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小節:所以我說,那位接引者呢?

 

 

 

  「我們翡翠分部的試煉全部共分為三個關卡,期間,妳可以有條件地使用公會的資源。三個關卡進行的時間和長短不一定,時候到了我會通知妳來開始。首先是第一道關卡。」

 

  我微微頷首,聽著她往下說。

 

  「妳也聽到了,原本我安排了人去接你們,最後卻是貝洛琪帶妳們過來的。」希芙琳微微一笑,那抹笑容裡帶了絲無可奈何,「那孩子名叫卡諾,是我的徒弟。他的魔法天賦勝過其他同齡的族人,在學習方面也很優秀,然而,他卻有個很讓人頭痛的毛病。」

 

  像是要賣關子似地停頓了下,希芙琳才續道:「那孩子呀……可是個超級大路癡。」

 

  ……欸?

 

  我一愣,猛地聯想起剛遇上貝洛琪他們時,言談間他們臉上怪異的表情。

 

  「所以,沒遇到的原因是他迷路了?」

 

  加莉西以著一種不可思議的語調說道,希芙琳聳聳肩,「大概吧,八九不離十了。」

 

  「所以囉,妳的第一個試煉──在傍晚,或是卡諾自己找到路回來分部之前找到他,帶他回來。」希芙琳語調認真,不像是在開玩笑,「在妳們出發之間,妳可以問我三個問題,我會據實回答妳。要問什麼,妳有三分鐘的時間思考。倒數開始。」

 

  希芙琳一抬手,半空中忽然浮現一個由金色光點組成的沙漏,一點點掉落的金光象徵著時間的流逝。我輕蹙眉頭,思考起她方才這段話中所提供的資訊。

 

  在卡諾回來分部以前找到他,途中所需的主要資訊能靠這三個問題獲得,其餘估計沒有限制,那麼,我應該用來取得必要資訊的問題是……

 

  在沙漏於倒數結束而崩散成金光後,我迎向希芙琳望向我的視線,開口拋出了第一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卡諾長什麼樣子?」

 

  像是不意外我會這麼問,希芙琳一彈指,我們前方的桌面倏地出現了道魔法投影。

 

  黑色的俐落短髮,湛藍的眼瞳,投影出來的妖精少年有著稍顯稚氣的臉龐,穿著整齊乾淨,左耳上戴著一個湛藍的耳環。他的表情帶著一絲專注,想來是個十分認真的孩子。

 

  「第二個問題呢?」希芙琳沒有撤去影像,只是接著問。

 

  「他所修行的魔法是哪一系的,等級如何?」沒有遲疑,我如此回答道。

 

  她像是有些意外地挑起眉,「火系,目前是三色石的程度。」

 

  三色石、第四位階,等同於一般人類魔法師的平均階級……不愧是妖精。

 

  「最後一個問題,」我想了想,道:「您讓卡諾來找我們的時後,給他的『說法』是什麼?」

 

  「這個嘛……」希芙琳勾起嘴角,「我告訴他『來自塔克理的受試者已經進入了森林,從大道走過來差不多得走到傍晚,為了省時間,你就去接他們回來吧。』」

 

  仔細記下她這段話,該怎麼做,我大概有些想法了。

 

  「那麼,距離傍晚還有三個多小時。」希芙琳再度一抬手,金色的沙漏隨之浮現,「祝妳好運,夏瑪。」

 

  跟兩名妖精短暫地告別後,我和加莉西順著原路回到了分部的大廳。路上,加莉西語帶好奇地詢問我接下來打算怎麼做。

 

  「首先自然是要先找到卡諾,然而我們並不清楚他現在在哪裡。據我推測,既然他長期為路癡的毛病所苦,會走的很可能是顯而易見、不易走錯的大道。」我邊走邊分析給她聽,「但從貝洛琪帶我們過來走的路來看,妖精們顯然自有一條較為快速的路線,然而它的叉路頗多,甚至還有隱密的小路,卡諾自己未必能通過那一段路……但這問題不大。」

 

  「問題不大……是因為那邊也在妖精們的守衛範圍對吧?」

 

