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清晨,東方一大早便醒了。

  從床鋪上坐起,他伸了個懶腰,花了幾秒讓自己清醒後便下意識地看了看其他人。他左手邊是葉黎元,右邊則是黎蘭卡與魏南徹,三人都還沒醒,東方看了看時間……是他起的早了。

  下了床,他拿了盥洗用具便進了盥洗室。一邊刷牙,東方一邊回想起他們這組昨晚的行動。

  昨晚他們再度來到了鳴源高中,讓薰月使用她的天賦能力從鬼魂口中打聽消息。同行的還有江雅茜,在聽到薰月的天賦能力時,她還嘖嘖稱奇了一番。

  至於校園裡的保全系統什麼的,則是在葉黎元的幾個術法下搞定了。

  當時,花了點時間挑好地點的薰月示意其他人在附近藏好,以避免人太多,反倒驚擾到這裡的「住民」們。獨自站在走廊上的少女輕抬雙手,嬌小的身軀隨之浮現了淡淡的光芒,數秒之後,一抹半透明的身影便倏地出現在少女面前。

  那是一名全身濕透了的女子,皮膚灰白、嘴唇青紫,她的衣服和髮絲都在滴著水。女子眨了眨眼,有些茫然地望著薰月。

  接著,四人默默看著薰月一一詢問過想問的問題,確認沒有遺漏後,便淡淡地說了句「妳可以走了,謝謝妳的幫忙」後一揮手,那抹半透明身影便消失了,就如同現身一樣突如其來。

  詢問完畢,薰月轉身走向眾人。一會合後,江雅茜首先開口了。

  「這能力好酷!」江雅茜的眼神閃閃發光,「學妹好厲害!」

  薰月輕輕一笑,沒有對她的評價做出任何答覆,稍微提過問來的情報,並確認還有什麼要打聽的後,薰月又再度喚了幾個靈體出來問問題。幾次之後,他們便就著從眾靈體那裡得到的消息做出了結論。

  一、「消失」的事是今年才有的,並非如他們猜想的是歷年都有。

  二、村子裡最近出現了莫名的黑色霧狀物,山神祭被破壞的事便是由它所為。

  而這份情報,薰月也沒打算藏私,在回來之後也跟另一組分享了。

  梳洗完畢,東方稍微整理了下東西並換過衣服。就在他思考著在早上七點多就把還在睡覺的人們叫醒是否恰當時,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緊接在「叩、叩」兩聲後響起的,是一道仍有些稚嫩的孩童嗓音。

  「起床了!各位同學,賴床是不好的行為,醒了就趕快從床上下來喔!」

  東方沈默了下,把自己剛才思考的問題扔到天邊去。他先是拍了拍葉黎元喊他起床,在少年睡眼惺忪地應聲之後,東方便去應了門。

  打開門後,東方不意外地看見站在門外的是一名白髮男孩。

  「東方,早安。」希羅達舉起手,打了聲招呼。

  「早安。」東方說道,「沒想到你還滿早起床的。」

  「這是當然!」希羅達自豪地挺起胸膛,「吾可是每天早上六點起床、晚上九點睡覺,克露絲他們都說吾是作息規律的好孩子……不過吾不是小孩了的說。」

  ……我覺得他們根本把你當成小孩子在照顧。

  東方默默地把這句話吞回肚子裡。

  「對了,其他人起床了嗎?」希羅達探頭看向房內,問道。

  「你可以進來叫。」東方側過身,讓希羅達有空間可以進來。見狀,希羅達也不多說些什麼,從東方讓出的通道進入房內。

  「各位,起床囉!」

  聽著希羅達喊醒其他幾人,東方步出房間來到走廊上。對面房間的門是關著的,不過可以聽見細碎的聲響傳出,似乎女孩們也已經醒了。

  東方懷疑她們也是被希羅達喊醒的。

  「嘿,東方,你還挺早起的嘛!」

  捧著盥洗用具從房門後鑽出,葉黎元打了招呼。

  「早啊。」東方回應,同時側過身子讓開了通道。

  說到葉黎元,昨晚東方並沒找到機會詢問他和魏南徹之間的事,今天大概就只能相信白鳥的保證,就不知道薰月那邊有沒有打聽到訊息了。

  回到房內,東方看著把眾人都叫醒的希羅達、正蹲在行李邊翻出衣物的黎蘭卡,以及坐在床上似乎在放空的魏南徹。想了想,他看向白髮男孩,問道:「希羅達,你該不會也叫過對面起床了吧?」

