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小不點,妳想拿這本書嗎?」

  聽到對方那聲稱呼,薰月的臉色微微一沉,雙眼因不高興而微微瞇起。

  她自認沒有多少討厭的事物,但她最討厭別人稱呼她時用「小」這個字!

  當她轉過身看見對方的樣貌後,她的心情又惡劣了幾分。

  那是一名高大的少年,爽朗的笑容配上黝黑的皮膚,算是能給人良好第一印象的類型,不過由於他剛才說錯了話,薰月對他的第一印象分數直接扣至了負分。

  高個子了不起嗎……

  「妳在查山神祭的事啊?」沒注意到薰月的難看臉色──雖然那和面無表情差不多──少年看了看手邊的書本,問,「妳對山神祭有興趣?對了,妳是外地人吧?我可不記得在學校見過這樣可愛的女孩子。山神祭的事情可以問我,不用客……噢!」

  少年滔滔不絕的話語被重重踩了他一腳的薰月打斷。薰月伸手搶下對方手中的書本,扔下「謝謝」兩字便轉身離開。

  不過走沒幾步,薰月便停了下來。

  「……你說,山神祭的事情可以問你?」

  對方反射性點了點頭,表情還有點傻。

  得到答覆後,薰月微瞇起眼思考了幾秒,而後冷淡地道,「……等我一下。」

  拋下這句話後,薰月再度邁開步伐,纖細的身影眨眼間便離開了少年的視野範圍,留下他待在原地,一頭霧水的抓了抓頭。

  幾分鐘後,薰月帶著被她從另一邊喊來的魏南徹走了回來。在看見仍一頭霧水待在原地的少年時,魏南徹挑起眉,偏頭望向了薰月,「這個看起來傻呼呼的傢伙,就是妳說的可以給我們情報的人?」

  聽到這不客氣的評語,回過神來的少年立即不滿的抗議道:「喂,你說誰傻啊?」

  少年橫眉豎目的模樣倒有幾分兇悍,但魏南徹只是涼涼的投去一眼,他雙手環胸,勾起的嘴角和眉眼之間不帶笑意,氣勢比起少年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不是挺明顯的嗎?還需要問?」

  「你──」

  「我們是來校外教學的,因為回去要交報告,所以想查些這邊的資料。」薰月適時的插了話,阻斷了兩人間針鋒相對的氣氛。她的語氣依舊冷淡,但至少比魏南徹好上許多,「我叫薰月,這位是我學長,魏南徹。」

  少年轉回視線,他像是有些尷尬的咳了兩聲。面對薰月時,他的口氣也好上許多,「妳好啊,我的名字是謝廷偉。」

  記下對方的名字,薰月又道:「你說能告訴我們山神祭的事情,也包含了這次祭典的『狀況』嗎?」

  「這當然!」被問到了知曉的部分,謝廷偉看起來有些信心滿滿,「正巧我們學校的學生每年都會幫忙祭典的布置,妳問對人啦!」

  笑著露出一口白牙,謝廷偉指了指另一旁的閱覽區,「事情有點複雜,要不我們去旁邊慢慢說?」

  「好的,麻煩你了。」

  得到薰月的首肯之後,謝廷偉便主動領路往閱覽區的方向走,兩人也邁步跟上。行進間,薰月面不改色的調動了空氣中的水氣,以水為媒介朝身旁的青年扔了一句話。

  『再怎麼樣他都是來幫助我們的,麻煩學長你說話客氣一點。』

  至於對方有沒有手段回應,這就不是她關心的範圍了。

  孰料,下一秒她卻見眼前光影閃動,一行字清晰地浮現在她面前。

  『那得看他能給出什麼樣的情報了。』

  幾乎是在薰月看完的下一秒,那行字便消融於光線之中,彷彿不曾存在過。

  輕蹙了下眉頭,薰月沒有在傳去任何消息,魏南徹也沒有再回應什麼。

  一會兒後,三人在閱覽區一角的座位坐了下來。由於此時的圖書館二樓並沒有他們以外的人,所以他們不太需要擔心談話聲會吵到其他人。

  話雖如此,他們還是壓低聲音來談話。

  「山神祭是我們這裡長久以來的習俗,舉辦至今也有好幾十年了。祭典主要是由村長主祭,一些女生……大部分都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啦,她們會負責跳祈神之舞,領頭的是三年二班的葉苡晴,她是村長的女兒。」

