮少女冷靜地說道,隨後擔憂地皺起眉。

  東方看著她覺得有點眼熟,幾秒後總算想起她是期中考時和他們那組交手過的其中一人。

  「欸?真的嗎?」慌忙鬆開抓著衣擺的手,希羅達有一點慌張,「吾、吾……」

  「真的不能告訴我們發生了什麼事嗎?」葉黎元看著希羅達,問道。

  「唔……嗯,反正就是這樣!」希羅達迅速從椅子上站起,「馬上就要考試了,你們都準備好了嗎?」

  「這是當然!」拋下被她掐得差點斷氣的華爾夏,奈西芙又湊了回來,「術法能力檢測本來就是平常就要準備好的,考前才準備的只有傻瓜吧?」

  「好像有道理,」希羅達點點頭,「那麼吾先去準備考試器材了。等等在隔壁教室測驗,吾有先叫白鳥幫吾把器材搬進去。」

  「對了,」準備離開的希羅達想到什麼似地又回過頭,他來到東方旁邊,將東方往人群中央推,「吾想你們應該已經認識東方了,不過吾還是要說,要好好照顧他,然後華爾夏不可以找東方打……奇怪,華爾夏呢?」

  希羅達這才注意到被奈西芙掐得差點要進保健室的華爾夏,「華爾夏怎麼了嗎?怎麼在地上睡覺?」

  「他只是有點累啦!睡一下就好了。」奈西芙立刻擋住希羅達的視線。

  「是這樣嗎……」希羅達狐疑地歪了歪頭。

  「沒錯,就是這樣!」奈西芙語帶肯定。

  「好吧,那等一下記得要叫醒他。」希羅達點頭表示明白,然後離開了教室。

  東方看著走出教室的嬌小人影,忍住想吐槽的衝動。其他學生們則是議論紛紛,對於希羅達的歸來感到欣喜,卻也對他的失蹤感到更加地疑惑,但希羅達已拒絕對此作出解釋,他們只得試著從別處打聽。

  於是不久後,踏入教室內點名學生進行測驗的白鳥便成了他們詢問的對象。

  面對學弟妹們的疑問,早就料到的白鳥僅是笑了笑,淡淡地道:「老師不願說自有他的理由,如果能讓你們知道,總有一天會告知你們的。」

  語畢,她垂眸望了眼手中的名單,「好了,現在來測驗吧。第一位喬森.洛斯,直接到隔壁教室就可以了,下一位是奈西芙,請到教室外準備。」

  公事公辦地交代完,白鳥轉身走出了教室。被她點名到的金髮少年從座位上站起身,跟著走了出去。

  「看來暫時是得不到答案了。」咕噥了句,奈西芙站起身,快步跟上了金髮少年。

  詢問無果,學生們暫時放棄了探究。面對一個個的唱名、進行測驗,大家都顯得不太緊張。東方翻出了魔藥學課本,有些頭疼地繼續研究起那些不易分辨的藥草。

  等到輪到他的時候,教室內已經有一半以上的學生測驗完先離開了,滿早就被叫到的葉黎元在測驗完後倒是留了下來,說要等東方考完一起去吃午餐。

  「下一位東方,請到教室外準備。」

  聽見白鳥唱了自己的名,東方闔上了魔藥學課本,在葉黎元一聲「加油」中走出了教室,依言在隔壁教室外的椅子坐下。

  「緊張嗎?」望著他,白鳥笑吟吟地問。

  「還好。」東方搖搖頭,他覺得自己還滿平靜的。

  不久後,前一位測驗的學生從教室內走了出來,白鳥對東方比了個請進的手勢,在他踏入教室後轉身去叫下一名學生了。

  關上門後,東方首先看見的便是坐在座位上的希羅達。和幾天前在地下空間時稍顯狼狽的模樣不同,男孩一身便於行動的衣著整齊,及腰的長髮也在腦後紥成了馬尾,看起來清爽許多。

