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小節:歡迎參加明日行動的行前說明會

 

 

 

  「聽說現在隊伍人數已接近三十,真沒想到這時間要過去的冒險者這麼多。」看了看四周,傑爾這麼說道。

 

  確實,雖然大陸上的冒險者不少,妖精又是十大種族之一,但三十這個數目還是多了點,尤其路線通往的方向還是規模不大的翠芽。

 

  「搞不好是因為魔獸的關係喔!」加莉西出聲道,我和傑爾則是疑惑地望向她,「讓大家想一起行動的原因是鱗翅蟲,吸引這麼多冒險者過來的原因也是鱗翅蟲呀!」

 

  說到魔獸,身為獎金獵人的加莉西自然也懂得不少,她繼續解釋道,「關於鱗翅蟲,我們獎金獵人暗地裡的資料還滿詳細的,其中有一種變異體很適合當藥材,在黑市裡可以賣到不少價錢。不久前我還聽朋友說有人在高價收購活的變異鱗翅蟲……就不知道事情怎麼樣了,反正好像吸引不少人往這裡跑的樣子。」

 

  「適合當藥材的變異體?」傑爾訝異地問。變異體的存在不是什麼意外的事,不過適合當藥材這點倒是挺特別的就是。

 

  「是傳聞,不保證真實啦。」加莉西擺了擺手,「當然也有可能是翠芽那邊的事啦,據說再過一陣子就是花精們的祭典了。」

 

  這事我知道,花精每四年舉辦一次的祭典常吸引不少外族人前去。雖說他們祭祀的對象是同族,但隨之而來的祭典向來歡迎大家參加。

 

  不過,之前都沒仔細關注,沒想到今年又是祭典舉辦的日子啦?

 

  「妳說的是花靈祭吧?我出來前查過,聽說滿熱鬧的。」傑爾這麼說道,像是明瞭似地點點頭。

 

  「咦,你要去參加祭典啊?」加莉西訝異地問。

 

  「不算是……只是要去翠芽一趟,順便查了而已。」說著,他露出一種不知該說是困擾還是無奈的神情,「事實上,我是出來找人的……唉,他們不知在想什麼,一個個都給我搞翹家。」

 

  「翹家?你的家人嗎?」

 

  「是啊,我弟跟我妹……說來話長。」他嘆了口氣,「那妳們呢?去執行任務?」

 

  「嗯。」我點頭答道,不打算多說。

 

  他點點頭,並沒有多問,而是轉頭看向周圍,「對了,這次行動的召集者,你們知道是怎麼樣的人嗎?」

 

  「冒險團『飛翼』,登記的團長是名名叫巴克斯的人類。團隊不大,只有五名成員。」

 

  我道,這是我從公會人員那邊打聽到的消息,但對這冒險團實在沒什麼印象,對那名團長也只是隱約記得有這個人而已。

 

  大概是個能力一般般的冒險者,所以才會想找人一起走吧?

 

  名為飛翼的冒險團中有五名成員,其中有三名人類、兩名花精。當初登記成立的分部似乎是花精的翠芽,但團長卻是名人類。這種狀況不是沒有,但數量還是少的,大多數冒險者都偏好在自己熟識的地方登記,而一般提出登記申請的都是團長。當然也有可能是不方便又急需登記的時候啦。

 

  至於我們這種臨時成立的團體則是另外一類,多半是結伴同行、共同任務或是還在磨合中的團體。臨時冒險團在成立和解散的規則上都較為簡潔,也沒有正式的那麼嚴謹,對某些人來說還挺方便的。

 

  稍微又閒聊了幾句,一道不小的嗓音突然響起。我望向聲音的來向,映入眼簾的是一名身穿輕甲的中年男性。

 

  「各位好,我是巴克斯,這次團隊行動的召集人。」那人這麼說,語氣沉穩,「對於平原的狀況,相信在場的大家都有一定的了解。按照計畫,我們將在明日早上出發,目標是安穩地通過平原,不招惹魔獸。」

 

  巴克斯在最後一句話加了重音作為強調。

 

  「基於大家可能都不太熟悉彼此,我們才想先聚集各位,讓大家多少知道明天一起同行的是什麼樣的冒險者。」他續道:「就登記那邊的資料,同行的共有二十五名成員,再加上翡翠分部的人員三名,總共二十八位。其中主要的大團體有三個,各自先自我介紹一下吧!」

 

  團隊主要的指揮權交給規模較大的三個團體嗎?