  我點點頭,續道:「沒錯,所以就算他迷路了,想尋求其他妖精的幫助應該沒什麼難度,就像我們的『異狀』引來了貝洛琪他們那樣。又或者他本身就帶有相關的道具,例如能夠指引方向的指路針,就是相當方便的魔法道具。」

 

  就希芙琳的身分來看,做為她徒弟的卡諾擁有指路針的可能性應該不低。

 

  「至於卡諾去時走的是哪條路線並不重要,重點是,他如果沒有碰上我們,在知道我們正往分部前進的情況下,他會怎麼做?」

 

  「順著我們走的路找回來!」加莉西瞭然地一拍掌,隨即又困惑地問,「但是,如果他知道我們已經回來了呢?」

 

  「卡諾修行的魔法是火系,程度是三色石,傳送魔法則是空間系五色石以上的程度才能施展,更別說是稀有的傳送卷軸了。總而言之,我猜卡諾身上戴有指引道路的指路針,只是找我們擔誤了不少時間,然而我們卻在碰上他前先遇上了貝洛琪──所以,完全地錯過了。」

 

  停頓了下讓她消化這段資訊,我才接著往下說。

 

  「至於他知不知道我們回來了……我想答案可能是否定的,希芙琳小姐也是見到我們才知道的,然而她接著又直接交代了我們這項任務……嗯,我想她再通知卡諾的可能性恐怕不高。」

 

  「唔……那麼我們要先做什麼?在外面等他回來再帶進分部也行吧?」加莉西準確地捕捉到了這個任務中的漏洞,「反正只要由我們帶他進去就行啦!」

 

  「是這樣沒錯。」我點點頭,「但希芙琳小姐也知道這點啊,所以她增加了個條件──在傍晚以前。」

 

  好歹也是試煉的一環,應該不可能這麼簡單。

 

  「卡諾在傍晚之前回得來嗎?」

 

  「這就是問題所在了。」我回答,「但我想,如果一直找不到人,或許他會聯繫分部或是希芙琳小姐也不一定。而若是知道我們已經抵達分部的話……原本再急應該也不急了吧?」

 

  加莉西沉默了下,像是在思考,「所以我們得先聯繫上卡諾才行……?不過,聯繫上他就能解決了嗎?」

 

  「連繫上他就能解決嗎……我是覺得沒這麼簡單啊……」

 

  以此作結,我們踏入了大廳。

 

  聯絡上卡諾雖是有相當程度的必要,但這並不代表就能完成任務,再說,我們也沒有聯絡卡諾的手段啊。

 

  至於請這裡的妖精們幫忙,我實在不覺得這是個好手段。目前可能找的到的、我所認識的妖精,除了盈華和希芙琳小姐以外大概就只有貝洛琪了吧?其他的多半是在外地旅行的冒險者們。

 

  又或者,試著借用分部的資源看看……?

 

  我望向櫃檯的方向。以我們塔克理的狀況來說,櫃檯是設有通訊用的魔法道具的,但因為道具的能量來源是定期添加的晶石,除非必要,否則是不會隨意使用的。

 

  希芙琳小姐說過可以有條件地使用公會的資源……罷了,直接去問問看吧。

 

  跟加莉西說了聲,我邁步走向櫃檯。目前在櫃檯值班的是名妖精男性,是貝洛琪帶我們來時交談過的那位。我在櫃檯前駐足時,他露出了和善的微笑,以著流利的通用語詢問我有什麼需要他幫忙的地方。

 

  「我想聯絡一名妖精,請問能借點資源嗎?」

 

  「請問您想聯絡的人是……?」

 

  「卡諾。」

 

  妖精男子一愣,面色頓時有些為難,「您說卡諾那孩子嗎……這可能有點難度。」

 

  「有點難度?」

 

  我疑惑地問,他點點頭,續道:「通訊魔法其實也不是萬能的,一般而言,通訊魔法有著兩大缺陷──通訊對象及距離的限制性。卡諾那孩子的話……他恰好不在我可聯絡的對象之內。」

 

  我點點頭,大致明白了他的意思。

 