  「對呀,吾先喊完她們,才來你們這邊的。」希羅達坐在床鋪上,踢晃著腿的動作十足孩子氣,「吾是來叫你們起床吃早餐的。夕羽說過,吃早餐是一天最重要的事,就算不想吃,用塞的也要讓他吃下去,這樣才會有精神有力氣。」

  「……我相信用塞的並不會比較好。」東方打從心底這麼覺得。

  「那麼,東方你們好了就到前面吧,早餐已經準備好了!」留下這句話後,希羅達便先離開了房間,還沒忘了順便將門帶上。

  等葉黎元盥洗完回來,兩人再與薰月會合後便一同往前院走。

  進入屋內後,東方注意到同樣待在客廳的還有江雅茜和朝倉櫻,至於風易則是在廚房內,在他旁邊的碧色身影則是他的器靈冥煙。

  今日的早餐是簡單的三明治和飲料,三人依序領了早餐後便隨意找了個位置坐下。

  「話說,今天的實察……」東方起了個頭,與猜到他想說些什麼的薰月一同望向了葉黎元,他低聲問:「你沒問題吧?」

  咬著三明治,葉黎元沒有馬上回答,而是在嚥下口中的食物後才道:「別擔心啦,我沒問題的。」

  望著眼前看似與平時無異的少年,東方忍不住又問:「你跟學長之間,發生過什麼事嗎?」

  葉黎元瞥了眼門口,聳聳肩,「這個嘛……說來話長,有機會再說吧。」

  見他沒意願提,兩人也不好追問下去,況且這裡也不是個適合促膝長談的地方。他們只得先專心吃早餐。

  不久後,當所有人都到齊並用完早餐,朝倉櫻點了點人數,便正式開始了今天的實察。

  與另一組在門口分別,東方等人在朝倉櫻與江雅茜的帶領下,往昨晚預定好的第一個目標處出發。他們要探查的是有發生異常事件或殘留妖氣的幾個點,總共有七個,扣掉朝倉櫻當做示範的一個點,等等要再拆成的兩個小組分別負責探查三個地方。

  領著他們沿著街道走,朝倉櫻在一處巷弄間停下,她回過身,揚手就先下了道結界。隨後,她望向四名學弟妹,「仔細感知一下,你們有感覺到這裡的不對勁嗎?」

  聞言,東方凝神感知,幾秒後才隱約感覺到一絲怪異的氣息,但具體哪裡不對,他也說不上來。

  「是妖氣……嗎?」薰月不確定地問。

  朝倉櫻讚賞一笑,「接近了,有人有其他答案嗎?」

  「雖然不多,但妖氣裡參雜了別的東西。」魏南徹開了口,他望著周遭的建築物,有些若有所思。

  「正解。」朝倉櫻點了點頭,「通常有幾種情況會讓妖族的力量染上其他的氣息,像是宿主本身的影響,或是吞食了當地的某些力量。而這裡的情況比較偏向第二種,人們的信仰、山神的眷顧,這些都可能成為妖族的力量來源。」

  解釋完後,她又道:「接下來我會把它逼出來,雅茜,收拾的工作交給妳。」

  「沒問題!」江雅茜抬手擺出敬禮狀,接著揚起手,喚出了把長弓,「準備完畢!」

  「那就開始吧。」

  話聲落下,朝倉櫻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動作,她的身周卻產生了某種「異常」。和剛才相同,東方雖能感覺到那絲銳利的氣息,也能推測出那股氣息是針對他們周遭的環境,但具體是怎麼做的,他判斷不出來。

  是用了靈力和……某種跟他在使用武器時的感覺很像的東西?

