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區的頂樓向來都是開放的,但儘管如此,大多時候學生們還是不會跑到這個什麼設備也沒有的地方,這個乾淨卻空蕩的開放空間顯得平靜而荒涼。

  葉黎元佇立在圍欄旁,他向下望去,不時有人出入的宿舍區顯得熱鬧許多,跟他此時所在的頂樓彷彿兩個世界。

  單手撐著下巴,總是狡黠而機靈的少年難得地面無表情。

  不久前他和待在房間內的室友們──除了有事要出門所以沒加入的尼奧以外──打賭,玩遊戲輸的人要跑一趟學餐外帶宵夜場限定的飲料,他憑著實力和不錯的運氣贏了、億嵐險勝,輸了的東方只得認命地跑一趟稍遠的學餐。

  心情極好的他本來想悠閒地看個漫畫等室友外帶飲料,卻意外接到了通訊息。由於傳訊息來的是他的重要情報來源及供應者──或者他更喜歡稱之為債主──他只好無奈地放下漫畫,跟另外兩人交代了聲後便出了門。

  況且,該來的總是會來,那位前幾天忙於別的事務,並不代表就不會跟他追究這件事情的。

  正思考著,感受到身後某股氣息的葉黎元反射性地繃緊了身子,卻在意識到是誰時無奈地嘆了口氣。他剛轉過身,迎面而來的手指就狠狠在他的額頭彈了一記。

  「好痛!」沒料到此舉的他反射性痛呼了聲,單手掩住額頭。雖然看不見,但對方沒保留力道的這一記,想來肯定留下了紅痕吧。

  撥了撥瀏海遮掩痕跡,葉黎元撇了撇嘴,「……別打這麼顯眼的地方啦,回去很難跟室友們交代的。」

  「自己想辦法。」這麼回應的白鳥毫無歉意,「我都還沒跟你計較這件事呢,下次聰明點,別扯上我。這次的事如果跟我無關,說不定我就會放任你的行為了呢。」

  「知道了啦……下次會挑好地點。但我還以為您的器靈不會這麼無聊呢。」葉黎元語帶妥協,但對於白鳥此番話的真實度,他並不完全相信,「我原本都計畫好了說。」

  白鳥似笑非笑地斜睨了他一眼,「那麼,三天內交書面報告給我。」

  葉黎元垮下雙肩,「……好。」

  幫人辦事,出了紕漏就得交詳細報告……他真命苦。

  但所幸整件事情他都好好地藏在幕後,白鳥的身分和巴薩魯的古怪性格也足以掩飾,現在就怕上頭會追究下來……但如果在白鳥這關就處理好的話,他也不用擔心了。

  「別擔心,你報告該寫的寫好,就不必擔心有人找你麻煩。」

  葉黎元懷疑地望了白鳥一眼,不料對上的卻是對方別有深意的笑容。

  「當然,前提是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被准許』的情況下。如果我無法完全肯定你的行為是合情合理的,我可是沒辦法保你的哪。」白鳥的微笑柔和而清麗,卻隱含著一絲警告,「別忘了當時的教訓喔,學弟。」

  「知道啦。」葉黎元雙手一攤,吐吐舌,「我已經放棄,也答應會當個老實人,現在也好好地在還債了。您就別再盯著我啦。」

  「我看著辦,你做好該做的事就行了。」白鳥伸了個懶腰,「那麼,再幫我查一件事情吧。」

  「又要奴役勞工。」葉黎元撇了撇嘴,但也只是意思意思抗議一下。他轉過身,望向底下的景象,眼底在望見某道身影時閃過一絲興味。

  「嘿,我可沒苛待你,我們現在的關係也是你情我願的,不是嗎?」

  葉黎元無奈苦笑,並不答話。

  當初他的計劃意外地被身旁這人給識破,只能說是當時的自己太過自負,自以為瞞過了所有人,卻沒想到千算萬算,還是漏掉了這名護衛隊隊長——他比自己以為的還要可怕,能在護衛隊之首的位置上坐這麼久,真的不能輕忽。

  不過,他確實是讓自己心服口服,並甘願成為對方的眼線之一。儘管最初,他只是為了換取不被學園除名的機會就是了。

  「好吧,這次又是什麼事?」葉黎元沒有回頭,只是問道。

  「你會有興趣的。」白鳥笑盈盈地道,刻意賣了個關子。他一抬手,掌心倏地出現一顆約一指節大小的水晶,「拿去。」

  指尖一彈,那枚水晶在半空中劃出了道弧度,落在眼明手快地接住的葉黎元手裡。後者也沒對白鳥突如其來的危險動作表達絲毫不滿,他仔細打量著到手的水晶,接著將一絲力量注入其中。

  望著對方的表情在看見裡頭存儲的資料而轉為訝異,白鳥微笑著收回視線,改而望向底下的景象。

  「你向來識時務,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這也是我把這件事交給你辦的原因。」他頓了下,「把事情辦好,我不會虧待你的。」

  「我明白,這件事我會處理好的。」葉黎元應道。他把玩起那枚結晶,在數秒的沉默後輕聲開口,「但我還是有點疑惑……不是『他』拜託您辦這些事的吧,或者說,『他』知道您正在做這些事嗎?這次的試探,您究竟希望能得到什麼結果?」

  「我的目標始終都只有一個,那也是我之所以留下的原因。」白鳥語氣乾脆,他勾起嘴角,反問:「你當初不也抱持著類似的覺悟嗎,只不過,那件『不被允許的事』是以失敗告終就是了。」

  將結晶收起,葉黎元聳了聳肩,「不一樣啊,我這是執著,您那叫報恩啊。」

  「那就好好幹吧,你早點還完債,說不定這次就可以畢業了。」

  「如果是這樣那就好了。唉,真期待收工養老的日子啊──」

  「呵,別忘了你的本職啊,想養老還久的很呢。」

  撇了撇嘴,葉黎元不說話了。他望向下方,仔細觀察了下,在注意到某道身影及其行進方向時無奈一嘆,收回了視線,「我回去啦。畢竟您也不想讓他注意到不對勁吧?」

  白鳥側過身,「慢走,我就不送了。」

  揚了揚手,葉黎元轉身邁開腳步,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頂樓。

  手裡捏著剛拿到的結晶,他步下樓梯,熟門熟路地往二零六寢的方向走,腦中想著的卻是先前收到的警告──他其實也沒想再做什麼事,曾經的那件事,他確實也如他所言地不再抱有任何期望,老實度日、好好還債後畢業,這就是他目前的人生目標。

  不過……

  他捏緊了結晶。

  儘管原因不同,但同樣有著缺陷的他,在得知情報之後到底會怎麼做呢?

  如果可以的話……就讓我看看不同的道路吧。見識了其他人的羈絆、牽掛,構築出現在的那些曾經,你對於自己的缺陷有什麼看法,又會怎麼做,就讓我藉著這個機會好好觀察吧。

  還請你,別讓我失望了啊──東方。

 


  這章一直滿糾結要在哪裡放的w

  本來考慮過在漠星那段結束後就放,但那時候已經卡了一篇外篇,而且太早暴露小葉這邊也有點困擾,

  所以就拖到這段的時候才放上來了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