  謝廷偉思考著,努力想把自己知道的告訴他們,最好是能在可愛的女孩子面前刷一些好感分數。

  「以往的山神祭都很順利,不過這次不知道為什麼,老是有人在搞破壞,由我們部分學生負責的佈置──就是一些裝飾啦──不知怎麼地,今天我們來學校時就發現全部都不見了,明明我們都有把教室鎖上的,結果現在佑翔超不爽……啊,我說的佑翔是負責保管教室鑰匙的,他是我同學,三年三班的鄭佑翔。」

  提及受損壞的部分,謝廷偉也忍不住皺起了眉頭,但很快便又舒展開來。

  「因為佑翔負責保管鑰匙,所以大家第一個都是懷疑他,但佑翔說跟他無關,我也相信他不會做這種事,再怎麼說他都沒理由這麼做。總之,現在也沒有任何證據可以指出兇手是誰,大家只好認命全部重做啦。」

  語畢,謝廷偉聳聳肩,顯然對這件事也相當無可奈何。

  「可以讓我們過去看看嗎?」薰月禮貌地問。她完全不指望身旁學長能提出什麼,或者說,他像這樣不說話還比較合薰月的意。

  雖然對謝廷偉的印象分是負值,但為了任務,她還是能妥協的。

  「噢,當然可以。」謝廷偉點點頭,爽快地答應了,「我現在就可以帶你們過去,現在大家都還再做──啊靠!我忘記了!」

  薰月輕蹙了下眉,望著話說一半突然驚呼起來的謝廷偉。她沒有問對方怎麼了,因為少年已自顧自地說了下去。

  「大家還在趕工,我只是出來一下──哈哈,得快點回去了。」

  「──太好了,我還在想你什麼時候會想到你忘了自己的工作跑去摸魚了。」

  謝廷偉剛說完,一道略顯暴躁的男性嗓音便驟然響起。

  三人反射性地回頭望去,一名冷著臉的少年正快步朝他們所在的位置走來。少年的身形修長,臉龐俊俏,戴著一副細框眼鏡,此時他正因不高興而微瞇起了眼,怒氣則是針對還坐在位子上的謝廷偉。

  「佑、佑翔?等等!你不是在教室嗎!怎麼會跑到圖書館來!」指著少年,謝廷偉驚呼出聲。

  「當然是來把摸魚的傢伙找回去。」鄭佑翔冷哼一聲,顯然對謝廷偉相當不滿。接著,他望向了同坐的兩人,「話說,這兩位是……?」

  「在這邊遇到的,薰月和魏南徹,他們是外地來的。之前風易他們不是提過,有外地的朋友剛好要來這邊校外教學?大概就是他們了。」謝廷偉從座位上站起,同時介紹道,「對了,他們想打聽山神祭的消息,說是回去要交報告的關係。」

  從謝廷偉所說的話中,薰月可以推斷出他們要來校外實察的事,風易等人似乎用了「校外教學」的名義先告訴這裡的人了。

  鄭佑翔「嗯」了聲表示明白,向兩人點點頭當作是打招呼,接著又瞪向謝廷偉,「對了,你來圖書館做什麼?」

  謝廷偉乾笑幾聲,「呃、這個嘛……我想我們可以晚一點再來討論這個問題……」

  鄭佑翔冷哼一聲。

  謝廷偉尷尬地移開視線,略帶歉意地對薰月說道,「好吧,我得回去工作了。要一起來教室嗎?等我們東西做完,大家肯定都願意幫忙的!」

  「我們還有同伴在樓上,晚些再過去可以嗎?」薰月詢問。

  謝廷偉露出爽朗的笑容,「當然沒問題!等會見囉,我們的教室在中間那棟的一樓,三年三班。」

  薰月輕輕頷首表示明白,「謝謝。」

  「不會啦!」

  擺了擺手,謝廷偉便跟著前來抓他回去的鄭佑翔一同離開。然而,兩名少年才走沒幾步,走在前頭的鄭佑翔卻像是想到什麼似地突然停下,回頭望向他們兩人。

  「對了,如果你們想打聽最近是否有發生什麼奇怪的事……」

  微微皺了下眉,鄭佑翔壓低了聲音,道。

  「我們班上有個女生『消失』了,不過不知道有沒有關係就是。」

 

 

 

 

