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著臉把賴床的少女踹醒,朝倉櫻現在很火大。

  昨晚自己和風易忙到凌晨三點多才睡,早上六點又必須起床,這個早早就寢、幾乎沒怎麼幫忙的江雅茜居然睡的一臉幸福還給她賴床!

  朝倉櫻很火大,不過揉揉眼睛坐起身的江雅茜完全沒有發覺,栗子色的頭髮東翹一根西翹一根,這名少女完全就是一副睡了個好覺剛起床的幸福模樣。

  「早安啊,櫻姊姊。」江雅茜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完全無視了朝倉櫻的糟糕臉色。

  「……早。」朝倉櫻覺得自己實在很難再對這名總是十分「單蠢」的少女發脾氣,她垮下肩,無奈一嘆,「快去吃早餐吧,等等學園的人就會過來了。」

  聽到朝倉櫻的話,江雅茜完全清醒了。

  「我馬上去──!」

  今天學園的人要來,她的學弟學妹、老師和同學都會來!

  思及此,江雅茜的心情甚好,她快速地更衣梳洗完畢後便快步跑至了一樓。

  作為年資剛邁入二位數的時空獵人,江雅茜是名活潑樂天、卻常常犯迷糊的年輕少女。她在一年前被調至這個位於湛星的小村落──鳴源村,與同學園出身的前輩風易一同在此執行任務,到目前為止的工作都相當順利,也自然地融入了這個小村子。

  「早安!阿易!」在餐桌旁坐下,江雅茜對著坐在餐桌旁翻著書的風易打了聲招呼。

  「早。」風易抬起頭,微笑著回應道。接著,這名少年轉頭望向了正從樓梯上緩緩走下來的朝倉櫻,「朝倉小姐,妳要的熱牛奶我放在這邊。」

  「謝了。」朝倉櫻在餐桌旁坐了下來,伸手將裝著熱牛奶的馬克杯拉近。

  比起總是能和任何人快速拉近關係的江雅茜,風易和朝倉櫻之前還是有著幾分疏離感。

  朝倉櫻來到鳴源村只有一個月,對於這名名聲顯赫、實力高強的時空獵人,風易在和她來往之間不免帶有幾絲敬重。至於本身性子淡、不太重視交際的朝倉櫻,剛來到鳴源村時也是在待人處事上十分禮貌冷淡──雖然不到一個月就在和她快速混熟了的江雅茜面前原形畢露了。

  而她之所以會來到這個小村落,有很大一部份原因是為了接下來的校外實察。經驗豐富的她年資頗深,在接到靖魂眾本部的詢問之後,剛完成一件大型任務的她打著趁機休息的主意,便接下了校外實察負責人的任務。

  朝倉櫻半瞇著眼啜飲著溫熱的牛奶,就像一隻慵懶的貓咪。

  江雅茜咬著做為早餐的三明治,不時提出問題。

  「他們幾點會來啊?」

  「十點半左右,還有兩個小時。」

  「有多少人啊?」

  「八個學生,加老師和帶隊是十個。」

  「這樣啊,那──」

  「先把妳的早餐吃完,雅茜。」朝倉櫻插入了江雅茜和風易的一問一答,「有什麼事都等妳吃完早餐再說。」

  「好。」江雅茜應了聲,埋頭努力地把早餐解決掉。

  朝倉櫻半瞇起眼,繼續喝著她的牛奶;風易也重新低下頭,將注意力移回自己的書本上。

  短暫的安靜一直持續到江雅茜吃完早餐為止。

  「我吃飽了!」站起身,江雅茜將自己的盤子和杯子拿進廚房,快速清洗後回到餐桌旁,「我們現在有需要做什麼嗎?」

  「大部分的準備都搞定了,接下來就是等他們來了。」風易抬起頭,闔上書本。

  「只是要讓他們去調查『那件事』,該確認的我也檢查過了。」朝倉櫻放下手中的馬克杯,她輕撫著杯緣,說道,「該說他們是幸還是不幸呢……原本只打算帶他們見識一下基礎的巡邏與工作,卻剛好有事件發生。」

  「唔,山神祭的準備遭人破壞的事嘛……」江雅茜的笑容轉淡,看起來有些憂慮。

  「是啊,雖然我們的狩獵對象是以妖族為主,但還是順便讓他們了解,有時候還是需要關注其他事情的。」朝倉櫻意有所指地說著,她站起身,將空了的馬克杯拿進廚房,「妳不必太擔心的,雅茜。」

