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兩人反射性地抬眸望向來人,映入眼簾的身影讓兄妹倆雙雙一愣,隨後,吉爾率先反應過來,以著略帶困惑的嗓音詢問:「琵思琳小姐……?請問有什麼事嗎?」

  來人有著一頭相當醒目的淡金長捲髮,以綠色緞帶紮成了整齊乾淨的雙馬尾,她的一雙眼眸是澄靜如泉水的蔚藍,標緻的臉蛋上掛著的是友善的淺淺笑容。

  這名年輕女子正是早先和兩人同在一個隊伍合作的獨行劍客,琵思琳。

  「……客滿的餐館和無聊的男性對獨行女性都相當不友善。」琵思琳淡淡地道,語氣無奈,「所以,想問問兩位介不介意併桌?」

  聽了她這番話,兩人頓時明白了她搭話的理由。

  客滿的餐館並不方便琵思琳這樣單獨一人的客人用餐,而她一身在冒險者中少見的美貌和獨行女性身分,又相當容易引來搭訕之類的麻煩。這兩者便成了她主動找人併桌的動機。

  梅蒂望向吉爾,大有讓他做決定的意思;後者瞥了自家妹妹一眼,隨後將視線投向站在桌邊等待答覆的琵思琳身上。

  「不用客氣,請坐。」

  「謝謝。」

  簡單的交談過後,琵思琳在空位上坐了下來,接著便招呼侍從來點餐。

  「琵思琳小姐是春城人嗎?」趁著上菜前的空檔,梅蒂好奇地問道,眼神示意性地望向了她的淡金秀髮。

  「是的。」琵思琳微微頷首,「兩位也是嗎?」

  「嗯!我們來自西區。」

  「……是彩花鎮嗎?」

  梅蒂一愣,「妳怎麼知道?」

  「猜測而已,想說會不會剛好是同鄉。」琵思琳彎起一抹淺笑,一身淡漠的氣息頓時去了不少,「沒想到這麼巧。」

  「妳也是彩花的人?怎麼沒見過妳?」吉爾微蹙了下眉。彩花鎮不是什麼大鎮,鎮上有什麼人大家多少都會有印象的,但他卻不記得有見過琵思琳。

  「我只有在小時候待過一陣子,之後我母親就帶我離開了。」琵思琳解釋,「但對我來說,彩花仍是我相當重要的家鄉。」

  「這樣啊。」吉爾回應道,也不知道是相信了沒。

  琵思琳看起來也不太在意,而是轉頭跟梅蒂聊了起來。兩名女孩倒也沒特別找什麼話題,只是想到什麼就聊什麼,大致圍繞著鎮上和魔獸的狀況、家鄉春城的事以及一些女孩子的話題打轉。

  吉爾專心吃著晚餐,偶爾才插個幾句話。

  「對了,你們有注意到六芒星的問題嗎?」琵思琳倏地這麼問道,她放下刀叉,認真地望著兄妹倆,「我猜你們也注意到了,他們的付出與收穫不成比例的事。」

  聞言,梅蒂望向吉爾,後者則同樣認真地抬眸詢問:「妳有什麼看法嗎?」

  「近期黑市流傳著一則懸賞。」琵思琳壓低了聲音,「有關於『魔女』的懸賞。」

  「妳是指,六芒星的目標是賞金?」聽出對方的言下之意,吉爾直接問道。

  「嗯。」琵思琳輕輕頷首,「有人說獸潮的幕後主使是魔女,相較之下,晶核的賞金他們也不放在眼裡。」

  「那為什麼還要跟我們一起行動?」梅蒂接著問,這是他們剛才沒討論出來的問題之一。

  「如果他們發現了魔女的蹤跡,卻同時在跟狼群奮鬥時,怎麼辦呢?」琵思琳輕聲反問。

  理解了對方意思的兄妹倆頓時沉默了下來。

  怎麼辦呢?這裡不是還有群以獨眼巨狼為目標的冒險者嗎?