  此時白髮男孩正埋頭不知在紙上畫些什麼,只是在東方進來後要他在他對面的位置坐下。

  稍微看了下卻看不出個所以然來,東方索性直接詢問:「你在幹嘛?塗鴉?」

  「吾才不是在塗鴉,那是小孩子才會做的事情。」希羅達沒有抬頭,認真地在白紙上畫上一個個的圖騰。

  東方沉默了幾秒,「……你明明就是小孩子。」

  「吾才不是小孩,吾是大人了!」立刻從椅子上站起,希羅達雙手叉腰,墊高腳尖,像是要證明自己所言非假。

  「幹嘛墊腳尖?」東方沒有看漏希羅達刻意想讓自己看起來更高一些的小動作,「矮也不是什麼壞事……是說你還會長高嗎?」

  「吾當然會長高!」希羅達鼓起臉頰,一腳重重地往東方的腳踩去,「你才不會長高……吾詛咒你不但長不高還會變矮!」

  ……所以說你就是小孩子。

  東方默默收回被重踩了的右腳,決定不跟小孩子計較。

  「所以說你在畫什麼?」

  「哼。」別過頭,希羅達坐回椅子上,繼續將紙上的圖騰畫完。

  沒關係,你不說我總能看你等等要幹嘛。東方不怎麼在意地心想。

  希羅達並非拿筆,而是用指尖凝聚的湛藍光芒在紙上勾勒出繁複的花紋。隨著他的動作,一個散發著湛藍光芒的小型法陣逐漸被完成。在希羅達勾勒出最後一筆花紋後,湛藍線條猛地脫離了紙面,在紙的上方幾公分處緩緩運轉著。

  「把手放到中間。」打定主意不告訴東方這個法陣是做什麼用的的希羅達直接下了指令。東方沒有多問便將手放至法陣中央。

  湛藍色的花紋瞬間覆蓋至東方的手上,數秒後又退了回去。

  希羅達伸出手,法陣上的紋路聚集成一顆小小光球飛竄至他手中,接著倏地分解成了數枚細小的光點。他捧著它們動也不動,看起來相當專心的姿態讓東方沒有出聲吵他,只是靜靜地等他出聲。

  「……哎?」不久後,東方聽見希羅達發出了個帶著訝異的單音,像是欲言又止地張了張嘴,接著一拍掌讓那些光點消散,這才啟口:「……這個是測天賦能力的,白鳥有跟你解釋過天賦能力嗎?」

  東方隱約覺得希羅達本來想講的不是這個,但還是老實的回答道,「沒有,不過我室友有跟我說過。」

  億嵐說過,天賦能力是每個人本身具有的特殊能力,和身前擅長的事物有關。思及此,他不免有些好奇自己的天賦能力是什麼,畢竟他沒有過往的記憶,就算想也無從推測。

  而在學園的這段期間,他也漸漸察覺「失去過往記憶」的就只有他而已,這大概跟讓他延後入學的意外有關。

  「好的。」希羅達點點頭,他坐直身子,以和稚齡外貌不同的嚴肅語氣說道:「東方你的天賦能力,是『能夠自由使用任何類型的武器』,簡單來說,就是碰到任何武器你都能知道用法並順利使用,但只限於一般型的刀、劍之類,但如果是有特殊效果,像是需要靈力催動的術法型武器就不行了。」

  「術法型?」東方困惑。

  「吾舉例給你聽,一般型就是像白鳥的西洋劍那樣,還有你那天考試的組員:尼奧和漠星的劍也是。至於術法型的武器,像安瑟莉的水晶墜飾就是,還有惑夢的笛子。」

  東方瞭然,就是一般物理型攻擊的武器和有特殊效果的武器的差別吧。

  「這部分的話,你之後可以詳細測試看看,有問題再來問吾。」希羅達收起紙張,「雖說今天是要作能力檢測,但東方的話,先補完沒做到的天賦能力檢測和器靈締約的部分就行。接下來是締約的部分,東方你準備好了嗎?」

  「嗯。」東方點點頭。

  之前白鳥給他的劍意外遺失,他也跟白鳥說過並道歉了,那名白髮女子雖是笑著說了沒關係,之後希羅達就會給他正式的武器,但他還是有些不好意思。

  暫時將這些題外話拋諸腦後,東方看著希羅達一拍掌再打開,掌心浮現了一顆冰藍色光球,接著捧著光球遞給他,「來,去感受『他』,締結你們的契約吧。」

  東方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接過了光球,在他有些緊張的注視下,冰藍色光球瞬間散溢成了同色光點,竄入了他的身體。