  「消失?」

  喬依妲挑起眉,她的身子微向前傾,面容嚴肅地重複著眼前這名少女所吐出的話語。

  此時的她正和安瑟莉、黎蘭卡、夏琋,以及一名短髮少女待在一家小型咖啡廳內。

  數分鐘前,他們四人在這間咖啡廳內碰上了這名少女。原本他們是在村內到處走走,想看看是否有什麼奇怪的地方,順便利用喬依妲的天賦能力探查一下。至於會進到咖啡廳來,主要是想休息一下的緣故。

  短髮少女是這家店的店員,碰巧聽見他們在討論山神祭的事情,好奇一問才知道他們是在調查。然後,這名少女便向他們提出了談話的請求──她表明了自己擁有關於山神祭的一些線索,或者說是疑點。

  因為少女當下明顯壓抑著情緒的嗓音有些反常,喬依妲等人便乾脆的應允下來,才有這時幾人坐在店裡的座位中談話的一幕。

  「是的。」短髮少女點了點頭,她的表情帶著不安與擔憂,「佳欣她……從兩天前就不見蹤影,那天我還跟她一起到附近的文具店買材料的……」

  「那天,我們本來是打算買完東西後要一起去吃晚餐,但她忽然說她突然想到有急事,便先回去了……我看她匆匆忙忙地,問她需不需要我幫忙,但她只說沒什麼後就離開了。」頓了下,她像是要緩和情緒般地深呼吸了口氣,「可是……隔天我到學校後卻發現她沒有來,問了班導她是不是請假,可是班導卻反問我,『妳在說誰?我們班上有這個人嗎?』,老師不可能開這種玩笑的……後來我去問其他同學,他們卻像是根本不認識佳欣一樣……」

  少女露出了快哭出來般的表情,「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大家為什麼會忘了佳欣?佳欣是去哪裡了?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我好擔心她──」

  安撫似地握住對方至於桌面上的手,安瑟莉柔聲安慰道,「沒事的,姵珊同學,我們會幫妳的。」

  少女縮了縮肩膀,像是有些不好意思,「……謝謝你們願意相信我。」

  「世界上總有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嘛。」抽出了本褐色的小冊子與筆,喬依妲俐落地攤開冊子,「所以,妳懷疑這件事和山神有關?」

  張姵珊點了點頭,「除了山神,我想不到其他原因了……佳欣總說山神祭是不好的東西,早就應該要停辦……會不會是她這麼說觸怒了山神,所以才會失蹤……而且這次的山神祭並不太順利……」

  「能請妳多告訴我們一些有關佳欣同學的事嗎?」黎蘭卡詢問道。他微蹙起眉,思考著何佳欣的失蹤和山神祭的異常究竟有多少關係。

  「好的……我和佳欣從小就是好朋友,她的父母在七年前過世了,所以她現在是自己一個人住。佳欣是個很好的人,大家都很照顧她,她在班上的人緣也不錯。至於每年的山神祭,就像我剛才說的,佳欣不喜歡山神祭,也不相信什麼山神會保護我們鳴源村的村民之類的話。」

  「她為何會說山神祭是不好的東西?」黎蘭卡接著詢問道。

  「佳欣好像從來都不相信有所謂的『神』存在。」張姵珊思考了下,答道,「她曾說過,神明什麼的根本就不可信。」

  「她是無神論者?」

  「我想是的。」

  「除了妳之外,還有人記得她嗎?」喬依妲一邊記下內容一邊詢問。她沒有對張姵珊的話語做出任何評價,只是盡可能地將各種訊息記錄下來。

  張姵珊有些悲傷地低下頭,「我不知道……我不敢再問,我、我不想再聽到有人說佳欣是不存在的……而且再問的話,大家似乎都覺得我很奇怪……」

  「這樣啊。」喬依妲微微點了點頭,她闔上筆記,「謝謝妳告訴我們這些,我們會幫妳找出原因的。」

  張姵珊聽了,露出欣喜的笑容,「謝謝你們,謝謝你們願意相信我!如果需要我幫忙,我一定會盡力的!」

  「那麼,到時候也要麻煩妳了。」喬依妲笑的溫和。

  待張姵珊向他們連番道過謝,然後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後,茶髮少女將小冊子抵在下顎,若有所思地瞇起了眼。