 

  我思考著的同時,兩道身影從冒險者中走了出來,分別是背生雙翅的翼人女子以及一名個子嬌小、從外表和衣著看來似乎是妖魔的少年。

 

  早上見過的翼人女子在巴克斯身旁站定,率先自我介紹道:「我是緹露,冒險團緹洛安的團長,來自深風荒谷中的莎魯維卡斯分部,團員共六名。」

 

  莎魯維卡斯是十大分部中翼人一族的分部。

 

  緹露的介紹簡潔平淡,單純在陳述自己冒險團的狀況,但另一群冒險者中卻傳來了幾聲像是不屑的輕哼和嘲諷似的笑,沒有刻意壓抑的音量就像是挑釁,惹來了不少探詢或是疑惑的目光。

 

  緹露冷冷望去,一雙美眸瞪了那方向一眼,她意外冷靜地沒跟對方吵架,而是傲然地邁開腳步回到自己的隊伍之中。

 

  「是另一團裡的獸人啊。」傑爾低聲感嘆了句,「這兩族的不合真的……嗯,不多說,但在這時候有些麻煩。」

 

  我同意。

 

  如果雙方相安無事倒還好,但要是碰上什麼狀況恐怕會很麻煩。

 

  那名妖魔少年僅是皺了皺眉,回頭給了自己團裡警告的一眼,接著轉身面向眾人,「釉歲,我們臨時團體的團長。」

 

  他伸手比了比自己的隊伍示意。

 

  妖魔少年的介紹很簡潔,純粹就是自我介紹而已,連自己團裡的狀況都沒詳細解釋。向巴克斯及緹露微微頷首當作是招呼後,他便也退回自己的隊伍之中。

 

  「至於其他幾位,要麻煩你們各自找隊伍跟著了,畢竟接下來要經過的是危險的地方,我們需要確保每位冒險者都有指揮,還有其他幾位非戰鬥人士的安危。」巴克斯適時地接話道,「在這之前,也先麻煩你們自我介紹一下了。」

 

  因這段介紹而安靜下來的冒險者們低聲交談了起來,幾秒後,一名矮人率先跳了出來──是熟悉的面孔。

 

  早上見過的矮人冒險者以著響亮的聲音道,「我是來自雷伊利的冒險者艾坎洛斯,他是錫達爾。」

 

  介紹完自己和身旁的同伴,矮人冒險者相當乾脆的坐回了位置上。

 

  接在他之後出聲的是坐在另一端的花精們,共有四名成員的他們皆是無戰鬥能力的隨行者,也是隊伍中主要需要被護衛的對象。為首的白髮男性名為薄雪,他語氣柔和地介紹了自己,態度十分客氣,就我看來他大概是目前最好相處的一個……就希望別真的是「太好」的了。

 

  至於我們這桌,我們三個對望了眼後,加莉西看向我、我則向傑爾投去詢問的目光,他十分直接地抬手對我比了個「請」的手勢。

 

  以上動作全在兩秒內結束,我站起身。

 

  「我是夏艾,來自塔克理的冒險者。旁邊這兩位是我的同伴,加莉西跟傑爾。」

 

  不過傑爾是暫時的,但我沒說沒人知道嘛。

 