  他閉上眼,同時有一股溫暖的力量流過他全身,他也感覺到了那股力量中的「某個存在」。

  『喔?你就是要和本大爺締結契約的傢伙?』

  在聽見「他」的聲音在自己心裡響起時,東方不得不說這種感覺真的很奇妙。那是一道屬於年輕男性的嗓音,帶著自信與一絲傲氣。

  『雖然感覺不怎麼強……好吧,還可以接受啦。你準備好要跟本大爺締結契約了嗎?』

  東方反射性地點了點頭,在心裡答了聲「是」。他決定先忽略對方那番評價。

  『嗯哼,既然準備好了就來吧。本大爺的名字是安羅西亞烏茲塔克耶里洛克特羅伊,不奢望你的腦子可以記的住,你可以稱呼本大爺為安羅西亞。從此刻起,本大爺將認你為主,我等的力量共享,直到你掛掉的時刻到來。』

  ──這根本是詛咒對吧?

  東方還是忍不住吐槽了。

  『你叫什麼名字?』

  『……東方。』

  『叫東方是吧?聽起來有點普通,不過算了。』

  『……。』

  『來吧!東方,伸出你的手,呼喚本大爺的名,本大爺將回應你的呼喚,成為你手中的武器為你所用。』

  東方睜開眼,依言伸出了手。在啟口之前,他敢肯定自己沒記起那一串長得莫名其妙的名字,但當他硬著頭皮開了口,器靈安羅西亞的全名便自動浮現在他腦海內。

  「──安羅西亞烏茲塔克耶里洛克特羅伊。」

  他呼喚道。

  冰藍色的光芒在東方手中浮現,接著在東方有些緊張的注視,以及希羅達好奇的目光下,冰藍色的光芒逐漸改變形體,接著變成了──

  『啊靠!為什麼英明神武帥氣非凡的本大爺,居然會化成這種看起來一點也不英明不威武的東西啊啊啊啊啊!』

  『……我也很想知道為什麼會是這個!』

  握緊手中的武器,東方完全不覺得「它」會有多少殺傷力。

  「哎呀。」看著東方手中的武器,希羅達倒是發出了帶有驚嘆意味的感嘆,「很特別的武器,吾是第一次看見彈弓呢。」

  ──是的,東方的武器就是一把小型的彈弓,而且沒有附彈丸。

  握柄是冰藍色的,上面有著如流水般的花紋,東方試著拉了拉,意外地發現手感還不錯。

  『……好吧,彈弓就彈弓,這一定是因為東方的緣故,身為一個擁有廣大心胸的良好器靈,本大爺就勉強接受了。』安羅西亞的話帶著悲壯,好似他做出了什麼重大的犧牲。

  『……你說因為我是什麼意思?』東方挑眉。

  『當然是因為你啊!武器形態和主人跟器靈有關,這不可能是帥氣非凡英明神武的本大爺的問題,所以一定是因為你。』

  『喂喂!你這是哪門子的結論?』

  『哼!因為是本大爺的結論,所以一定是對的。』

  『……你是哪來的自信啊?』

  「並非只是因為東方喔,」興致高昂地觀察著彈弓的希羅達突然開口,語氣認真,「武器形態和主人與器靈有關,東方的武器、安羅西亞之所以會是彈弓的形態……」

  希羅達側著頭想了想,「唔,是因為你們彼此都適合的緣故?」

  東方沉默了,安羅西亞也安靜了。

  像是沒注意到一人一靈隱含一絲悲壯的沉默,希羅達語氣歡快地繼續說明道,「這次是締約後的首次喚名,武器的型態便是在這時候確定的。之後要召喚武器的話也是要透過這個『喚名』的動作,喚其名、賦其力、賜其形──你的器靈便能化作武器現形,為你所用。」

  「這樣啊……也就是說,以後使用武器時我都得把安羅西亞的全名唸出來?」東方問道,他認真覺得這是個問題,比武器形態為何是彈弓這點還重要。

  「……啊。」希羅達發出了帶有感嘆意味的單音,然後伸出手指數了數,「……總共有十五個字呢,東方,這樣的話你在叫出武器之前就會被敵人解決了呢。這樣很容易死,而且是死很多次喔!」