  「她說的那些……你們有想到什麼嗎?」

  「那位何同學……不相信神嗎?」安瑟莉思索著張姵珊說過的話,「她說山神祭是不好的東西,這是她的主觀感受,亦或是山神對鳴源村真的……不太好?」

  「朝倉學姊說過,山神是真的存在的,但卻沒有說過祂是怎麼樣的神。」黎蘭卡說道,「也許我們可以上山一趟?」

  「也是可以,但需要準備一下。」放下小冊子,喬依妲望向座位中某個一直沒發話的人,「夏琋學妹怎麼看?」

  默不作聲地解決掉第三盤小蛋糕,啜飲著紅茶的長髮少女抬眸,那雙月色的眸子裡平靜無波,好像方才張姵珊的悲傷和無措對她沒半點影響。

  「太牽強。」她淡然吐出三個字,隨即像是已表達完意見,便不再開口。

  「妳是指,『何佳欣的失蹤』和『山神』這兩點,沒足夠理由就搭在一起太過牽強?」喬依妲確認道,夏琋則是點了點頭,表示她說的沒錯。

  「這或許是她想不到其他原因的關係。」安瑟莉提出假設,她的表情略顯無奈,「人們頗容易把不可思議的事情推到同樣神秘的事蹟上,這點,我想在哪個世界都是一樣的吧?」

  「但反正也是一件奇怪的事。」喬依妲聳聳肩,「我認為也是個調查方向,究竟是真有個人就這樣消失了,還是她只是這位姵珊同學的幻想……或許可以往下查查看。」

  「那麼,我們可以從何同學的部分下去查,但現在無法確定是否只剩張同學記得她,如果真的是的話……恐怕會有些麻煩。」安瑟莉面露思索地道。

  「這樣吧!我們到鳴源高中一趟。」喬依妲說道,將擺在自己前方的紅茶一飲而盡,「那裡是姵珊同學她們的學校,記得現在還有不少學生在那裡。」

  早先參觀村子的時候,他們就有經過算是重要地標的鳴源高中,她記得有看見不少人在活動。

  「那走吧。」

  達成共識後──至於始終保持安靜的夏琋,他們便當她沒有意見──四人離開了咖啡廳,邁步前往鳴源高中。

  同一時間,薰月和魏南徹也已與另外兩人會合。經過與灰塵的一番奮鬥後,兩人終於找出了些提及山神祭的小報,對此,他們雙雙鬆了一口氣,畢竟那些灰塵可不是普通的令人困擾。

  薰月將遇上謝廷偉的事告訴兩人,也算是決定了下一步的行動方向。但在那之前,他們必須先研究玩這些書籍與小報才行。

  四人安靜地翻閱起資料,只有偶爾才有簡單的談話聲。約莫半小時後,東方放下了最後一份小報,吐出了一口氣,接著伸手將小報按順序疊好,準備等等拿回去放。

  「看不太出來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啊……」做在他左邊的葉黎元看著抄下資料的筆記本,有些苦惱地道,「小報上只寫祭典順利,沒有提及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希望我們不是白翻。」東方深深地這麼覺得。

  「也許是人類沒有注意到的事情?」薰月闔上看完了的書本,裡面大多是一些祭典過程的細部介紹,看起來很平常,沒有什麼怪異之處,「因為沒有發現,所以無法紀錄下來?」

  「也許,」葉黎元放下筆記本,「就像是那位鄭同學所說的,有個女孩子『消失』了。」

  「不過……他為什麼會用『消失』這個詞?」東方疑惑地道,「一般來說應該會用『失蹤』才對吧?」

  「說不定是字面上的意思。」魏南徹輕勾嘴角,他翻著手上一本遊記,最後像是失去興趣似地將之闔上,「消失,沒有任何徵兆或線索,整個人就直接不見……就像蒸發一樣。大概有些『不可思議的事』在裡頭吧?」

  薰月只是向他投以困惑的視線,葉黎元明顯不想接魏南徹的話,東方只得跳出來接口,「是指超乎常理的事情嗎?」

  「或許吧。詳細為何,得再進一步問看看了。」

  確認了沒能再翻出什麼有用的文書資料,四人便將座位收拾乾淨、小報與書都歸還原位,接著便離開了圖書館。他們打算去三年三班找謝廷偉等人,並向鄭佑翔詢問更深入的消息。

  離開圖書館後,東方等人依著謝廷偉離去前留下的指示來到了三年三班。鳴源高中總共有三棟建築大樓,第一棟是行政大樓,後方兩棟則是各班教室和各科教室。

  當三人來到三年三班時,教室裡的幾名男學生正好將最後一個祭典裝飾用的燈籠漆完顏色,準備接著做下一批。

  教室裡擺著大量的紅燈籠,其數量幾乎佔滿了教室的一個角落。似乎是為了能有更大的空間製作這些燈籠,教室內的桌椅全被堆至於教室前半的空間。一群男生們正七手八腳地將紅燈籠一一擺好,此時,一名男學生注意到了門口的四人。