  『是靈力跟精神力的結合,頗強的大範圍偵測技巧,她對自身力量的控制力非常強。』安羅西亞給出了解說,語氣罕見地帶了一絲讚賞。

  隔沒幾秒,少女眼神一凜,倏地轉身望向了道路旁的一盞路燈。火光隨著她的動作閃現,一絲黑霧隨即被烈焰從燈裡逼了出來。

  在旁待命的江雅茜隨即拉開弓,水色的箭矢鎖定了黑霧射出,一擊便將之貫穿。帶著妖氣的黑霧眨眼間便被箭矢帶著的濃郁水氣吞噬,連一絲氣息也不留下。

  看著這一連串乾淨俐落的動作,東方忍不住道:『……雖然說不上來,但感覺很強。』比他們昨天探查教室的手法有效率多了。

  『第一學期只讓你練靈力和技巧為主,之後你也得鍛鍊精神力,本大爺可是術法型的武器,這方面你不強不行。』安羅西亞又開始督促自家的契約者,『學園應該有開相關的課程,你下學期去選一堂啊。』

  『……好。』

  「這些殘留的黑霧妖氣不強,要將它們清乾淨的話,基本上大家的靈力都是足夠的。」放下長弓,江雅茜向一眾學弟妹們解釋道。

  「剷除妖氣靠的是靈力或武技,這部分你們多半沒問題。至於搜索靠的是感知,它們藏的不深,又是對我們本就明顯的妖氣,雖然會多花一點心力,但也在你們能負荷的範圍內。」解開結界,朝倉櫻淡然地道,「今天的工作大致就是這樣,沒有問題的話,我們就分頭行動吧。」

 

 

 

 

  時間雖早,但街道上已經可以看到人們活動的身影。三人走在街道上,不時可以看見穿著制服的學生們彼此交談著往學校走去。

  而大多人口中談的,便是幾天後的山神祭。

  聽著聽著,東方突然覺得負責調查的他們責任重大。也許是如此心態的緣故,他在巡查的時候可說是十分的仔細及賣力。

  和另外三人分別以後,江雅茜領著東方和薰月往第一個點走,首先要去的是舉行祭典的廣場。來到廣場附近,他們不意外地看見不少人已經開始替山神祭的佈置做準備,昨日在鳴源高中所見過的紅燈籠正堆放在一旁,想必晚點就會被掛在這個方型廣場之中。

  「首先呢,我們要對這裡進行搜查。」在不起眼的角落停下,江雅茜宣布道。她伸出一根手指,扳起臉故做嚴肅貌,「這裡畢竟是舉行祭典的地方,肯定會是兇手關注的點,我們要確定這裡沒有任何可能干擾的東西,這樣有沒有問題?」

  「有。」薰月的語氣平淡而認真,「所謂的『可能干擾的東西』,指的只有非自然的存在嗎?」

  「對!」江雅茜比出了個大姆指,「主要就是排除殘留在這裡的妖氣,我們只能處理這類型的異常,但若是『人禍』的部分,我們就不可以輕易插手了。」

  東方瞭然地頷首,他記得在世界通則的課程上聽過這方面的規定,而這一類干涉過重的都是絕對不能觸犯的。

  一旦踩了線,後果不堪設想。

  而這樣子的規定,東方記得學園的校規裡也有類似的,最重的處罰還是退學。但一般來說,那幾條規定其實不容易觸犯,基本上稍稍注意點就行。

  「好的,那我們來地毯式搜索吧!」帶著朝氣的嗓音如此宣布道。江雅茜將廣場大致分成了幾區,打算領著他們一塊一塊區域搜查,「首先是第一個區域,也就是這個角落。從這邊開始,到往右手邊數去第三個路燈後面的這塊區域,是我們現在要偵查的地方,你們學過偵查用的術法嗎?」

