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和奈西芙坐在公園裡,手中的薄餅都還沒吃完,就先遇上了意想不到的兩人。

  金髮的少女和白髮的男孩各自捧著和他們手上相同的食物,相當自然的過來跟他們打了聲招呼。

  「東方、奈西芙。」喚了兩人一聲,希羅達有些納悶地張望了下,「只有你們兩個嗎?」

  「原本還有其他同學,但是人太多,我們跟他們走散了。」奈西芙回答道,「老師們也是來逛祭典的嗎?」

  希羅達點點頭,雪艾則語氣愉快地開口,「三年一次的流光祭還是要來一下呀,難得的景色和活動,不來可惜。」

  「吾等原本想找大家一起來的,但是大家不是忙、就是沒興趣來。」希羅達補充道,語氣有點小失落。

  「正常啦,哪天可以揪到全體出遊才是奇蹟。」雪艾倒是看得很開。

  「……吾想也是。」希羅達撇了撇嘴,接著問:「吾等可以坐這邊嗎?」

  「可以啊!」奈西芙望了東方一眼徵詢意見,見他沒反對便答應了。

  兩名師長一前一後地坐了下來,悠閒地吃起了手中的餅。

  「你們是第一次來流光祭吧,覺得如何?」一邊用餐,雪艾一邊感興趣地問了。

  「比想像中熱鬧太多了。」奈西芙感嘆,「雖然有預想過人不少,但沒想到會這麼誇張。」

  「往年都是這樣的啦,畢竟這裡是虛空之所呢。」雪艾笑道,「話說你們都知道怎麼回去吧?之前偶爾會有來這邊玩的學生迷路回不去呢。」

  「知道,過來的時候特別注意過了。」

  「那就好。對了,要不咱們一起走吧,人多熱鬧嘛!」雪艾主動提議道,「咱們還可以帶你們去人少視野好的地方賞流光喔!」

  同意人多熱鬧的奈西芙爽快地答應了,東方則是對「視野好的地方」起了興趣,自然也沒反對。

  於是當四人各自解決完手中的薄餅後,便一同走出了休憩的小公園。

  和初次參加的兩名學生不同,雪艾和希羅達明顯對流光祭和虛空之所熟悉的多,自然地便走在前頭帶路。一路上除了跟他們介紹沿路的巷道與景象外,也推薦了不少價格實惠又品質好的店家。

  「等你們升上三年級,有能力外出打工賺錢,又想練高等魔藥學的話,可以考慮來這間藥草鋪。」路過一間擁有一面落地櫥窗、外觀明亮簡潔的店鋪時,希羅達推薦道,「這家店的藥材都不錯,而且潘德拉的學生來有優惠價。」

  「這家跟咱們的關係還不錯。」望了眼藥草鋪,雪艾補充道,「算是長期合作了,在交易上可以放心。不過有的地方就要注意了,有些品德不良的店會惡意坑騙不懂行情的學生,別隨便亂買東西。」

  最後一句話,雪艾是壓低聲音提醒兩名學生的,希羅達在一旁附和地頷首,以動作支持同伴的叮嚀。

  東方不禁想起上次從夜琉的二手小店買回來的書,那本「銀川的時間碎片」此時還跟他從圖書館借回來的書籍堆在一塊,暫時還沒有充足的時間看。

  ……他這應該不算亂買吧?

  「其實學生手冊裡面有虛空之所的地圖,上面就標了一些友善、或是跟潘德拉有合作的店家,你們可以參考那邊。」希羅達接著說。

  「啊,這個我知道。」奈西芙顯然知道希羅達指的是什麼。

  「吾記得開學時都有提醒大家要看完學生手冊的。」希羅達說著,望向東方,「白鳥他們有跟東方說嗎?」

  「……有。」被這麼一提及,東方才想起來這件事。茶會時安瑟莉學姊確實有提醒他一定要看完學生手冊,但他忙著忙著就不小心忘記了。

  ……他回去就拿出來看,絕對放在課外讀物之前。

  東方還在緊張,所幸希羅達並沒有追問下去,而是又提醒道:「這邊這一帶的店家名聲都不錯,治安也比較好,但往右邊再過去幾條街就會到比較危險的黑市一帶,你們千萬不要過去,很危險的。」

