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覺自己像是漂浮在水中。

  說是「像」,是因為我並沒有感覺到窒息之類的感覺。在幾乎感覺不到外界的情況下,我一度感到緊張、慌亂,卻又不可思議的平靜下來。

  這裡……是哪裡?

  在黑暗中,我困惑而迷惘。無法辨別時間的流逝,但隱約地,我開始聽見了細碎的聲響、斷斷續續的語句。

  「父□□人……儀式,□□一定□□行嗎。」

  「□□□□,莉兒,這是我們□□□□一家所背負的,屬於我□□脈的榮耀□□務,作為□□中的祭品候選,妳們□□□□□□。」

  「……我明白了。」

  是父親大人和姊姊的聲音?

  我試圖睜開眼,但望見的仍是一片黑暗。那些聲音似是來自於四面八方,我無法明確辨別出它們的來向。

  「艾歐,我想請□□□一個忙。」

  「只□□我能做到的,屬下□□□□。」

  「我希望你可以幫我□□□□,讓□□□祭品。」

  「但是、莉□□姐──這樣的話,芷□□□她──」

  是姊姊跟艾歐?怎麼回事?

  勉強捕捉到一個大概的方向,我試圖擺動手腳,想更加聽清那些話語。我不確定自己是否在移動,但那些聲音確實如我所望地越來越清晰。

  「這是我深思過後所做的決定……我已經決定好了,你只要照我說的去做就可以了。」

  「……屬下遵命。」

  我聽見艾歐的聲音帶著壓抑,像是在隱忍著什麼。

  我無法確定他們在說些什麼,但是……但是,艾歐和姊姊,姊姊曾經命令了艾歐什麼嗎?

  極欲知道真相的我嘗試著往前,在昏暗的視野中勉強捕捉到了一絲微光……是那裡嗎?

  像是呼應,那抹白光無預警地盛綻,剎那間佔據了我整個視野。我反射性閉上眼,再次睜開時,眼前的景象已不是虛無的黑,而是……家裡的書房?

  「艾歐,你來了啊。」

  聽見熟悉的清澈嗓音,我抬眸望去,映入眼簾的是坐於平時習慣的座位的姊姊、以及邁步踏入書房的艾歐。

  「別露出這種表情……這是我的決定。」

  一邊將桌面上的淡紫色信紙妥善摺好,姊姊露出了微笑,一邊說道。

  將信紙置入信封、封上封口,姊姊放下信件,望向艾歐後語氣認真地續道。

  「如果,我和芷兒之間一定要有一個人成為祭品……那當然得是我了。我想讓芷兒活下去,我希望我最親愛的妹妹,可以繼續活下去。」

  「所以艾歐,我需要你幫我。」

  「芷兒的能力一直都比我強,也比我更擅於戰鬥。如果她願意,我要在台上落敗並不難;如果她願意,在那樣的舞台上……她想做到失手戰敗,恐怕也不是不可能。」

  「我不敢賭……艾歐,我怕我做不到,我怕我只能眼睜睜看著芷兒『輸掉』,看著她成為祭品……我不希望這樣。我得做些在儀式與決鬥以外的事,讓芷兒無法成為祭品,我必須確保一切萬無一失。」

  「我會讓她離開家裡,我知道她會的。你只要幫我絆住她,讓她在儀式那天不會回到家裡就可以了。」

  「一切,就拜託你了,艾歐。」

  我輕咬下唇,有那麼瞬間,儘管心裡曉得事情已無法改變,我仍希望艾歐此時吐出的是拒絕的話語。

  然而,事情終究已成定局。

  「──請放心交給我吧,莉兒小姐。」

  最終傳入耳裡的,是艾歐帶著某種覺悟與認真的應允。

 

 

 

 

  當我回復意識時,一切已塵埃落定。

  我坐在自己房間的床鋪上,身旁的侍女似乎說了什麼話,但我無法理解,只有她在我的追問下回應的那句「儀式已在昨日順利進行完畢」,不停地在我的腦海裡迴盪。

  姊姊讓她的侍女帶著她大半力量的具現體前往海薩爾城,自己則留在城內,為的是要將我引開,並讓艾歐絆住我,好讓她自己能順勢成為祭品。

  她知道我暗自計畫著什麼、知道在決鬥時能主導戰局的我會怎麼做,所以為了改變「結果」,她選擇了這麼做。

  但是,為什麼?我不懂……

  我本想去找艾歐問個清楚,但卻找不到他,問過父親後才知道他送我回來後請了個長假,暫時不在夏斯卡爾本家。

  我彷彿跌入了迷霧之中,尋遍不著那最終的答案。

  但是,真的是這樣嗎?

  仰躺於床鋪上,我閉上眼,深吸了一口氣。

  翻過身子,我伸手從床頭櫃上撈過了淡紫色的信。這是姊姊最後留下來的信,現在再回頭來看,或許,這封信內已經記下了姊姊之所以這麼做的原因。

  「所有的事……我為了今日所做的所有事情,包括欺騙了你,我並不後悔。只不過你擁有知道真相的權利,所以,我將告訴你一切。」

  姊姊既然這麼寫了,那麼,這封信裡肯定留下了原因,只是我仍未找出來罷了。

  吐出一口氣,我緩慢地打開信封、抽出信紙,再次讀了遍那些我已看過數次的內容,最終,我將視線定在每一行字的最前頭……心裡猛地浮現的某個猜測,讓我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芷兒小姐!」

  我跳下床鋪、奔出房間,將侍女驚慌地呼喊拋在後頭,直接來到了書房內。姊姊向來喜歡閱讀各類學識,因此也學了許多異國的語言,如果我沒猜錯,她早就在信件裡留下的話語,其實是以那樣的形式──!

  顫抖著找出了我想要的書籍,我顧不得周遭,僅是快速地查閱著內容。這本書是某種語言的學習書,或許,我能在這裡找到解答──

  猛然頓住了翻頁的動作,我瞪大眼,望著其中熟悉的一行字,再也撐不住地跌坐在地。

  姊姊留下來的訊息,真正能夠解釋一切的這句話。

  她留在信裡的。由每行字首拼出來的。

 

  ich liebe dich

 

  「我愛你」

 

  我緊緊抱著書本,視野不受控制地變得模糊。蜷縮起身子,我再也無法克制地,大哭了起來。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