  通訊魔法有著缺陷這點,我雖然不是第一次聽說,但我畢竟不是魔法師,除了基本效果的差異可以理解外,詳細的原理部分我就不懂了。

 

  以前也有聽佛洛伊說過這方面的事,他扯了一堆原理,也不管對我這個門外漢來說,他說的那些我根本一知半解。

 

  人類所使用的魔法和妖精所使用的魔法,據佛洛伊所說也是有著差異的,不過倒是同有著缺點就是……嘛,專業的事還是交給他們去研究,我只要大致知道問題所在就行了。

 

  簡單地交談完後,我掉頭走向加莉西。後者在我走回她身邊時詢問道:「怎麼樣?不行嗎?」

 

  「差不多吧。」我聳聳肩,「聯絡是沒辦法,但是他說可以幫我們注意一下,卡諾如果回來了會跟他說一聲。」

 

  「那,我們現在要怎麼辦?去外面守嗎?」加莉西蹙眉詢問道。

 

  我思量了下,無奈地聳聳肩,「雖然很沒效率……但,先去外面守看看吧,我想想其他辦法。」

 

  加莉西點點頭,我們倆便邁步走出了翡翠分部,順著枝幹回到了地面上。在我踏上最後一小段枝幹時,走在前頭的加莉西突然發出了道略帶訝異的輕呼聲,我反射性地抬眸望去,映入眼簾的那道身影瞬間讓我明白了加莉西這道呼聲的含意。

 

  我輕吐出了口氣。

 

  大概是瑟雷爾被劫走時的情形殘留的影響,剛才那瞬間反射性湧上的緊張,實在不能就這麼當作它不存在。

 

  在我感嘆的同時,在我們面前駐足的妖精女子露出了友善的笑容,向我們打了聲招呼。

 

  「貝洛琪?妳不是去值班了嗎?」加莉西語帶訝異地問道。

 

  「噢,我們的工作只到中午而已,接下來是別的小組負責。」貝洛琪回答道,隨即好奇地問:「試煉的事怎麼樣?大家都很好奇呢。」

 

  「這個嗎……話說,卡諾回來了嗎?」

 

  「卡諾?應該等等就回來了吧?我搭檔說有遇見他,也跟他說了我先帶您們前來分部的事……是長老在找他嗎?」

 

  「不算是,是我們得先找到他。」我接口道。

 

  如果說是快回來了,那到入口那邊去等就行了。

 

  「如果是急著要找他的話,您們可以去沐芽之園那邊看看喔。」貝洛琪突然說道,伸手稍微比劃了下方向,「因為接人的工作沒有了,他暫時也沒什麼事,沒意外的話他應該會去沐芽之園幫忙。這幾天是藥草和蔬果採收的時期,卡諾的父母親都在那邊工作,他常常都會過去幫忙,久而久之也很熟了,所以人員短缺他又有空的話就會過去。」

 

  沐芽之園?印象中那是妖精們種植作物的地方吧?

 

  我挑起眉,「他回到這邊了?」

 

  「嗯,剛才您們在和長老談話時,我的搭檔聯絡過我了,他說他碰上卡諾,順便帶他回來。」貝洛琪解釋,「我的搭檔修行過空間系的魔法,在傳送上很方便的。」

 

  原來如此。那麼她剛才所說的「應該等等就回來了吧」估計是指回來分部這邊的意思。

 

  停頓了下,貝洛琪歉意一笑,「通訊魔法是精神系的魔法,我所修行的法術不包含這一系,所以沒辦法先連絡搭檔幫您們確認,得直接去現場或是問問其他人才行。」

 

  「知道他可能在哪就已經足夠了,謝謝妳,貝洛琪。」

 

  卡諾很有可能在沐芽之園,但這只是眾多可能性之一,他也可能在其他地方……

 

  「卡諾修行的是火系,他也不會通訊魔法吧?那他不必先來跟希芙琳小姐報備一聲嗎?」在我思考的同時,加莉西拋出了個問句。

 

  「長老大多時候都挺忙的嘛,就算要,卡諾身上也帶有通訊用的魔法道具,只要用它聯絡長老說一聲就行啦。況且也只是錯過了而已,長老不會太在意的。」貝洛琪回答道:「如果您們要過去沐芽之園的話,我可以帶路。」