  「如果惹上麻煩,校方也會讓你們很麻煩的。」雪艾接著說。她的語氣輕鬆,但內容可一點也不,「大概就是個你們讓咱們不愉快,咱們也不會讓你們愉快的概念。」

  四人一邊閒談,一邊又拐入了另一條販賣小吃的路。雖說最終的目的地是觀看流光的秘密景點,但在那之前,他們打算先買些點心和飲料帶著吃。

  花了點時間買了一些各自想吃的點心,在接近街道末端時,四人在一攤有些特殊的糖葫蘆攤子前停了下來。

  「這位可愛的姑娘,有沒有興趣來玩個小遊戲呀?」在雪艾打量著攤位上的價目表時,笑得宛如慈祥大叔的老闆主動搭了話。他伸手指了指擺在一旁桌上的瓷碗示意,裡頭裝著三顆骰子,「一樣一串的價錢,我們扔骰子比大小,贏的話買一送一,平手原價,輸的話就沒有了。」

  「扔骰子嗎?好哇,就讓咱來試試!」聽了大叔的說明,雪艾可說是躍躍欲試。她一邊掏錢,一邊信心滿滿地向身後的兩名學生說道:「這份算咱的,咱請客不用客氣!」

  聞言,大叔笑得一臉高深莫測。只見他一手攪拌著爐上的糖漿,另一手隨意地抓起骰子一扔,三顆最大能擲出十八點的骰子便華麗地出現了十七點,「哎呀,手氣還不錯,該妳了姑娘。」