  「學過簡單的偵查術。」東方回答。希羅達曾在術法學的課程上提過概念,也在戰鬥技藝課程上教過他們,至於能偵查的範圍則是因人而異。

  「好,那東方先來吧!」江雅茜了解後便宣布道,並接著詳細解釋,「妖氣是我們最為熟悉的『異質』,所以很容易感覺到它的存在,上課的時候老師也給你們接觸過殘存的妖氣對吧?」

  兩人頷首。希羅達曾在課程中給他們展示過一個裝有殘存妖氣的小玻璃瓶,除外,東方也在期中考時意外接觸過妖族,兩人對於妖氣都不算全然的陌生。

  但排除這些,自身力量與妖氣的相斥,更是讓他們在逐漸掌握了力量後便擁有了辨別妖氣的某種「直覺」。就像朝倉櫻說過的般,他們本身就對妖氣比較敏感。

  和薰月輪流用術法探查了江雅茜指定的區塊,因為是第一次,兩人的動作都仍有些謹慎,但在江雅茜的引導之下也都順利地完成了。

  一一確認東方和薰月的偵查術都沒問題,江雅茜才放他們各自在附近分頭搜索,但也是在隨時可以互相支援的位置。

  三人花了點時間仔細探過幾個區域,每當確認完所在的區域沒有問題後,江雅茜便帶著兩人前往下一區走。經過幾次小失誤或瑕疵,兩名一年級生也越來越上手,到後來幾乎不需要江雅茜看著便能穩妥地做完探察的工作。

  將用來偵查的力量收回,東方呼出一口氣。為了不讓附近的人覺得很可疑,江雅茜還替三人都按了一個降低存在感用的術法,所以到目前為止,他們都沒有和廣場上的人們有過直接的接觸。

  和另外兩人打了個手勢表示這區沒有問題,東方接著又往前走,打算看看周遭,順便等薰月那邊弄完。然而在接近廣場邊界的樹林旁時,他卻感覺到了一絲稍顯濃烈的氣息。

  東方仔細感知,最後鎖定了不遠處的樹叢。

  『是那裡嗎?』他在心底向安羅西亞確認。

  『本大爺也這麼覺得。』

  得到肯定的答覆,東方便小心翼翼地朝它靠近,同時低聲喚名召出武器。孰料他才剛想動手,樹叢後方的那斯氣息卻倏地凝聚成了黑霧竄出,飛快朝著另一方的樹林逃竄而去!

  『你驚動到它啦!東方,你這個菜鳥!』

  『我就是菜鳥怎樣啦──!』

  東方見狀,顧不上喊人幫忙便一邊回應安羅西亞,同時拔腿追了上去。

  黑霧逃竄的速度極快,東方在樹叢裡快步跑著,不時抓住機會拉弓射擊。他用的是附有緩速效果的水彈,被擊中的黑霧中了術法,速度確實有些減慢,也讓東方逐漸與它拉近了距離。

  『看來是謹慎型的,碰上事情跑得比誰都快。』安羅西亞感嘆地道。

  東方覺得安羅西亞根本是輕鬆的過分……也是,又不是他在追。

  追逐間,他感覺到有人替附近圍了結界,熟悉的水之力一閃而逝。猜測應該是江雅茜或薰月做的,他稍稍安了心,加快速度追了上去。

  然而,或許是被結界的存在刺激到,那抹妖氣竟是猛地一煞,下秒便散作了數團更小的霧氣往四面八方逃竄。東方在心裡喊了聲糟,反射性化出的水流只來得及攔下其中兩團並將之絞殺,剩下的霧氣很快便逃出了他視線所及的範圍。

