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盤踞在城外的前一日。

  穿過荒涼的平原,駕著可爾達的琵思琳一路繞過了成群的獨眼巨狼,那些兇猛的魔獸就像沒看見她似地,任憑她往平原彼端的永夜之地前進。

  在狼群失控、並對隊伍造成大量殺傷時,快速反應過來的她除了自保外,也不忘將注意力投向四周。觀察了這麼多天的她仍是等到了異狀,這也表示,一直只是低限度干涉的那名少女,終究還是按捺不住、打算出手了。

  她忍不住輕嘆。

  本不希望事情演變到她必須介入的情況,然而事到如今,她還是必須盡自己的本分,去找在仍藏在幕後、卻將事情導致現狀的那位談談了。

  至於隊伍裡的其他人……她沒有義務插手保住他們,更何況那些人中,她唯一稱得上熟識、也在乎的就只有那對以青鳥為名的兄妹了。也因此,在離開以前,她俐落地抽出了兩張符紙拋出,任憑它們在飛散至半空中後自行化為了小巧的紙人形,便頭也不回地駕著可爾達快速離去。

  手裡捏著散發著淡淡白光的符咒,琵思琳最終在一處懸崖峭壁旁停下。她知道再往前、越過這座峽谷後便會開始進入永夜之地的範圍,但她沒有打算再往前進。

  因為她想找的「那位」就在此處,像是早已知曉她的到來般地等待著她。

  背生漆黑雙翼的少女昂然而立,一身漆黑衣裙、頭蓋同色黑紗,僅有側邊一枚銀色的花飾點綴。少女的面容蒼白,紫晶般的眼裡帶著陰鬱和敵意,她瞪視著俐落下了座騎的琵思琳,在望見她手中捏著的符咒時,眼中染上了一抹警戒。

  「妳是……『符』。」少女率先啟口,她輕聲說道:「神的使者,七衛之一的符。」

  「妳知道符,那麼,或許妳也知道我為何而來,祈夜小姐。」琵思琳回應,她彎身向少女行了個禮,「我是現任的『符』,琵思琳。」

  「我的答案仍與當年相同,我認為現在這樣很好、我無罪,錯的還是那些人類。」少女語氣強硬地道,「神的衛士,不要插手這裡的事情。」

  「前任的符於當年帶來了選擇,妳也給予回應,我們尊重妳繼續作為『半者』的決定,也不會再干涉。這是符的原則。」琵思琳的語氣依然平穩,絲毫沒有因少女敵視的態度而有所改變。她伸手於半空中一抹劃,兩指間夾住一張散發著淡淡螢光的符紙,「今日來此,為的正是妳破壞平衡之舉。今日以前的妳干涉不深,所以我只是在觀察,然而妳今日的舉動就像是要全面開戰……棲於永夜之地的半者,為何要協助狼群、甚至打算襲擊人們的城鎮?」

  「是人的錯。」祈夜冷笑,「該受懲戒的是人,牠們是無辜的、是受害者!若非卑鄙的人類使計傷了狼后,奪走、甚至殺害了狼崽,牠們又何必震怒而傾巢而出,為了替失去的幼小生命們復仇?」

  「此言為真。然而,在來見妳之前,我已與凝晶鎮的鎮長會面過,他告訴我鎮上的人們並未破壞平衡,他們只會以正當防衛為前提,阻擋來襲的狼群。」琵思琳瞥了眼手中的符,「而此言也並非虛假。如今組織起來、與魔獸戰鬥的冒險者們,也是為了阻擋妳所協助的狼群們。」

  望向了琵思琳手中的符紙,祈夜知道那是能應證是否說謊的符,所以她只是輕哼了聲,「說不定是他不知道而已啊,又不能證明不是卑鄙的人類瞞著他們偷偷來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妳更不應該讓幫助牠們無差別攻擊。」

  「狼群的憤怒不會輕易平歇,直至讓人類償命為止!」她語帶怒意的低嚇道,「這是人類的罪!是人類的錯!要說狼群的復仇是破壞平衡、而讓妳符之衛士前來施予制裁──我不服!」

  琵思琳正欲開口,祈夜卻憤怒地打斷了她,「妳可曾親眼看見,被人類殺害的狼崽死狀是何等悽慘?那些都只是如此幼小的生命,卻被卑鄙無恥的人類──他們必須付出代價!」

  「就算如此,這也是狼群與人類之間的事,身處局外的妳不應挑起爭端。」望著憤怒的少女,琵思琳仍是維持平靜的語氣做出說明,「若今日只單純是狼群對人類展開報復,我不會插手。」

  「哈!」祈夜冷笑,「妳要我看著牠們為了復仇,卻也反遭殺害?這種事情我做不到!」

  「既然妳如此堅持……我明白了。」撤去測謊用的符,琵思琳眨眼間又抽出一張符紙,「這是隱匿用的符。我不贊同妳用這樣的方式幫助牠們,但也不會讓牠們懷抱恨意卻無法報復,所以……我給妳一個選擇。」

  在祈夜帶著疑惑與警戒的注視下,她道:「妳願不願意,親自踏入人類的城鎮,去找出殺害狼崽的兇手?比起這樣無目標的攻擊,如果能找到真兇,或許對狼群來說也比較好吧。」

  祈夜訝然地瞪大了眼。

  驚訝過後,她很快地冷靜下來,思考起琵思琳的提議。她確實不喜歡人類,也認為卑鄙無恥的他們理應接受報應,然而狼群在失去狼崽、狼后受創後確實可說是元氣大傷,比起無差別的復仇,找出兇手再除掉他會是個比較保險的作法。

  垂下眼睫,在評估了優劣後,她才重新望向耐心等待答覆的琵思琳。

  「神的衛士、七衛的符,我願相信妳不會偏袒任何一方,因為妳是神的使者。」祈夜低語,「狼群已準備好要為他們的孩子復仇,今日傍晚將會集結於鎮外。而我已承諾會幫助牠們……但是,三天,我可以說服牠們等三天,待三日一過,黎明來臨之時……人類,就要承受他們應得的惡果!」

  「那麼,協議成立。」琵思琳說道,「只不過,作為給牠們的交代,能請妳帶我去見見狼王嗎?」

  祈夜微訝,接著明瞭的頷首,「可以。」

  少女張開雙翼,踏步竄上空中,琵思琳則重新騎上了可爾達。由飛在空中的少女領路,兩人的身影一同往峽谷彼端前進。

  ──然而她們都沒有注意到,在離她們所在之處有些遠的彼方,有兩雙眼睛將她們的動向全看在了眼裡。

  「哎呀,看來事情變得有趣了點。」

  面容年輕的女子放下了望遠鏡,感慨地這麼說道。她蹲立在崖邊,紮成高馬尾的棕紅髮絲隨風飛舞著,在她身後,站立著的男子露出微笑,語氣輕快地附和。

  「是啊,居然連七衛都驚動了,這次要是沒能好好收尾,說不定會被狼群吃掉呢。」

  「放心啦,哥哥,想吃掉我們的人可是連墓碑都不會有。」女子站起身,伸了個懶腰,「不過七衛的話,還是盡量避免接觸比較好,畢竟也算是她的同伴,不能讓她太過困擾才行呢。」

  「不過好不容易等到魔女出來了,七衛卻跟她在一起……」男子思索著摸了摸下顎,「看來得等魔女落單才行。」

  「早點得手,然後閃人。」女子抬手,手指比出槍的形狀,「還有,可不能讓六芒星那夥人先搶一步,他們討厭死了。」

  「是啊……」男子跟著感慨,「他們真的是,討厭死了。」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