  安靜持續了一會兒後,琵思琳主動打破了沉默。

  「其實這也沒什麼。」她說,「只是交換而已,不管其他人是沒想到還是不介意,我們此時佔了便宜也是事實。」

  她拾起刀叉,再度解決起餐盤上的食物,「總之,你們也留點心吧,要是真擔心的話換個隊伍也行的。」

  「……嗯,謝謝提醒。」沒有說明自己的打算,吉爾只是這麼說道。

  應了聲,琵思琳沒再說什麼。

  飯後,兄妹倆在餐館門口和琵思琳告別,動身折返回休息的旅店。回到房間後,梅蒂沒去打擾明顯若有所思的兄長,而是先拿了衣物洗澡去了。

  而當她梳洗完畢正在整理頭髮時,吉爾出聲做出了結論。

  「明天還是照原定計畫,反正我們都是要找魔女的蹤跡。」他說,「而且,跟著他們的話,遇到夜之魔女時也算多了層保障吧。」

  畢竟他們也不能保證去見魔女時不會有危險的啊。

  「了解。」梅蒂點點頭,隔了幾秒後有些遲疑地開口,「是說,哥……如果,我們就算見到了魔女本人,卻沒辦法得到答案……甚至她真的如傳言是個壞人,該怎麼辦?」

  「如果她真是要襲擊這裡,那當然是阻止她。」吉爾說道,他走上前,在妹妹身旁坐了下來,「現在,只要把見到她、與她交談一次做為目標就行了。能得到答案最好,不行的話……我們可以另找方法,或是乾脆從別的地方下手。」

  說著,他伸手揉了揉梅蒂半乾的髮絲,「不用太擔心,把自己的狀態調整好就行。明天還要出去呢,好好休息。」

  梅蒂側過頭望向自己兄長,幾秒後答道:「好。」

  接下來數天,他們按計畫外出狩獵了數日,也賺得了不少晶核。而作為目標的夜之魔女一直沒有出現,對此兩人看得很開,還暗自佩服起六芒星的耐心。

  在高付出、低報酬的狀況下肯定是虧的,六芒星到現在還沒有明顯的計畫改變真是令人意外。對於這點,兄妹倆索性留了點心思,但也沒太過介意。

  幾天下來,除了晶核的收入以外,兩人和其他冒險者之間也略有交流。在得知他們年紀輕輕就創了個冒險團出來冒險時,其他人的反應不一,倒是有幾個還算和善的前輩提點了幾句,算是意料之外的收穫。

  再來就是作為同鄉的琵思琳了。跟整個隊伍的人相處下來,這名金髮女子算是他們最熟的人,戰鬥中彼此也會互相幫助,但他們很快便發現琵思琳的實力超乎預料,大多時候就算沒有他們的幫忙也能毫髮無傷地斬殺魔獸。

  大致而言,他們過了數日還算安穩的日子,直到第六天,一直以避戰和小規模衝突為主的狼群們無預警地性情大變,以著超乎意料的兇暴和狠勁,一擊重創了六芒星的一名成員為止──

 

 

  風在吹拂。

  少女立於崖上,長長髮絲與黑色頭紗一同飛舞著,固定於頭紗右側的銀製花飾在月光下彷彿散發著淡淡銀光。

  在她身後是一個陰暗的山洞,往前幾步就會落入深不見底的峽谷。這是一個相當隱蔽的地方,周遭除了呼嘯聲外什麼也聽不見。

  少女的懷中抱著一個用布包裹著的物體。她的動作輕柔,垂下的目光靜靜望著裡頭沉沉睡去的小生命,一雙紫瞳就宛如深潭般看不清思緒。

  數秒後,她抬眸望向夜空,背後收攏的羽翼倏地張開,那抹輕盈的身子就這麼竄入夜空,模糊地投射在地面的影子顯得巨大而可怖。

  直到身影消失於夜色,她都沒有再回頭望一眼那佈滿血跡與屍骸的洞穴。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