  「嗨,你們要找誰嗎?」那名男學生放下手中的燈籠,詢問。

  他這麼一說,眾人的視線都投向了門外三人。

  「嘿!你們來啦!」人群中,一名高大的男生從地上站起。謝廷偉露出了爽朗的笑容,向東方等人揮了揮手。

  「廷偉,你認識啊?」

  「外地人嗎?沒見過呢。」

  「對了,之前不是聽說了有別校的學生要來校外教學嗎?」

  其他男同學們頓時唧唧喳喳地談了起來。謝廷偉沒理他們,而是快步來到門口,「進來吧!大家不介意的!」

  「打擾了。」跟薰月一同走在前方的葉黎元友善一笑,順便自我介紹道,「這位同學你好,我叫葉黎元,薰月的同學,還有這個是東方。」

  葉黎元說著,同時把站在後面一步的東方拉過來一併介紹,後者則朝他輕輕頷首算是招呼。或許是兩名少年的態度都算友善,謝廷偉也是笑嘻嘻地,「兩位好啊,歡迎來到我們村子!」

  打完招呼後,謝廷偉便領著幾人踏入了教室。

  當男學生們注意到一併踏入教室,原先是站在側邊不起眼處、因身型嬌小而不易被看到的薰月時,他們露出了驚異的眼神,發出了「喔──」的聲音。

  「喂喂,廷偉,你從哪裡認識的啊!」

  「你剛才不是摸魚到圖書館看漫畫,而是去把妹嗎!還是這麼一個可愛的女生!」

  「廷偉,介紹一下啦!」

  東方注意到薰月微微退後一步,退出了教室的範圍。

  「你們是對女生飢渴嗎?班上又不是沒有。」同樣待在教室裡的鄭佑翔沒好氣地道,「你們嚇到她了。」

  「哎,班上的太恐怖了,我們吃不起啦!」

  「是啊!哪像你,誰不知道你跟葉苡晴……」

  「你們東西做完了嗎?再慢等等小心挨罵。」鄭佑翔臉色一沉,其他人看了紛紛閉上了嘴。

  再不快點做完絕對會完蛋,他們的進度已經落後了啊!

  見其他人認份地回去做自己的工作,謝廷偉向四人露出了個帶有歉意的笑,「抱歉喔,我們的工作還要一點時間,你們先等一會兒吧!」

  「沒關係,我們不介意。」葉黎元答道。畢竟是他們有求於人,總不好打斷他們的工作。

  「你之前說東西失蹤了的教室是這一間?」薰月接著提問。

  「是啊!」謝廷偉答道,「完全沒留下線索,這個小偷實在是厲害到令人佩服。」

  「……令人佩服到想宰了他。」教室裡,一名男學生翻了個白眼,低聲說道。

  「我們可以看看教室裡面嗎?」葉黎元詢問道,「我有點好奇,那位小偷究竟用了什麼手法闖進教室偷走東西。」

  「當然沒問題。」謝廷偉爽快地道,反正又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不過我們都查過了啦,就算調監視器也一樣。後走廊那邊的監視器之前剛好壞掉,學校還沒來得及修,就發生了這種事。」