 

  「那就麻煩妳了。」我答。

 

  「不會啦,順路而已。」她微笑。

 

  在貝洛琪的帶領下,我們離開了分部。她口中的沐芽之園離分部有段距離,約莫十幾分鐘後,我們在一處空曠的綠地停了下來。

 

  不等我們做出詢問,貝洛琪以妖精的語言低吟了幾句,下一瞬間,周圍的景象彷彿扭曲了下,我們頓時置身於廣大而井然有序的樹林之中。

 

  「這裡是森林內的一部份,為了確保安全而架設了結界,外人基本上是進不來的。」隨口解釋了句,貝洛琪張望了下,隨即領著我們沿著小路走著,穿過了身邊明顯受到良好照顧的果樹群,「卡諾可能會在藥草那邊,先過去看看好了。」

 

  穿過了果樹群和些許整齊栽種著的枝芽花藤,拐了個彎,映入眼簾的是大片以著不同方式栽種的藥草。我雖不懂藥學,但不同藥草有不同的栽種和保存方式等,這些基本概念我還是稍懂一些的。

 

  五花八門的藥草以著某種規律整齊地排列著,其中有高有矮──高的得仰頭才能看見頂端,矮的一不注意就可能誤踩到。

 

  「稍等,我進去看一下。」

 

  貝洛琪說著,身影接著便竄進了樹叢之中。

 

  她大概是怕我們誤踩藥草之類的吧。再說,眼前這片繁雜而廣大的藥草田,若是不熟悉的人隨意闖入,一不小心恐怕會在裡頭迷路吧?

 

  想到這,我突然想到卡諾是路癡這件事。

 

  ……嗯,既然常來幫忙,那倒不至於會迷路吧?

 

  搔了搔臉頰,我不置可否。

 

  就在我們因逐漸拉長的等待時間而乾脆地聊起天來時,藥草叢中倏地一前一後傳出了兩道呼聲,我和加莉西對望了一眼,在彼此眼中看見了「發生什麼事了」的疑惑,接著一同望向了貝洛琪進去的那條路。

 

  「貝洛琪?」加莉西朝裡頭喊道。畢竟只是藥草叢,這樣喊應該是聽的到的。

 

  我搔了搔臉頰,仔細聽著裡頭的動靜。隱隱約約能聽到對話的聲音,不過由於她們用的不是通用語,所以聽不太懂她們在說些什麼。

 

  對話的似乎是兩名妖精,一個是貝洛琪,另一個就不知道了。

 

  「──沒事,還請兩位稍等一下!」

 

  貝洛琪朗聲回應道。這麼看來應該是沒事……不過那叫聲是怎麼回事啊?

 

  等她出來再問吧。

 

  約莫又過了數分鐘,貝洛琪的身影才出現在我們的視野內,跟在她後方的還有道面熟的矮小身影。

 

  是卡諾。

 

  「剛才出了點小意外,不好意思,嚇到您們了。」貝洛琪有些尷尬地如此說道,接著她將後方的少年拉至前方,介紹道:「這孩子就是卡諾。卡諾,這兩位是塔克理的夏瑪小姐和她的同伴加莉西,就是本來長老要你去接的人。」

 

  「兩位好。」卡諾規矩地行了一禮,向我們露出了有絲靦腆的笑容,「貝洛琪姊姊說你們找我,請問有什麼事嗎?」

 

  和貝洛琪她們相比,卡諾的通用語明顯帶了點口音,但並沒有到會影響對話的程度。

 

  「你好。」我答。瞥了一眼他的手上提著的、裝滿各式藥草的籃子,接著問道:「能稍微跟你借點時間嗎?想麻煩你跟我們到分部一趟。」

 

  說著,我簡單解釋了下希芙琳提出來的任務條件。卡諾的表情先是有些錯愕,聽完我的說明後,他表情認真地點了點頭。

 

  「好。」他先是如此答應,而後有些遲疑地瞥了手上的藥草一眼,「那個,我先處理一下這些……」

 