  「老闆的運氣挺好的嘛。」雪艾咂了下舌,接著搓了搓手,「看來咱只好使出大絕了──希羅達,交給你了!」

  對於金髮少女這臨陣換將還理直氣壯的不負責任行為,東方和奈西芙表示目瞪口呆。

  「好的。」臨危受命的希羅達看起來一點也不緊張,「老闆,吾來擲可以嗎?」

  「當然可以。」大叔看起來也相當輕鬆愜意。

  得到老闆的同意後,希羅達湊近了瓷碗,抓起骰子便是一扔。伴隨著清脆的「框啷」聲響,三顆骰子皆在六點停下,最大值十八點更勝一籌,以著極微小的機率勝過了老闆的十七點。

  「喔?這位小弟的手氣也挺不錯的。」輸了的老闆也不難過,他笑瞇瞇地誇讚道,從架子上取了兩串糖葫蘆便遞給希羅達,「來,這是你的獎勵。」

  「謝謝。」希羅達道了謝,接過兩串糖葫蘆後轉手遞給雪艾,「給。」

  「先給他們吧。」指了指後方二人,雪艾乾脆地道。

  希羅達依言將糖葫蘆往後遞,換得了兩人一人一句謝謝。

  在這傳遞糖葫蘆的期間,雪艾又相當迅速地掏錢開了一局。這回老闆沒有再扔出誇張的十七點,但也是令人咋舌的十五點。

  握著骰子,自認手氣一般般的雪艾猶豫了。

  「吾想再試一次。」這回沒等雪艾開口,希羅達便主動出了聲。前者略作思考地瞥了瓷碗一眼,便爽快地交出了骰子。

  接過骰子的希羅達再度將之擲出,以著十七點的成績又贏了一局。

  順利地靠著希羅達的好手氣得到了買二送二的優惠價後,四人一人拿著一串糖葫蘆離開了攤位。

  咬著免費得來的點心,奈西芙讚嘆地道:「老師的手氣真好!」

  「當然,不瞞你們說,吾每次玩丟骰子比大小都贏。」希羅達回答道,對於這點看起來相當自豪。

  東方很想吐槽說這有什麼好驕傲的,但手中還拿著對方賺來的糖葫蘆,他作罷。

  「好厲害!」奈西芙語帶佩服地道。

  「說到這個,希羅達的手氣是真的很好。」雪艾接口,「咱的手氣向來都是一般般而已,不算太好……嗯,但是也不算太差,這樣也沒什麼不好的。」

  「帝的手氣就很差。」希羅達毫不猶豫地賣了自家同伴,「吾等每次玩抽鬼牌,不管最先鬼牌在哪裡,最後都一定會跑到他手上,所以他後來就不跟吾等玩了。」

  「每次都是他輸,這樣玩起來也沒什麼意思。」雪艾感嘆道:「真不曉得他的運氣都跑到哪裡去了,每玩必輸真是慘的誇張。」

  「老師們空閒的時候也會玩牌呀?」奈西芙有些意外地問。

  「對啊,總要有放鬆的時間嘛,順便可以解決一些不好分配的事務。」雪艾眨了眨眼,笑得有些神秘,「上課歸上課、休息歸休息,別看老師們平時上課那樣,私底下可是另外一回事呢。」

  「吾等也有自己的生活。」希羅達補充。

  奈西芙語帶好奇,「老師們在潘德拉教書很久了嗎?」

  「很久了呀。」雪艾回答,語氣有些感嘆的意味,「希羅達的資歷雖然比咱短,但也滿長的了。哎,可別看咱們長的年輕,其實都是上百年的老人啦。」

  說著,她伸手拍了拍兩名學生的肩膀,意味深長地道,「你們都還年輕,要好好過生活啊!」

  發出了老人一般的感嘆後,雪艾沒等兩人做出回應,指著一旁的小路又說,「你們還有想買什麼吃嗎?沒的話我們要去賞流光囉。」

  口袋不深的兩名學生自然是搖了搖頭,希羅達拎著手中的小零嘴,也沒有再買的意思。於是雪艾便帶頭鑽入了小巷,熟門熟路的拐了幾個彎,遠離了充斥著人潮的街道,來到一座地勢較高、設立有步道的樹林外。

  「從這邊往上算是比較偏僻的地方了,有些隱蔽,觀光客大多都不知道。」雪艾領著眾人往樹林間的步道走,一邊說明道,「這裡算是咱們的秘密基地,要不是之前有位朋友帶咱們來,咱們也不會知道這個地方。」

  沿著步道往上走,因為周遭沒有設立照明,一行人走得相當小心。事前有所準備的雪艾和希羅達一人拿著一顆會發光的淡金色小球,各自負責了帶頭與壓後的照明工作,奈西芙和東方則是並排走在中間。

  爬了約五分多鐘的坡道,四人來到了位於山坡上的一處小平台。

  鋪著老舊石磚的場地不算大,鄰近坡道的一側立著木製的欄杆,周圍的樹林在微風的吹拂下發出細碎的聲響,整體而言這是個寧靜的小空間。

  而在離欄杆有些距離的地方架設了數張石製的長椅,雪艾率先在椅子上落坐,並抬手招呼其他三人一塊坐下。

  隨意找了個位置坐下,東方暫時無心去管手中的食物,而是被眼前的美景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

  點點白金色的光芒自天頂墜落,劃出了一道道璀璨的光芒,虛空之所罕見的夜色與流光相互輝映,形成了令人難以忘懷的美麗景象。

  ──三年一度、總是吸引大量人潮的流光祭,能夠作為一個著名祭典而流傳下來並不是沒有原因的。

  「很漂亮,對吧。」在他身旁坐下的希羅達搭話道,「吾等幾乎每次都會來看,一直下來也看了好幾次了,但每次都還是覺得好漂亮。」

  「是啊……這真的很漂亮。」東方打從心底同意。

  能看見這樣的景色,他也算是不虛此行了吧。

  坐在前方椅子上的雪艾率先拆了買來的甜食,並主動招呼了其他人過來吃。但東方對甜食不太有興趣,希羅達暫時也沒有移動的意思,唯一雙眼放光湊過去的就只有同樣興致高昂的奈西芙了。