  教室的兩端都有走廊,謝廷偉指的便是另外一側那條。

  「這樣啊?」葉黎元面露苦惱地皺起眉,接著,他抬眸往教室一角的紅燈籠望去,似是不經意地問,「那些燈籠是祭典會用到的嗎?」

  「是啊,到時候會掛滿整個廣場。」說著,他露齒一笑,「看起來很精緻,但其實挺好做的,要不要試試?」

  「好啊。」葉黎元答應的爽快,對於謝廷偉趁機拉幫手的行為顯得毫不介意。然而在跟著往內走時,他卻調動水氣給另外三人遞了訊息。

  『我去引開他們的注意,你們趁現在去調查一下。』

  這才是他的目的。

  若要用術法探查,先引開少年們的注意力也是必要的。儘管他們都專注在做燈籠,但有一群陌生人在教室亂晃,難保他們不會時不時抬頭看個幾眼。

  理解他這麼做的理由後,三人便各自展開行動。

  「我去另一邊看看。」薰月說道,接著便從走廊往前門的方向走去,以行動表明了自己不想穿過教室去查看另一邊的窗戶與門。

  「那我去裡面看看。」東方見狀,跟魏南徹交代了聲後,便穿過教室來到另一端的前門。

  至於被留在原地的魏南徹沒有動,他瞥了眼身旁的門鎖,退一步來到了走廊上。

  獨自來到後走廊,東方抬眸搜索了下,很快便在天花板的一角看見一台白色的儀器,頂端還有著某種像是鏡面的東西,『這就是他們說的監視器?』

  『應該是吧,如果是要監視這條走廊的影像,那個位置挺不錯的。』安羅西亞語氣嚴肅地給出評論,『本大爺想,它大概是把記錄到的影像傳到某個監控室之類的地方,和某些偵查用的道具頗像的。』

  『不過它壞掉了。』

  『嘖嘖,它沒有自我維修機制嗎?而且裝在這麼顯眼的地方,要被有心人破壞也很容易啊!』

  一人一靈針對這個沒見過的儀器討論了下,但很快便失了興趣。東方走到門邊,將手指按上門鎖的位置,往內注入一絲力量作為偵測。

  『嗯……沒有妖氣,也沒有一些雜七雜八的小東西留下的氣息。』難得感興趣的安羅西亞語帶思索,『看看其他地方吧!』

  『好。』東方收回力量,斟酌了下,他打算從外部調查後門和窗戶的鎖。

  在室內調查怕太過顯眼,後門那裡則是堆滿了紅燈籠、並不方便。雖然從外面並不能直接接觸到窗戶的鎖,但隔空操縱水來探查這種事,他還是做得到的。

  接連探查過了四扇窗戶後,沒有收穫的東方在後門旁停下腳步。當他正想如法炮製地注入力量調查時,卻隱約捕捉到了一絲怪異的氣息。

  他下意識地彎下身,仔細地看著門鎖的部分。

  『中了?』樣感覺到那絲異樣的安羅西亞問。

  『我看看……這裡面是不是有什麼在扭動……等等,這是──!』

  就在東方意識到門鎖內的不明物體是一團迷你黑霧時,那團黑霧猛地從門鎖內彈出,從東方身邊竄過便往走廊彼端衝去!

  東方沒有多想,拔腿就追。

  第一個注意到動靜的是正巧踏入後走廊的魏南徹,下一秒,在教室另一邊的兩人也注意到了異常。葉黎元依然不動聲色,薰月則是安靜卻迅速地往後走廊趕去。

  待她踏出教室時,看見的便是魏南徹追著先一步跑出去的東方,躍過走廊盡頭的幾節階梯後朝著右方奔出,身影雙雙消失在她的視野範圍內。

  她沒有追上去,而是望向了那個原先藏匿著黑霧的門鎖。她仍能感覺到一絲極其細微的妖氣,顯然是某種存在在被發覺而逃竄的當下遺留下來的,這也是他們方才感覺到的「異常」的來源。