  鳴源村每到秋天都會舉辦向山神祈福的山神祭,以祈禱村民們的生活平安順利。但不知為何,今年的準備過程總是遭人阻擾破壞,祈神之舞的相關服飾遭人剪破撕毀、祭典的場地遭人惡意縱火。村民們對此皆感到很不安,就算加強巡邏卻也找不到兇手。眼看山神祭就要到來,在著手進行準備的同時,村民們的擔憂也日漸增加。

  「所以是要全部都交給他們處理囉?」江雅茜看著朝倉櫻走入廚房,詢問道。

  「我們也會關注這件事,明天開始由我們帶他們處理。」風易出言回答道。

  「這樣喔……」江雅茜想了下,幾秒的猶豫後,她還是站起身,「那,我先出去一下喔。」

  「好,早點回來。」

  江雅茜飛快地上樓取過自己的小背包和放在桌上的筆記本,在離開家門時喊了聲「我出門囉!」後便來到屋外。

  沿著道路走著,江雅茜一路上邊走邊和遇見的村民們打招呼。

  「大家都愁眉苦臉的……」喃喃地自言自語著,江雅茜彷彿感染了村民們的不安,心情也跟著低落了下來。

  「希望事情能圓滿落幕啊……」

  江雅茜的目的地是村長的家,要找的人是村長的女兒葉苡晴。

  除了要歸還前幾天和好友借的筆記外,她也想趁機探聽一下山神祭籌備的相關事宜。葉苡晴身為村長的女兒,不可能不清楚詳細情況的。

  搞不好還能打聽到什麼內幕呢!

  想到這裡,江雅茜又加快了腳步。

  比起愁眉苦臉,她還是比較喜歡看到大家快樂的樣子!

  所以就算是已經決定好要讓學弟學妹們來調查這件事,她也一定不會袖手旁觀的!

  一定要讓大家恢復笑容!

  他們幾人在鳴源村的據點位於山腳之下,離村子中心有些距離,但仍在她能接受的範圍之內。花了點時間後,她熟門熟路地在來過好幾次的屋子外停下。

  雖說是為了執行任務才待在這裡,但她和風易對外的身分還是當地鳴源高中的普通學生。至於朝倉櫻則是因為待的時間短,只是以江雅茜外地來的朋友做為自己暫時的身分。

  畢竟要在這裡生活,有太不合理的地方會讓人質疑的。

  「欸?苡晴生病了?」

  剛來到葉家並表明來意,就從村長口中得知葉苡晴生病的消息,江雅茜又是訝異又是錯愕地瞪大了眼。

  「是啊,她今天突然說身體不舒服,在房間休息。」

  站在門口,臉上露出無奈苦笑的女子正是鳴源村的村長紀雁晴。

  「這樣吧,筆記本我幫妳拿給她。」

  「好……謝謝阿姨。」

  告別了紀雁晴後,完全沒能探聽到消息的江雅茜失落地踏上了回家的道路。

  「……再過五天就是山神祭了,苡晴怎麼會在這時生病呢?」江雅茜自言自語著,「難道這也是想破壞山神祭的人所造成的?」

  江雅茜想著想著,再次體會到自己真的不是擅於思考的人。

  所以她決定求助於自己的好夥伴。

  加快腳步跑回家後,江雅茜直接跑上了二樓,躲進自己的房間。

  看見那名栗子色短髮少女連招呼都不打就直接衝上樓,從廚房走出來的朝倉櫻一邊撕開手中棒棒糖的包裝,一邊看著江雅茜的身影消失於視野中。

  江雅茜確實地鎖上了門,坐在床鋪上伸出了手,大量的水氣頓時凝聚於她的掌心內,接著變化成了長弓的形態。

  「香瑩?妳醒著嗎?醒著的話就應我一聲。」

  隨著江雅茜的話語,長弓再度改變形態,化作一名小女孩佇立於江雅茜面前。

  女孩有著一頭蓬鬆的金色短髮,一雙無精打采的碧色眸子;她的身上穿著的是一襲白色的小洋裝,腳下踏著的是米色的圓頂小皮鞋。

  江雅茜的器靈香瑩打了個呵欠,隨即爬上床坐在江雅茜旁邊,一把抱住她的手臂後便往她的身體一靠,閉上眼睛。

  「香瑩!我叫妳出來不是讓妳睡覺的啊!」江雅茜搖了搖香瑩,深怕對方會就這麼睡熟,完全忽略她這個契約者叫她出來的原因。

  嗚……她的器靈什麼都好,就是愛睡覺這點不好啊!

