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種飄忽於無形之中的感覺。

  意識昏沉,自己彷彿就要被這片黑暗給同化了。對於自己身在何處,又是為何而在這般地方,他一點頭緒也沒有,只是茫然。

  試著回想,回應他的只有陣陣不適的痛楚以及零散破碎的畫面,他無法從中拼湊出任何線索,唯一想起的就只有自己的名字——東方,以及自己已經死亡的事實。

  ……我死了嗎?但是,為什麼?我現在這樣又是怎麼回事?

  還有什麼?似乎有什麼是他應該要記得的……但是,是什麼?

  幾個破碎的影像閃過,快的他根本看不清內容,但心頭卻莫名泛起了強烈的悲傷、憤怒、懊悔,沉重的負面情緒幾乎快要壓垮他,但他卻不曉得這些情緒從何而來。

  他什麼也想不起來,倒是那陣擾人的疼痛漸漸增強,讓他不得不放棄思考。

  在黑暗之中,他幾乎感覺不到任何存在,沒有光、沒有空氣、沒有水,一切都是靜止的,連自己的身體都感覺不到……就好像僅存意識在活動著而已。

  這種感覺彷彿要將人逼瘋。

  罷了……反正現在也沒有絲毫想法或線索,倒不如就這樣吧。

  放空思緒,他只是任憑自己的意識在退減的疼痛之中逐漸沉入黑暗。但彷彿是在阻止他這麼做似地,下一瞬,一道帶著些許稚嫩的嗓音猛地響起。

  「——聽的見嗎?」

  幾乎停擺的思緒和意識在這瞬間清醒,宛如溺水者緊抓浮木一般,他仔細想捕捉那道聲音的來向,急躁中帶著一絲緊張。

  「看來應該是可以了……」

  似乎帶著慶幸的嗓音這麼說,像是自言自語。而他聽著只覺一頭霧水,同時卻也為意識到不是自己幻聽而鬆了口氣。

  『你是……誰?我又為什麼會在這裡?』

  他在心中這麼想道,暗自祈求著對方能聽見自己的聲音。

  那道稚嫩嗓音的主人彷彿怔愣了下,隔了一瞬才回答,「吾是希羅達,是……潘德拉學園的師長之一。」

  他注意到那人話語中不自然的停頓,但他已有太多問題,這點便被乾脆的忽視掉了。

  「至於你為何在這裡,這算是必經的過程之一吧。」那人續道,嗓音變的穩定而冷靜,還透露著一股與聲調相反的老成,「你不用害怕,接下來不會再發生什麼情況了,吾保證之後的事都會很順利。」

  『你是指……發生過什麼事或意外?』聽出這點的他納悶詢問,『所以我才會在這裡?』

  「……差不多。」那人說,「總之,你只需要好好休息。不久後……嗯,先讓吾代表大家歡迎你加入潘德拉學園,東方。」

  『潘德拉……學園?』

  「是的,而這裡……正是你未來要待上好一陣子的地方。」

  那人的嗓音帶著笑意,還有些許他無法理解的複雜情緒。

  「那麼,你有什麼疑問就說吧,吾會盡吾所能地解答你所有的疑惑的,只不過時間有限,還請你盡可能簡單扼要地提問。」

 

 

 

 

  將手從桌上散發著淡淡銀光的水晶球上移開,男孩輕吐出一口氣,稚嫩的臉蛋上帶著如釋重負般的情緒,但下一秒又蹙起了眉,想是在煩惱著什麼似地。

  男孩有著一頭及腰的雪白長髮,身形嬌小而單薄,樣式簡單的衣袍包裹著他的身子。他輕巧地站起身,旋身往門口的方向走去,雙眸卻是緊閉著的。

  他的步伐穩妥,絲毫沒有因雙眼緊閉而造成視物上的不便。男孩不發聲響的推開了門,沿著長廊走了出去。

  儘管行走的姿態無半分遲疑,但他很清楚,自己心裡其實是有些不知所措的。

  來到戶外,他任憑微涼的風吹在自己身上。男孩昂首望著夜空,心思卻絲毫未放在閃爍的漫天星空上。

  「到底是為什麼……吶,一定,是有什麼誤會的對吧?」

  他的呢喃散入空氣之中,音量輕的幾乎難以被捕捉。

  後方,高挑的身影踩著無聲的步伐,在男孩後方數步遠之處停下。

 

 


  重寫版的《潘德拉物語》從今天開始重新連載,掌聲鼓勵!

  趁著手邊堆了十幾章的稿子,我決定來挑戰一下周更,目前暫定每周一早上十點更新一章,啊如果沒有出現可能是我忘記了XD(#),會努力拚周更至完結!

  順便要來試試改用新版的後台,我記得它改版很久了吧,雖然版面看起來不錯,但其實我一直習慣用舊版發文。除外順便試試改一下發小說時的文章格式,因為比較方便w

  如果不習慣改成十號字、不特別空行的話,我……我再考慮看看要不要改回來

  跟暗月一樣,如果有想看誰的外篇都歡迎留言跟我說,有靈感就會寫的!

  希望大家會喜歡以新樣貌出現的這個故事><(雖然序章看起來還好,但從第一章基本就是砍掉重練了嘖嘖)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