  見狀,安羅西亞隨即指示,『沒辦法了,東方,挑個方向追吧,能清多少是多少。』

  『好。』

  東方應聲,接著調轉步伐,往剛才眼角餘光捕捉到的黑霧離去的方向奔去,同時試圖感知周遭的環境。第一次這樣大範圍的搜查,他無奈地察覺自己能搜查的範圍只有幾尺之間而已。

  往前又奔了一段路,東方四下張望,卻沒能再感覺到那團霧氣的存在。分散後的黑霧氣息更淡了,再加上對方趁亂拉開了距離,他無法辨別霧氣確切往哪個方向逃了。

  正猶豫著是不是只能放棄,他卻聽見了道稚氣的喊聲。

  「東方!」

  愣了愣,東方很快便找到了那道呼喊的來向。回頭望去,映入眼簾的是名熟悉的白髮男孩,他單手捧著一顆包著黑霧的水球,另一手還朝著東方揮了揮。

  東方快步上前,在白髮男孩面前停下腳步,「希羅達?你怎麼在這裡?」

  「吾一直在你們附近觀察。」希羅達解釋道,接著向他展示了手中的水球,「幫你抓住它了,包括往其他地方跑的,一個不漏。給你。」

  「謝謝!」東方有些驚訝地伸手接過,頓了下後疑惑地問,「這個直接處理掉就可以了吧?」

  「對呀。」希羅達點點頭,而後感慨似地道,「它有山的味道呢。」

  「山?」

  「是啊,吾可以感覺到,它帶著一絲山的氣息。」望著水球,希羅達說,「或許它的本體去過山裡才沾上了氣息,又或者是本體藏在山裡……反正進山的是櫻嘛,她能處理的。」

  東方似懂非懂地頷首,接著小心翼翼地調動力量,處理掉手中被逮住的氣息。處理完後,他又問,「你一個人嗎?白鳥學姊沒跟你一起?」

  「白鳥去安瑟莉他們那邊了,我們分頭觀察。」希羅達邊回應邊解掉結界,東方這才注意到設結界的原來是希羅達,「他們的效率不錯,白鳥剛剛跟吾說,說不定他們今天就能抓出兇手喔。」

  「這麼快?」

  「是啊,安瑟莉他們都很敏銳,而且喬依妲的能力很厲害,查的時候也很小心,目前為止都還滿順利的。」頓了頓,希羅達卻是接著警告,「不過要小心它的反擊喔,雖然目前看來是不強、卻很難纏的類型,你們行動時還是盡量別落單,跟好雅茜,吾會在暗處守護你們的!」

  在暗處……東方試想了下白髮男孩偷偷摸摸跟在後頭的場景,莫名覺得有些滑稽。

  甩開奇怪的想像畫面,東方接著問,「抓出來之後呢?」

  「大概會直接打起來吧,但他們那組有風易先生在,加上大部分都是二年級生,不太會有問題的。」希羅達對學生們很有信心,「你們這邊應該也沒問題吧?」

  東方乾笑,「……要說會有問題,應該是黎元那邊吧。」

  「他們那邊有櫻在,不會有問題的。」和他相反,希羅達顯得相當樂觀,還分析給他聽,「其實會這樣拆,也是吾等跟櫻討論過的結果喔。你和薰月的實戰經驗比較少,所以適合參與探查的工作,這方面比較溫和,也滿接近時空獵人們平時所做的事;黎元他們的程度比較高,但各有缺陷,這部分櫻可以教他們一些實用的技巧,他們可以學到好東西的!」