  香瑩心不甘情不願地睜開眼,向江雅茜投以「有什麼事快說我要睡覺」的眼神。

  見對方睜開了眼,江雅茜連忙將山神祭的事告知香瑩。

  聽完後,香瑩瞇起眼睛思考了下──雖然看起來就像是快睡著了一般。

  「不用急,等他們來再調查。妳只要注意有沒有哪裡不對勁就行了。」香瑩的語氣輕柔緩慢,彷彿昏昏欲睡,「有時候,外來者可以看見我們當地人看不見的東西喔。」

  語畢,香瑩打了個呵欠,身形散成了水氣消失。

  「唔……既然香瑩都這麼說了……」江雅茜蹙起眉,歪著頭,「那,應該沒問題吧?」

  她搔了搔臉頰,思索了下後便乾脆不再想了,剩的就等學弟妹們來再說吧!

  江雅茜的個性向來如此,就算有什麼麻煩或困擾的事,她也能很快就振作起來,並恢復平時樂觀開朗的模樣。

  「好,我也要來準備迎接學弟妹們才行!」

  露出了大大的笑容,她飛快地跳下床,興致勃勃地來到了書桌旁,很快便從房間裡找到了自己需要的道具,埋頭苦幹了起來。

  倚在門外牆邊的朝倉櫻側耳聽著房裡的動靜,隨後一勾嘴角,邁步下了樓。

  ──兩個小時後。

  朝倉櫻來到屋子後方的小倉庫外,隨手拉了張小板凳在距離倉庫的小木門外幾尺的地方坐了下來。

  風易站在朝倉櫻旁邊,看著前方舉著一面寫著「歡迎光臨鳴源村」的大牌子的江雅茜苦笑著。

  至於目前心情十分亢奮的江雅茜,則是舉著手中的歡迎牌,笑臉盈盈地望著木門。就在木門自行開啟的那一剎那──

  「各位學弟學妹!歡迎來到鳴源村!」

 

 

 

 

  剛從籠罩一切的白光中脫離,眾水之院院生們首先聽見的便是這麼一道開朗的少女嗓音。一名栗子色短髮少女正揮舞著一塊寫著「歡迎光臨鳴源村」的牌子,她的後方則是一名坐在板凳上的藍眸少女和一名短髮少年。

  首先認出那名栗子色短髮少女的是希羅達,「好久不見,雅茜。」

  「老師!」

  江雅茜高喊著拋掉手中的牌子,衝上前一把抱住希羅達。她完全沒發現被自己扔出的牌子差點砸到後方的朝倉櫻。至於被牌子攻擊的朝倉櫻則是淡定地伸出左手食指,指尖竄出火焰便直接將牌子化為灰燼。

  「好久不見了!老師最近過的怎麼樣?如果有人欺負你一定要跟我說喔!」歡樂地抱著對方,江雅茜笑容燦爛地道。

  「吾最近過的還不錯,沒有人欺負吾。」希羅達回答道,完全不在意自己身上可說是掛著一個人,或者可以說他已經習慣了。

  由於身高差的關係,江雅茜看起來就像是掛在希羅達身上。

  拍了拍對方示意她放開自己,希羅達看向江雅茜後方的朝倉櫻和風易,「你們好,朝倉小姐、風易先生,吾是水之院的院長希羅達。接下來這幾天就麻煩你們了。」

  朝倉櫻從板凳上站起,她先是和希羅達輕輕頷首作為招呼,接著打量起他後方的幾位學生,數秒後平靜地道:「用不著客氣,放輕鬆吧。這幾天你們就住這裡,伙食風易會負責,要觀光可以找雅茜,至於我,我是你們這次校外實察的主要負責人,朝倉櫻,你們可以直接喊我朝倉或是學姊,我是火之院畢業的。另外,雅茜是水之院的,風易是風之院的。」