  於是,前方的兩名少女快樂的分食甜點,後方的兩人則默默欣賞著風景。

  「話說,希羅達。」望著漫天的流光墜落,東方有些遲疑地開了口,聲音不大,「之前白鳥學姊說我的狀況比較特殊,所以我比其他同學晚入學,也不記得自己過去的事……所謂的『意外』,還有我過去的事,你能告訴我嗎?」

  希羅達似是愣了下,他有些侷促地望向東方,張了張口,幾秒後才吐出了句子,「……關於『意外』,簡單來說,吾在接到你的時候,你的靈魂有所損傷,而你的記憶缺失也是治療留下的後遺症。至於東方你的過去……吾不會隨意查看學生們的過去的,所以也不是很清楚。」

  「這樣啊……」聽到後句,東方不免有些心情低落。

  「但是──」希羅達坐直了身子,「吾想,或許還是有機會找回來的,畢竟那是東方你的過去,那些是屬於你的真實……吾、吾會幫你一起想辦法的!」

  「謝謝。」聽出對方話裡的真誠,東方勾了勾嘴角,道了謝。

  「其實吾應該跟你道歉。」希羅達捉著衣服下襬,有些緊張不安,「如果吾的力量再成熟一點,或許你也不會失去記憶了……」

  東方沉默了下。對於遺失過往的記憶這件事,雖不是時常糾結,但提及時還是不免感到掛懷。這事就像一根埋在心裡的刺,平時不會注意,但偶爾還是會感到刺痛。

  從進入學園以來,各種事情便占滿了他的生活,新奇的環境、急需補強的課業,他一直都沒能好好靜下心來思考自己的事,也沒能好好面對他不曾承認過的,對於自身的迷惘和未來的不知所措。

  這也許是個契機吧。

  也許他沒有辦法這麼輕易地說不再介意,但是,一直因為這點而搖擺不定,甚至只是隨波逐流地生活著……對於這終究是「重生」的生命,或許有些可惜了吧。

  『會來到這裡,不只是學園選擇了我們,也是我們選擇了這個機會,沒有人例外。而你之所以會在這裡,原因只有你自己知道,困惑的話,就試著自己把它找出來吧。』

  『過去的事情就是過去,已經無法改變了。既然能夠在這裡重獲新生,與其糾結於過去,還不如好好活在當下。』

  他不禁回想起剛入學時白鳥對他說過的那番話,以及不久前奈西芙帶著期盼所言的語句。

  莫名的,東方突然覺得有些輕鬆。

  既然過往的他選擇了這個活下來的機會,那麼,現在的他自然得好好活著,這樣才不愧對於以前的自己,對吧?

  『這還差不多。』

  他聽見安羅西亞突如其來的感嘆,微微一愣。自家器靈平時也不常說話,不說話又沒存在感,上次出聲還是不久前鄙視他的願望太過淺薄,一時間他倒是沒料到安羅西亞會做出這樣的評價。

  『比起老是想著課業啦進度啦之類的事,你確實該多關注一些其他的事情,視野放廣一些也好。』像是讀懂了他的怔愣,安羅西亞又道,『失去過往的記憶又如何,現在的你還不是好好地活著,你就是你,本大爺的契約者可不能一直都是這副德性,只是隨著周圍的變動決定目標,沒有自主。』

  東方有些訝異,最後只是認真而又誠懇地應了聲。

  他抬頭望向了流光灑落的天空,似是在自言自語,也像是在對一旁不安地等待他的答覆的希羅達說道。

  「我的過去總能找回來的吧。況且,就算短期內沒有辦法,現在的我也不能一直因為這件事而徘徊不前,得好好過生活才行。你也不必道歉,畢竟這也不是你造成的吧?」

  希羅達愣了下,隨後低低「嗯」了聲。

  東方偏頭望向了希羅達,「不管怎麼說,接下來如果有需要,也麻煩你了。」

  希羅達望著他,像是在思考地靜默了幾秒後,嘴邊綻開了一抹淺笑。

  「好的。」說著,他伸出了手,相當認真的道,「那麼,接下來也請多指教,東方。」

  「嗯,請多指教。」東方伸手回握,嘴邊勾起了相仿的微笑。

  一行人一邊賞流光一邊吃點心,不知不覺間也是一個小時過去了。記著還要跟同學們會合,奈西芙和東方便先表明了離開的打算,為避免學生們找不到路,雪艾乾脆也收拾了下環境,和希羅達一起領著兩人離開了。