  最後出聲的是一直在旁靜靜聽著的數名妖精,也就是翡翠分部派來的同行者們,他們同樣客氣有禮地說明了自己的身分,並無過度干涉領導相關的決定,僅是說明他們此行是以調查為主,會視情況在半途中脫隊。

 

  在那三名妖精中,我看見了一臉認真的卡諾。

 

  大家輪流自我介紹完後,巴克斯再度接過了話題的主導權,他重申了要我們這些落單者找團隊跟著的要求,並希望各隊伍的人數能盡量平均。

 

  「話說妳們打算跟誰?」傑爾詢問我們,順理成章地成為跟我們倆一起行動的暫時同伴。

 

  「這個嘛,理想組當然是妖精囉。」我聳聳肩,隨口答道,「不過理想只能是理想,那兩組二選一吧。」

 

  半路會脫隊的妖精可不在選項內,以妖魔釉歲為首的暫時團體又有可能會是亂源的獸人們,自然別選比較好。

 

  說到獸人,他們除了跟翼人是世仇外,跟人類的關係也稱不上好,這得歸咎於幾百年前我們人類老愛扒他們的皮拿去賣。自作自受,實在怨不得他人。

 

  兩人沒有對我只說兩個隊伍這點提出任何疑問,顯然也理解我自動過濾掉了誰。加莉西單手撐著下巴,率先提出了意見。

 

  「我覺得緹露他們那組不錯啊!我昨天跟他們聊過,裡面有幾位冒險者也挺友善的,實力也不錯。」

 

  我點點頭,望向傑爾,「你呢?」

 

  「冒險團『飛翼』,妳們熟嗎?」他反問。

 

  「沒什麼印象。」我據實以告。

 

  加莉西也搖搖頭,「我也是第一次聽見呢。」

 

  「那我也支持翼人吧。」他聳聳肩決定道,接著又補了句,「我對其他種族還滿好奇的,反正他們那團的氛圍看起來也不錯。」

 

  大家的決定都頗迅速,沒多久分組就出來了。四名妖精旅者選擇了「飛翼」,似乎是跟團裡的花精有交情的緣故;和我們一樣選擇「緹洛安」的還有那兩名矮人……看來他們真的是不打不相識啊。

 

  令我有些在意的是,不意外無人選擇的臨時團體態度有些奇怪。那些獸人不提,妖魔少年釉歲淡然的姿態就像不在意這種幾乎是孤立他們的分組方式。

 

  雖說這是大家自己決定的結果,緹露介紹自己團體時獸人們的態度就先豎立了壞印象,但他也沒有對自己人有不滿的意思。

 

  話又說回來,妖魔的個性驕傲而喜怒無常,或許這就是他希望的狀態?

 

  我暗自在這事上記了筆,便跟著加莉西和傑爾去認識一下接下來幾天會共同合作的冒險者們。

 

  團長緹露我早上就見過了,她是名擁有一頭湛藍捲髮和羽毛的翼人,身形如一般翼人輕盈嬌小,卻絲毫不損她眉眼間的自信與傲氣。

 

  就如我所見的,她是名十分直率的翼人。緹露一一跟我們打了招呼,並將自己的團員介紹給我們認識。我們簡單交談了下,巴克斯的聲音便又拉回了我們的注意力。

 

  「那麼明日就依現在的組別行動,接下來要說的是有關路線的事。」巴克斯說著,掏出了從翡翠分部拿到的簡易地圖,「我們的路線是從這裡往東北走,鱗翅蟲主要棲息於這幾個位置,我們得避開這裡。」

 

  他指了指上頭標記出來的區域,接著以指代筆在地圖上畫出一條路線。

 

  「繞過這些區域,我們的行徑路線大概是這樣。」

 

  分部提供的地圖很簡單明瞭,連帶那路線也十分清楚。巴克斯確定我們所有人都看過後才接著道:「到時候分部的隨行人員會負責帶前半段路,到後面比較沒問題的部分則是我們飛翼負責。基本上繞過魔獸遍布較密集的區域就能避掉大部分的危險,沒人想招惹那些魔獸,到時候希望大家配合行動。」