  「不要一臉人畜無害的樣子說出那種話……為什麼要雙手合十啊!」

  「吾在幫你祈禱。」希羅達的神情完全不像是在開玩笑,「聽說很有用……大概吧?」

  「什麼大概啊……」東方感到一陣無力,「喂,安羅西亞。」

  『幹嘛?』

  「為什麼你的名字要那麼長?」

  『啥?』安羅西亞的語調往上提高了好幾度,『你對英明神武帥氣瀟灑的本大爺的名字有啥意見啊?』

  「太長了啦!改掉!」

  『──!』東方聽見了倒抽一口氣的聲音,『你居然要本大爺改名字!天啊!本大爺怎麼會跟這麼邪惡的人訂了契約!我要退貨!』

  「……有這麼嚴重嗎?」東方只覺得莫名其妙。安羅西亞也太激動了吧?

  「很嚴重喔,」希羅達表情嚴肅地道,不過配上他稚嫩的臉和嬌小的身型只會讓人覺得可愛,「器靈的名字是很重要的,那是在器靈誕生、或者說是擁有意識之後最先能代表他的存在,叫一位器靈把名字改掉幾乎可以說是在否定他所存在的意義了,尤其是對第一階段的器靈來說。所以,非常嚴重。」

  「真的假的!」東方大驚,「喂,安羅西亞,我絕對不是有意的啊!我道歉!我絕對沒那個意思!」

  『……好吧,看在東方你是笨蛋的份上,本大爺就大發慈悲地原諒你吧!』

  雖然被罵了笨蛋,不過東方還是鬆了一口氣。

  ……禍從口出,下次要小心點!

  見東方安撫完了安羅西亞,希羅達又道,「第一階段的器靈皆需經由契約者『喚名』才能化作武器的形態現形,不過到了第二階段之後就不需要了。」

  「你是指,器靈有至少兩個階段?」

  「第一階段靈識、第二階段成形、第三階段凝態。一般來說,剛締約的器靈都是在第一階段的。」

  「所以得喊全名啊……」東方無奈。或許他回去要試著練習把這個名字又快速又確實地唸完?

  「雖然理論上是要喊全名,但吾想只喊安羅西亞應該是可以的。」希羅達說道,東方聽了立刻滿懷希望地望向他,「吾記得克露絲之前也有碰上學生是這樣子的情況,後來在契約者和器靈雙方皆同意的情況下便用了短稱,好像也有成功。安羅西亞介意嗎?」

  『哼!心胸寬大的本大爺當然不介意!』

  「那就沒問題啦!」希羅達愉快地說,「那麼東方你的檢測就到這邊結束囉,可以走了,掰掰!」

  「等等,最後一個問題。」東方連忙說道。有個問題從結契後的對話開始就讓他深感疑惑,只是相較之下沒有那麼重要,他就一直沒問,「你能聽到我跟安羅西亞的對話?」

  安羅西亞的聲音都是直接在他腦海裡響起的啊?甚至他有時也是用想的回話,希羅達可以毫無阻礙地加入對話是怎麼回事?

  「這個嗎,因為吾也是水之力的使用者,而且和你們相比,吾的力量更接近他們,也更加古老純粹。」希羅達頓了下,像是在思考怎麼解釋可以更清楚,「吾等的力量可說是系出同源,所以基本上要溝通也是做的到的。」

  「同系的就行?」東方舉一反三,「所以器靈和器靈之間也可以?」

  「同系器靈的話,其中一方是第二階段以上就可以。」希羅達點點頭。

  「原來如此。」東方表示明白,在起身離開前忍不住又問,「話說,雖然你看起來又矮……咳,不是,我是說像小孩子,但你事實上多少歲了啊?」

  「東方你想說吾又矮又短是不是!」雖然東方話說一半就改口了,但希羅達還是捕捉到對方原本想說什麼,他有些不滿地雙手叉腰、挺起胸膛,「吾才不告訴你呢,但吾的歲數可是你的好幾倍,才不是普通孩童呢!」

  「……好吧。」純粹只是好奇,也不是非得知道答案不可的東方索性站起身,「那我先走了,謝謝,掰掰。」

  說完,東方便先行退出了教室,留下白髮男孩獨自撇撇嘴,等待著下一位學生踏入教室。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