  這就代表──東西被偷走的事情,跟妖族絕對有關係。

  另一邊,當魏南徹趕上追著黑霧離去的東方時,他正有些懊惱地望著天空,而那團黑霧已經不見蹤影。

  「逃走了?」在東方身旁停步,魏南徹跟著望向天空。

  「它往上跑了,我來不及攔住。」東方答道。那道黑霧意外的靈活,他試圖用術法攔住它,卻仍是失手讓它跑了。

  「無妨,一點力量而已,逮到了也得不出多少線索。」與東方相反,魏南徹顯得毫不在意,「除非喬依妲在,或許還有辦法查出什麼。」

  想起學姊的天賦能力,東方瞭然地點點頭。

  魏南徹微挑起眉,顯然對東方理解的反應感到意外,但他也沒打算問。而正當兩人打算返回教室時,一道有些熟悉的少女嗓音卻突然響起。

  「魏南徹?東方學弟?」

  從另一側走來的喬依妲訝異地喚道,後方還跟著另外三名組員。她顯然很意外會在這裡遇上他們,面上堆著顯而易見的訝異。

  「學姊?」東方也很意外,「你們也來這裡查資料嗎?」

  「想來打聽一些消息。」喬依妲搖搖頭,「話說怎麼只有你們?另外兩個呢?」

  「在教室那邊。」東方指了指身後的教學大樓示意。

  「喔?」喬依妲雙目一亮,「你們已經跟這邊的人搭上關係了嗎?」

  「算是碰巧──」

  東方正想回答,身旁的魏南徹卻無預警的抬手勾住他的肩,順勢打斷了他的話。

  「喂喂,喬依妲,妳這有點太超過囉。」高挑的青年皮笑肉不笑,「什麼都不透露,就想從我們這裡套消息呀?」

  被拆穿意圖的喬依妲面露扼腕,「可惡,應該趁你不在的時候問的!」

  魏南徹抬起空著的另一隻手,驅趕似地揮了揮,「自己去查吧,慢走不送。」

  「我想,我們兩組可以交換情報。」原先在後方默默看著隊友套話的黎蘭卡開了口,淡定的好像喬依妲剛才試探的舉止沒什麼似地,「我們也得到了些有價值的消息,不妨交流一下。」

  「晚點吧。」黎蘭卡表現的淡然,魏南徹卻比他更不在意,「我們這裡事情弄到一半,既然你們也來這裡,晚點會合後再說也不遲。」

  「好吧,那就晚點見囉。」喬依妲不介意地笑笑。告別了兩人,一組四人便邁步離開,去做他們本來要做的事情了。

  見四人的身影走遠,差點說錯話的東方才鬆了一口氣。剛才差點洩漏了情報,導致他後來都沒敢再開口,還好沒說出多少重要的東西。

  收回勾著東方肩膀的手,魏南徹略帶無奈的道:「我說學弟啊,你也別這麼單純,別人問什麼你就答什麼。想想再行動吧,人有腦子,就是為了思考用的。」

  被刺了一記,但自知理虧的東方沒有反駁,「……抱歉。」

  魏南徹聳聳肩,「看你跟葉黎元那小子挺熟的,怎沒感染到他的心機?」

  東方一怔,對於他會提到葉黎元這點感到錯愕,但他很快壓下那抹情緒,改而略帶嚴肅地反問道:「學長,你跟黎元有什麼過節嗎?」

  「喔?」魏南徹像是覺得這問題很好笑似地,「那小子沒提過他對我的評價嗎?像是我很惹人厭之類的?」

  東方語帶保留地道:「他很討厭你。」

  「不意外呢,就像我也看他不順眼。」

  「為什麼?」

  「我倒想問你,這些問題你怎麼不問他,卻跑來問我?」魏南徹反問,「是你不敢問,還是他沒膽說實話?」

  「他怎麼想跟你怎麼想,這兩個問題並不衝突不是嗎?」東方乾脆地將問題拋了回去。

  魏南徹笑了,和之前不同,他這回像是真心感到愉快,「好吧,看在你其實比想像中有趣的份上,我給你個忠告吧──葉黎元那小子絕對沒有表面上那麼無害,小心被他陰了還不自知喔。」

  東方下意識地皺眉,「什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啊。」

  「……學長,如果沒有理由,請你不要說這種話。」

  對方的態度太過隨便,東方難得語氣重了些。但魏南徹根本不為所動,他只是抬眸瞥了眼大樓的方向,隨後勾起了抹惡意的微笑:「你真的覺得,你了解那小子嗎?」

  說著,他邁開腳步往回走,經過東方時還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們出來太久了,該回去了。」

  「那學長你呢?你又了解他了?」東方偏頭看向魏南徹,問道。

  「多少吧──要說的話,我和他是同一種人呢。」

  東方沉著臉沒有說話,魏南徹也不介意,邁步便逕自往回走去。

  『……這傢伙真不客氣。』等他走後,安羅西亞語帶嫌棄地數落道。

  轉身望著魏南徹離去的背影,東方沒有回應安羅西亞,他像是在思考著什麼,站在原地一時沒有動作。

  『喂?東方?』

  『……啊,抱歉,我在想事情。』回過神來的東方一邊回覆,一邊往教室的方向快步走回去。魏南徹走前的提醒也有道理,他覺得自己還是別拖太久比較好。

  『是嗎?想什麼事這麼認真?』安羅西亞好奇地問。

  『只是覺得……算了,沒什麼。』

  略帶猶豫的話才說一半,東方就自己把話截斷,沒再說下去。見他不願說,安羅西亞哼了聲後也沒再問,話雖如此,他仍是默默把這點記了下來。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