  朝倉櫻頓了頓,讓他們吸收這段資訊,「等等會告訴你們校外實察的相關事項。先進來吧!」

  朝倉櫻領著學生們進入屋內,一旁的風易補充道,「這間是後院的屋子,只有基本設施,前幾天我們打掃過了。」

  「我們住前面那棟,有廚房跟客廳!」江雅茜接著道,她笑臉盈盈,抬手指向前方示意,「晚上無聊的話也可以過來玩!」

  進入屋內,一行人首先看到的是個小客廳,左側是一張白色的木桌,附有六張椅子;沿著走廊往前,左右兩側和正前方各有一間房間,房門沒有關,可以看見左右兩側是四人房,正對面則是一間雙人房。

  「三間房間,男生一間、女生一間,老師跟白鳥住最裡面那間吧。放完行李後到前面的屋子來,麻煩你們在十分鐘內解決。」朝倉櫻說完,回身拉著還想湊熱鬧的江雅茜便往外走去。

  「咦咦?櫻姊姊為什麼要拉我──」

  「沒有為什麼。」

  「屋裡的設備我們都檢查過了,有什麼問題,等等都可以再跟我說。另外,房間和屋子的鑰匙在桌上。」

  說完,風易輕輕頷首,便跟著往前院去了。

  三人走後,希羅達看向眾學生們,出言招呼大家行動,「好了,大家趕快把行李放好吧!不要讓朝倉小姐他們等太久。」

  很快分好了房間後,東方跟著其他三名男生一同進了左側的房間,房內設有浴室,至於床位則是兩張雙人床。

  房間不算太大,兩張床是併靠在一起的,左右兩側皆貼著牆,僅留下不大的空隙。

  迅速劃好了床位,四人放了行李便出了房間。希羅達和白鳥已經在外頭等了,女孩們則是晚了幾分鐘才出來。

  集合完畢,他們便動身往前屋走去。

  前屋的門沒有上鎖,顯然是為了他們而留的。他們魚貫入房,進入了屋裡的客廳之中。

  朝倉櫻坐在沙發上,江雅茜則在廚房裡不知在忙些什麼──廚房裡傳來的乒乓聲響實在令人不得不在意,剛從樓梯上走下來的風易注意到立刻臉色大變,衝進廚房阻止江雅茜的動作。

  「雅茜!妳在做什麼!」

  「泡茶啊,總要準備些東西招待客人嘛!」

  「那請問妳現在這是在幹嘛……別把茶葉加進去啊!茶葉和熱水不是一起煮的!」

  「啊?是這樣喔──啊,掉進去了。」

  「……」

  「唔,應該沒差吧?」

  「……茶我來泡,妳先去客廳吧。」

  「我可以幫忙啦!不然……啊,我記得櫃子裡有餅乾……嗚啊啊啊啊!」

  「雅茜!妳上次又把東西隨便往櫃子裡塞了對吧!」

  「嗚嗚……我有計算角度的,理論上應該不會垮下來呀……」

  朝倉櫻默默地從口袋撈出棒棒糖,撕開包裝塞進嘴裡,對於後方廚房內的騷動完全充耳不聞。

  等到幾名學生各自找了位子或站或坐,又等了幾分鐘,一臉疲憊的風易和端著茶壺茶杯的江雅茜才走出廚房。

  「大家請喝茶!」江雅茜邊說邊拿起茶壺和茶杯。

  然後下一秒──

  「嗚啊啊啊啊啊!好、好燙啊!」

  「……我來弄,妳去旁邊坐!」

  朝倉櫻仍然是面不改色,彷彿對此早已習以為常。她快速攔截了第一杯茶,抽出含在嘴裡的棒棒糖便放進茶杯裡攪了攪。

  「……朝倉小姐,茶真的不是這樣喝的。」

  「就當作是加糖,我不喜歡不甜的東西。」

  待一臉疲憊的風易倒完茶後,朝倉櫻將原本放在自己旁邊、捲成筒狀的紙攤開擺至桌面上,接著將一個木製的精緻盒子擺上桌面並打開,讓他們看見裡頭的數條墜子。

  「這是能讓你們看起來像個普通人的墜子,可以讓村裡的人不對你們的存在起疑。一人一條戴著,直到實察結束前都不能取下來。不過要使用武器或是術法時還是要記得避人耳目,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讓風易給眾人一人發了一條,朝倉櫻接著指向桌上的地圖,「這是鳴源村的平面圖,可以簡單粗暴地讓你們了解這裡的概況。仔細聽了,我只說一次,等等會放你們出去逛逛。」