  回到了熱鬧的街道區,雪艾和希羅達確認了兩人知道該怎麼走後,便先打著要替其他同伴帶宵夜回去的名義告別了他們。

  確認了下方向,東方和奈西芙看了看時間,便沿著街道往預定好的集合地點走去。他們約在了返回學園的傳送區附近,兩人抵達時,已經有幾名學生在了。

  「東方,奈西芙!」看見他們的一位男學生招手喊道,奈西芙跟著揮了揮手回應,東方則注意了下回來的有誰,其中見到了他比較熟的葉黎元和華爾夏。

  他突然想到來時對於奈西芙和華爾夏關係到底好不好的疑問,趁著他們離同學們還有一段距離,東方好奇地問了。

  「你說我跟華爾夏那傢伙?」聽了問題,奈西芙挑起眉毛,重重地哼了聲,「那傢伙就是個大傻蛋,看他犯蠢,不嘲諷個幾句可不痛快!」

  「呃,所以你們感情不好?」東方頓了下,又補充道,「今天看到你們一起出來,我有點意外才這麼問的。」

  「嗯?也不是看到他就想讓他滾的程度啦,沒那麼差……」奈西芙雙手環胸,像是在思考該如何解釋的蹙起了眉,「畢竟再怎麼看不順眼,都還是同學嘛。」

  有些似懂非懂,東方含糊地應了聲,決定不再細問他們這有些詭異的相處模式。他隱約記得葉黎元曾說過,他們這樣只是有點吵,除外沒什麼問題之類的話。

  搔了搔臉頰,東方得出了和眾水之院一年級生們相同的結論──他們倆鬥嘴時就放著讓他們吵吧,反正一會兒就好了。

  又花了點時間等所有人集合完畢,一行人便返回了潘德拉學園。回到宿舍後,葉黎元將特地帶回來的宵夜給了沒參加流光祭的億嵐,便和東方輪流洗了澡。

  當東方從浴室出來時,發現也出門去逛流光祭的尼奧回來了,此時正和其他兩名室友坐在矮桌旁,桌上還擺上了葉黎元泡的茶。

  「這麼晚喝茶,不怕睡不著?」跟著在矮桌邊坐下時,東方看著仍冒著熱氣的茶杯,疑惑地問。

  「種類不一樣,這種有安神助眠的效果,喝了晚上好睡覺。」葉黎元說著豎起了大拇指,「要不要來一杯?」

  「好啊,謝了。」

  接過茶杯的東方默默喝著茶,尼奧和葉黎元聊得正歡,前者暫時沒有要去洗澡的意思,億嵐則是一邊吃著宵夜──他自己私藏的點心,葉黎元帶回來的已解決完畢──一邊分給大家吃,偶爾好奇地插幾句話。

  東方聽著,不知不覺也加入了聊天。幾人聊了一陣子,尼奧便打算先去洗澡,有些累了的東方也打算先去休息,便先將杯子拿去洗,順便刷了牙。

  「話說東方,你今天看起來心情不錯。」

  當他將洗好的杯子放回桌上時,葉黎元雙手撐著下巴,笑嘻嘻地對他這麼說。

  東方微愣,「……是嗎?」

  葉黎元只是笑,也沒再多說什麼,他動手將茶壺中剩下的茶倒入自己的杯子裡,「等等我也該睡了,東方晚安啦。」

  「……晚安。」

  躺上床鋪,東方對於葉黎元突如其來的這番話感到有些狐疑。或許是想通了一些事,他的心情確實不錯……但是很明顯嗎?

  想想也沒能得出結論,加上實在有些睏了,東方索性也不再思考,沒多久便迷迷糊糊地進入了夢鄉。

  當晚,他做了一個有著璀璨星空、溫暖平和的夢。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