  昨晚困惑的問題終於得到答案,東方恍然大悟。

  「但是,你知道黎元跟魏學長之間……關係不太好嗎?」東方語帶保留地問。他懷疑希羅達可能不曉得實情,所以才會這麼樂觀。

  「嗯?」希羅達困惑地歪了歪頭,「吾出來前有跟帝打聽過,他說他們院的這兩位學生都挺安分,多半不會有問題的呀。」

  ……看來是不知道了。東方無奈。

  「不然,他們怎麼了嗎?」

  對於希羅達這問題,東方也不知道要怎麼回答。思索幾秒後,他道:「好像,是某種一言難盡的關係吧。」

  「一言難盡?」希羅達追問。

  「詳情我也不清楚,不過黎元好像很討厭魏學長。」

  「這樣嗎……」希羅達若有所思,「吾再打聽看看好了……」

  他打算晚點就撥通訊息給白鳥,他一定知道。

  希羅達對自己這名學生信心滿滿。

  一邊閒談,兩人在回廣場的半路上便先碰上了找上來的江雅茜和薰月。看到希羅達時,兩名少女都有些驚訝。

  「老師?」拋開本來想說的話,江雅茜驚喜地問,「您怎麼在這裡?」

  「吾來觀察。」希羅達一本正經地解釋,「雅茜這邊都還順利嗎?」

  「嗯!今天一定可以按時收工!」江雅茜握了握拳,「他們的表現都很好喔!」

  「那就好,不過你們也要小心喔。」

  「我知道的,老師別擔心!」

  沒和江雅茜一同去跟希羅達說話,薰月在東方身旁停步,「怎麼樣,抓到了嗎?」她們倆都有感覺到東方追著的那抹妖氣,也知道他是追著它進樹林的。

  「嗯。本來差點讓它跑走,是希羅達幫的忙。」東方突然想起昨天也發生過類似的事,實在不知道該說是對方太狡猾靈敏,還是自己追擊的技巧太弱。

  會合之後,四人便一同往回走。樹林的範圍不大,然而在接近邊緣前,希羅達卻倏地停下了腳步。

  他回過身看向後方,小臉有些嚴肅。剛才那瞬間,他似乎感覺到了什麼……是錯覺嗎?

  「希羅達?」

  注意到男孩掉了隊,東方困惑地喊道。聽見呼喊,希羅達壓下思緒後回過頭,「吾再看看這邊,你們先繼續吧。」

  「欸,老師不跟我們一起嗎?」江雅茜有些失望地詢問。

  「嗯,吾看看狀況,晚點會繼續守護你們的!」希羅達挺起胸膛,語氣相當認真,小小身版看起來意外地有些可靠。

  「好,那你也要小心喔!」

  揮別了學生們,希羅達收起面上的笑意,回過身望向了身後的樹林。明明在接近中午的此時,自樹葉枝幹間灑落的陽光仍如此耀眼,他卻覺得有些不對勁。

  希羅達決定相信自己的直覺。

  快步奔入樹林間,白髮男孩化出水霧,操縱著那些細薄到肉眼無法辨識的霧氣往他察覺到異狀的方向而去。他並不打算把剛才一瞬間感覺到的濃厚妖氣當作錯覺,更讓他警惕的是,這絲氣息只有他感覺到。

  他不敢輕忽大意,至少要親自確認過才能安心。

  深入林間,希羅達四下張望著往前行。派出去的霧氣沒能帶回他想要的答覆,讓他有些不知該慶幸還是失望好。

  「小朋友……?」

  反射性一顫,希羅達被無預警響起的聲音嚇了一跳。他愕然地望向聲音的來向,發出呼喊的卻是名面生的長髮少女,望著他的表情帶著訝異與困惑。

  她是誰?

  從樹林間走出的少女似乎只是這裡的居民,希羅達沒從她身上感覺到任何異常的氣息。難道是剛好在樹林裡,見到他才過來打招呼的?

  「你是外來的孩子,對吧?這幾天村裡來了不少人呢。」露出和善的微笑,秀氣的少女看著希羅達,語氣溫和,「樹林裡沒什麼人又都是蚊蟲,小孩子別一個人在這裡亂跑比較好。過來吧,我帶你離開這裡。」

  看來是自己的外表太有欺騙性,所以被當成獨自跑進樹林的孩子了吧?