  示意他們靠近一點後,朝倉櫻簡單明瞭地開始說明。大致說了鳴源村的土地利用和一些重要地點後,她便乾脆地叫他們自己看一看。在這段期間,她撿回自己的棒棒糖、離開沙發,把細部講解丟給江雅茜和風易。

  約莫幾分鐘後,講解的很歡的江雅茜將平面圖隨意捲起,「大概就這樣啦,接下來我們帶你們出去走走!」

  「等會就請你們照組別行動,」風易說道,「我和冥煙會帶一組,朝倉小姐和雅茜帶另一組。」

  風易說話的同時,他的身邊微微颳起了風,一名女子出現在他旁邊。女子有著一頭碧色的捲髮,一雙蔚藍的眼睛。身為風易器靈的女子──冥煙勾起了友善的笑容,簡單地自我介紹了番。

  確認完眾人沒有問題想問,並確實戴上了墜子後,風易很快分了隊,一行兩組人便準備出發。

  風易和冥煙負責第一組的東方、葉黎元、薰月和魏南徹;江雅茜和朝倉櫻負責第二組的喬依妲、黎蘭卡、安瑟莉與夏琋。至於剩下的希羅達和白鳥,前者選擇了跟朝倉櫻那一邊,本就打算與希羅達一起行動的白鳥自然也一併同行。

  出了屋後,兩組人便各自往兩個方向前進。領著東方等人沿著街道走著,走在前方的冥煙邊走邊介紹著經過的地點。

  「……這邊是鳴源高中,易和雅茜的另一個身份便是這裡的學生。鎮上的圖書館就位於校園內,不是學生也可以正常使用。」指著一旁的校園,冥煙說道,纖細的手指接著移向校門對門的某棟房子,「至於鳴源村村長紀雁晴的家就在那裡,她的女兒葉苡晴和雅茜是好朋友。」

  「他們也要上課啊?那朝倉學姊呢?」看著雖是假日,但仍有些學生在活動的校區,東方好奇地問道。

  「總要有個避人耳目的身份,不過朝倉小姐並非長期待在村子裡,這次會來也是為了實察的緣故。」冥煙解釋道,「短時間的話,並不需要特別融入此地的身分。」

  「朝倉小姐是名十分令人欽佩的時空獵人,她的實力和對付妖族的能力也強的另人心服口服。」風易接口,抬手示意四人繼續往前走,「雖然她不會待太久,但趁著這段時間,我們多少也能從她身上學些東西。」

  「她這麼厲害啊?」東方純粹是驚訝。

  「她很有名的,」葉黎元出言解釋,「資歷深、戰鬥力強,處理任務的手段也很高明。」

  瞥了他們一眼,魏南徹涼薄的嗓音淡淡響起,「她在我們院的畢業生中可排的上名號,不少人聽過她。」

  「……原來如此。」有些意外學長會插口說明,東方愣了愣後仍是頷首表示明白。

  鳴源村並非十分廣大的村莊,用不上一小時,他們就逛完了除了田地以外的部分,路上還碰見了另一組幾次。

  等到他們回到江雅茜等人的家時,另一組已經回來了。此時正一群人坐在沙發中,桌上還擺著零食。

  「歡迎回來!」坐在沙發上啃著洋芋片的江雅茜揚起手,打招呼道。

  朝倉櫻一邊跟江雅茜共享洋芋片──反正那是她提供的──一邊看向剛踏入屋內的四人,「自己找位子吧,休息一下,等等我會說明你們這次實察要做的事。」

  舉起一包零食向他們揚了揚,江雅茜笑嘻嘻地問道:「要不要吃?」

  ──於是,這四人也加入了啃洋芋片的人群中。

  一會兒後,隨手將吃完的洋芋片包裝扔進客廳角落的垃圾桶,沒有去確認有無投進的朝倉櫻開了口,「好啦,全部聽我這裡,一樣只講一次,沒聽到後果自負。」

  頓了頓,她略為嚴肅地道:「這次的校外實察,你們必須去調查這次被人阻擾的山神祭。」

  「山神祭?」

  「別插嘴。鳴源村每年都會舉辦山神祭來祭拜鳴源山山神──鳴源村旁邊的山就是鳴源山──至於上面是不是有神祇存在,答案是有的。我們在這邊工作,跟這裡的『其他存在』打招呼也是必須的。」