 

  在交代我們準備好物資、並於明日早上八點在大廳集合後,巴克斯在確認無人有問題後宣布了散會。

 

  部分冒險者選擇回房休息,部分則是還留在原地交流。我們三人同樣還留在原位,我稍微看了下周圍,留下來的冒險者不到三分之一,除了那幾名花精和我們外,剩下的便是緹露、巴克斯、釉歲以及其中一名同行的妖精。

 

  卡諾在和我們打過招呼後便也先離開了。對於他會出現在探查隊伍裡這點,要說意外其實也不盡然,畢竟他的身分明顯擺在那,被派出來也不是什麼太過令人驚訝的事。

 

  那幾名領導者在一旁討論著明日相關的事,我稍微聽了幾句後便將注意力移回身旁兩人身上。他們倆的話題不知怎麼地又跑回了花精的祭典上,談話內容繞著祭典上會有什麼打轉,傑爾確實如他所說的「調查過」,從祭典的規矩習俗到來源都很清楚。

 

  ……也查得太透徹了吧我說。

 

  在加莉西順勢的詢問下,傑爾乾脆地說起了他所查到的訊息。

 

  「花精們祭典祭祀的對象,據說是他們族裡一名貢獻深遠的花精。」以此為開頭,傑爾說起了並不算太多人知道的故事,「數百年前的那場種族大戰,花精是第一個被夜族入侵的種族,他們之中率眾抵抗並向妖精及魔女發出求援訊息的花精就是祭典祭祀的對象,大概是祭拜英雄那樣的感覺吧?我猜啦。」

 

  「聽起來很偉大的感覺。」加莉西作出了評論。

 

  「據說當年若不是他,花精可能連求救都來不及發出便被殲滅了。不過都只是我打聽到的消息啦,太過細節的部份就不知道了。」傑爾聳聳肩,「那名花精叫做紅樺,總之是拯救他們一族的重要人物就是。」

 

  「閣下也知道紅樺大人的事呀?」

 

  一道語氣溫和的聲音響起,循聲望去,出聲的是薄雪──四名花精隨行者中主要發話的那名。

 

  大概是聽到我們的話題而過來的,薄雪在我們桌邊停下,保持著一個不近不遠的恰當距離。

 

  「我想難得遇見知曉我族祭典背景的人類,有些好奇,貿然打擾還切莫見怪。」他先是表明了來意,隨後詢問,「三位是要來參加祭典的?」

 

  「主要是有事要去翠芽花海一趟,但既然碰上了就順便看看啦。」傑爾這麼回答道。

 

  薄雪聞言,明瞭似地點了點頭。他似乎不覺得只是「順便看看」卻把祭典事項查的這麼透徹有什麼問題,又或是基於禮貌而不細問。不過旁邊的加莉西都在偷瞄傑爾了,等等大概會問吧。

 

  「原來是這樣,那麼預祝你們玩得愉快。」薄雪微笑著道,「這場祭典是為了感謝當年為護衛我族而犧牲的先祖們,並告誡大家別再犯下那般錯誤。我們祈求、並希望我族能維持著和平持續下去……但知道這些的外族人不多,通常是與我們相當熟試的友族才會知曉。」

 

  我瞥向傑爾,要說他是從哪打聽到這些的……大概跟他家有關吧,如果我先前的推測沒錯,他真的是梅克蘭家的人的話。

 

  等等,說到梅克蘭……

 

  我腦中倏地浮現了一個猜測,但隨即被我壓下。這些事可以等等一起問,不急。

 

  傑爾隨口又問了薄雪關於祭典的事,大致是問他有沒有什麼推薦的事物等等,而薄雪不愧是花精,立刻推薦了他幾個適合參觀的點和當地的美食。看他們認真討論的模樣,若不是傑爾說過他是要找人,聽了還以為他是專門去翠芽花海觀光的。