  下意識摸了摸臉,希羅達決定跳過這點。他走上前,打算先跟對方談談,但才走兩步,他卻察覺到對方身上還有一絲特殊的氣息,雖淡卻真實存在的──

  山的味道。

  他停下腳步,「妳是誰?」

  少女一愣,顯然沒料到他會有這反應,但她隨即道,「別擔心,姊姊不是壞人的,過來吧。」

  「吾不會答應妳的。」希羅達迎上少女的視線,語氣和表情都顯得認真而嚴肅。對方引導似的話語像極了某種言咒,要是失口答應,他再強也可能會被帶走。

  還好現在面對這種局面的人是他,若是意識不夠敏銳的學生們,很容易著了道。

  「妳是誰?妳不是一般人,一般人不可能無聲無息地接近吾。」

  「……你也不是一般的孩子呢。」似是知道自己騙不了眼前的孩子,少女歛起笑,柔和的語氣彷彿嘆息,「你們這些外地人就像蟲子一樣令人心煩……為什麼要妨礙我呢?真是,鳴源村的事情還輪不到你們來干涉啊。」

  「妳和妖族簽下了契約對吧?既然如此,這件事吾等就必然會插手。」希羅達的身邊水氣繚繞,他意念一動,先一步下了結界,「況且就算吾等不在,也會有人處理的。」

  「那又如何?既然你們執意要阻擾我──」少女清秀的臉蛋瞬間變得猙獰,眼裡帶著赤裸裸的殺意。她的身旁猛地竄出了大量黑氣,宛若黑蛇一般急速朝著希羅達竄去!

  「我就先吃了你、再來對付其他那些煩人的傢伙!」

  身旁的水氣化作屏障護住自身,希羅達快速與少女拉開距離,盯著對方的一舉一動不敢大意。黑蛇被水氣攔下,瞬間改變方向與角度試圖攻擊,他一邊精準擋下一邊凝出冰錐反擊,腦中思索著該如何將對方制伏後問話。

  少女的攻擊手段僅有黑蛇,沒多久希羅達便稍微肯定了。攻擊手段單一這點讓他有些困惑,但仍是在捕捉到她攻擊間的空檔時眼明手快地調動力量,寒冰剎那間凍住黑蛇,希羅達低喝一聲,由寒冰凝結而成的繩索便往來不及應對的少女身上纏去。

  「抓住妳了!」

  孰料,被冰索縛住四肢與身體的少女竟是咧嘴一笑,在希羅達警覺地架起冰牆防護的剎那,少女纖細的身形猛地膨脹扭曲,下秒便化作枯枝落葉往四周炸開,疾射而來的殘片重重扎上希羅達身前的冰牆,維持幾秒的攻擊將之敲出了數道裂痕,但並未能將之擊潰。

  待四周平靜下來後,希羅達仍維持著警惕,隔了數秒,確認周圍已經沒有妖族的氣息後才放鬆下來。

  「是人形……不是本體,只是來試探的嗎?」望著地上散落的枯枝落葉,希羅達喃喃地道。他揚起手,剛想把對方留下的枝葉蒐集起來看看,那些葉片卻早他一步迅速腐敗,而後化成了灰消散。

  「逃跑的速度也很快,感覺很熟練……唔,很不好抓的樣子,說不定本體也一樣。」雙手環胸,希羅達也沒失望,而是認真地評估起來,「吾還是給白鳥遞個訊息,讓他注意一下好了。」

  他伸手拉出藏於衣領內的墜鍊──那是他慣用的通訊器──而後從中找出了白鳥的號碼撥了過去。

  注意力放在通訊器上的他沒能在第一時間注意到腳邊竄出的花藤,查覺到的瞬間,他驚喊出聲、反射性想躲,最終卻仍是慢了步。

  巨大的植物花瓣大張,直接將同時以水氣護住自身的男孩一口吞掉。

  剎那間,樹林裡只餘一朵碩大的花苞,而那朵淡紅色的花也在幾秒後鑽入地底,整片樹林頓時恢復了寧靜。

  ……嬌小的少女輕踩步伐,在花苞消失的地方停下腳步。

  「該來正式地打聲招呼了呢。」

  她的嗓音帶著笑意,似是期待而愉悅。意味深長地望了廣場的方向一眼,她回過身──

  那頭褐色的髮絲在陽光下顯得燦爛而耀眼。

 

 


  危險人物出場了,納涼的帶隊組準備做事了OUO

  話說我本來以為校外實察這段是最輕鬆的說(沉思)。欸下章隔壁的炸彈們準備爆炸了(?)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