  「一直以來的山神祭都很順利,只不過今年山神祭的準備卻屢遭人破壞,再過五天就是山神祭了,在那之前必須找出原因、解決這件事。接下來,提示有二。」

  朝倉櫻舉起手,以手勢比劃出數字一。

  「第一、這件事有妖族涉入其中,原因是有妖氣。」

  再加一根手指,朝倉櫻續道。

  「第二、想阻擾山神祭的人很狡猾,小心別被耍了唷。」

  朝倉櫻將背靠上沙發,雙手環胸。

  「就這樣,我說完了。等吃完午餐後你們就各自行動吧!」

 

 

 

 

  待用完餐後,眾學生們便依小組各自行動了。

  思考著江雅茜另外告訴他們的事,東方一組四人邊走邊討論著。

  『像是祭典舉行的場地不知被誰惡意燒毀,祈神之舞要用的服飾也被人破壞了,然後,在祭典上負責跳祈神之舞主要部份的苡晴也生病了……啊,苡晴是村長的女兒,她是個很好的人唷!』

  『大家都超擔心的,希望事情可以早點解決……那個混蛋兇手真該被人碎屍萬段!他實在太太太太可惡了!』

  「你們有什麼想法嗎?」葉黎元對另外幾人詢問道。

  「有人不希望山神祭順利舉行,所以和妖族簽訂了契約?」薰月微微蹙眉思考著,「但是,為什麼?」

  「搞不好他跟山神有仇,或是討厭山神祭之類的?」東方猜測道。

  「不惜和妖族交易也要破壞山神祭,那個人未免也太……」一時找不到適合的形容詞,葉黎元頓了噸,「嗯,神經質?」

  「我們可以先去查看看有關山神祭的資料?」薰月提議,「像是山神祭的過程,或是過去山神祭舉辦時有沒有發生什麼事?」

  「有道理。我記得冥煙小姐說過鎮上的圖書館就位於鳴源高中內?」想了想,葉黎元照著記憶中的路線朝著鳴源高中前進。

  雖是共同行動,但或許是不熟識的關係,走在後頭的魏南徹看起來有些格格不入。但他本人也是一副不在乎的模樣,方才討論時也沒有開口。

  一邊跟兩名同學談話,東方也沒忽略後方。就算沒表現出來,他心底還是在意的。

  『總覺得,這趟校外實察不簡單啊……』

  『誰知道呢?』

  他忍不住感嘆,安羅西亞則是如此回應。

  幾分鐘後,來到鳴源高中的四人順利進入了校園內,不花多少時間便找到了圖書館。

  獨棟的圖書館大樓有三層樓,一樓是櫃檯和閱覽區,二樓則是擺滿了書櫃,三樓則是鳴源高中的校史室以及堆放了大量舊報紙的小房間。

  在一樓發現鳴源村內有著由鳴源高中的學生撰寫的小報後,從管理員那裡打聽到小報已持續發行了超過二十年、且歷年的小報皆堆放在三樓的小房間內後,四人立刻詢問了能否進入,在得到肯定的答覆後,東方和葉黎元就進入了這間明顯不太有人會進入的小房間內,在佈滿灰塵的房間搜尋著是否有提及山神祭的相關報導。

  薰月和魏南徹則是在二樓的書櫃之間尋找著是否有山神祭的相關資料,雖然找到的機會可能不大,但他們也只是抱持著找找看也無妨的心態。

  畢竟比起滿是灰塵的房間,二樓的藏書室顯得友善許多。

  先撇除了不太可能的分類,兩人便劃分了區域分頭行動。薰月一排排仔細地瀏覽書名,藏書室內還有其他人在,但她並沒有太過在意,只是專注於手邊的工作。

  也許是早知可能不會有收穫,在瀏覽完大半書籍後,薰月並沒有感到失落。反倒是在注意到有一本書名為「山神祭──鳴源村探尋日記」的書時,她有些訝異地微微睜大了眼。

  那本書放在書櫃的最上層,薰月伸長手、墊起腳尖,但卻仍然搆不到書本。

  就在她想到在一些書櫃之間有著墊腳用的小板凳,並打算去找張板凳來墊時,伴隨著一道男性的嗓音響起,一隻黝黑的手從她後方探出,將書本從書櫃抽出。

  「嘿,小不點,妳想拿這本書嗎?」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