  「沒關係,不急。」我道,卡諾說了聲「我快去快回」,接著便快步從藥草叢的方向離開。

 

  「欸,小艾,我覺得這個關卡好像滿簡單的耶。」加莉西在卡諾離去後這麼說道,語氣帶了點不敢置信。

 

  「或許吧……運氣好。」我答,望著卡諾的身影拐了個彎,從視野中消失。

 

  這關卡……突然覺得有些順利過頭了。

 

 

 

 

 

  「回來啦?不錯,跟我預估的時間差不多。」

 

  一踏入分部,希芙琳的身影便出現在我們眼前。她就像是算好了我們回來的時間似地,準時地從窗戶翻入了廳內。

 

  「師父。」卡諾乖巧地喚了聲,希芙琳則是十分順手地拍了拍他的頭,接著以著妖精的語言跟他交談了幾句。

 

  幾句話後,卡諾點了點頭,應了聲後便從另一邊的通道先行離去。接著,希芙琳淡笑著望向我們,「來吧,我們到辦公室談。」

 

  跟著她重新回到了盈華的辦公室,我們在會客室內坐了下來。桌面上放著已經泡好的茶和簡單的點心,希芙琳擺了擺手示意我們隨意取用,接著微笑著說道:「關於妳的第一個關卡,有什麼問題嗎?」

 

  我望向她,提出了從剛才就有了的疑問,「這場試煉,是意外還是早有預謀?」

 

  「在我意料之內,也在我意料之外。這件事可以是考驗的一環,也可以不是。」說著,她狡黠地眨了眨眼,「妳其實還想問這個任務的用意為何,對吧?」

 

  聞言,我沉默著頷首。

 

  這場任務真不知該說是簡單還是困難,雖然是有線索沒錯,但在遇到貝洛琪的狀況下,這些線索其實是可有可無的。

 

  但是,希芙琳小姐會沒料到這些嗎?

 

  「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呀。」她微笑著道,「有些事情,真的是得依靠所謂的運氣……或是該說是注定嗎?又或者是在做足了準備的情況下,還是有可能因『意外』而讓那些準備變的多餘……但是,真的是這樣嗎?」

 

  停頓了下後,她續道:「同一個問題,解決的方式和手段有很多種,就像是兩地之間未必只有一條路相連接。有時候,妳可能幸運地繞了近路;有時候,妳可能不小心繞了遠路……但哪一條才是好的呢?」

 

  她這番話似乎別有深意,但她顯然沒有說明白的意思。

 

  「無論如何,事前的充足準備可是必要的。不論妳最後有沒有及時找到卡諾,那都不是重點,運氣是實力的一部份,它有時佔的多,有時卻不然──運氣也是個極大的變數。」她說,「早在妳最初的的那三個問題和接下來的運用,就足以讓我辨別妳是否合格了……恭喜妳,夏瑪,妳通過了第一個關卡。」

 

  ……原來如此。

 

  嘛,再說情報這種東西,說實話也是不嫌少啊。

 

  「我明白了,謝謝。」

 

  她輕輕一笑,「今晚妳們就住分部裡,房間的部分我已讓盈華為妳們安排好了。至於剩餘的關卡……該開始的時候,就會開始了。」

 

  語畢,希芙琳站起身,「那麼,今晚好好休息吧,兩位。」

 

 

 

 

 


寒假之一日產一千字計畫的第一個成果(?)

趁著寒假沒事,我想開始試著穩定產文了ww然後希望這個狀況可以延續到往後未來的每一天XDD

一天一千字,這樣我就可以年產三十六萬字,暗月完稿之日就不會遙遙無期了XDD

 

這章差不多讓翡翠分部的妖精角色都出場完畢了,久違的寫到卡諾,有種懷念的感覺ww

回去翻舊版的暗月,因為一開始也是走妖精篇的關係,所以這些角色差不多都出場過了。某幾位的戲份被刪,有幾位則是增加,其中也有些設定微調......不過相信沒人看的出來啦XDD

這樣很好(走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漓洵(薩佐) 的頭像
漓洵(薩佐)

蒼無月之地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