 

  雙方相談甚歡地聊完後,薄雪便先和他的同伴離開了。待他們的身影消失在視野中,加莉西立刻回頭提問,「傑爾,你是哪裡知道這麼多訊息的啊?」

 

  「我家有不少書,其中就有和那場大戰及十族會談相關的,花精祭典的緣由也寫在裡面,不過篇幅不大。」

 

  「難怪你知道這麼多!」加莉西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這麼道,隨後又疑惑地問,「但薄雪也說了這事是和他們相當熟識的友族才會知道的,你家怎麼會剛好有書啊?」

 

  「我母親喜歡收集各種書,包含了這些地方趣事和軼聞相關的書籍。」傑爾解釋道,這番話同時也為我的猜測多添了幾分可信度。

 

  就我所知,梅克蘭家主祈蓮夫人就如他所說地喜歡各地趣事軼聞。如果這個推測無誤……那只能說是真巧吧?

 

  不過這不是我主要想問的事。一邊聽著他們閒聊,我憑記憶比對了下那人說過的話及我們現在所在的方位,確認沒什麼錯後,我在傑爾剛解答完加莉西一個問題後開了口。

 

  「傑爾,你說你是要找你的弟妹……他們在翠芽花海啊?」

 

  「這個嘛……就我知道的訊息來看,他們確實會往那裡去沒錯。」

 

  「那,能問你的妹妹叫什麼名字嗎?」

 

  傑爾愣了下,像是有些疑惑我會提這個問題,但他還是回答了,「她的名字是瑾,但我們都喊她小瑾就是……怎麼了嗎?」

 

  「……不,沒事。」

 

  我擺了擺手,道。傑爾說的不是我以為的那個名字,這麼說來是我猜錯了嗎?

 

  我兀自疑惑著,但這問題又不能詳細詢問。要是我直接問他「你是梅克蘭家的人嗎」,不是還不要緊,如果真的是的話,他恐怕會對我的身分起了懷疑,這與我想隱瞞身分的打算衝突,不如別問了。

 

  打消了追問的念頭,我看了看時間,又跟他們聊了一會兒後才互道晚安。我和加莉西先去補充完明日出發需要的物資後,便一同回房休息去了。

 

 

 

 

 


本來想趁著春假把這章寫完,但春假前三天我跑去社遊,後四天在家裡忙著耍廢,所以假期間幾乎沒動這篇,直到最後一天回宿舍才開始寫XDD

然後就莫名很順地寫完了,感謝你我親愛的靈感和手感QQ,希望你們能支持我趕快把第一集寫完orz

這學期因為報了很多活動的關係,我現在連遊戲也沒時間打,只好玩玩fb上的遊戲解解悶,不,我是說我填坑的速度又減慢了。現在光是下學期的迎新宿營就讓我一個頭兩個大,再加上期末的社團成發......嗯,相信我這學期還是能all pass的(握拳

回來說說社遊好了,我們社團的人是群就算沒樂子也會自己製造樂子的人,跟他們出去玩的優點就是整趟旅程都會很開心XDD

不過光是同行的情侶就高達六對這點還滿神奇的,這個高密度是會讓人覺得不管往哪邊轉都會看到閃光的程度......嗯,雖然說我很喜歡看人放閃(?),但這高密度還是有點吃不消XDD

最後來放張海邊的照片好了,雖然有很多超美的地方,但在我的拍照技術加持(?)下,我還是覺得別放上來好了

20170330_171024 

神奇的岩石們。比起拍人,我拍石頭拍的超開心的XDD之後的場景就可以用到了www

20170330_170420  

海邊的人們,這張應該是大家玩水之前的照片XDD

後來這群人真的玩超嗨的XDD

先這樣,掰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漓洵(薩佐) 的頭像
漓洵(薩佐)

蒼無月之地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